香港的未來,是何等情形。這個問題,很複雜,充滿深層次矛盾。如果按照基本法,一步一腳印的話,2047年,香港就變成了一個很平凡的大陸城市,這時,食環處,啊,不城管,在街上毆打小販。政府總部,跪著各種上訪的人,有時還會被保安毆打。令人想起黃金時代的東莞。在酒店出來時,看見華洋黑白的男人,那時,你心滿意足地出來,看見一個風塵味重的少女,你內心傳來悸動,她,也許長得像你的初戀情人,也許是她的女兒。這時,你要去食一碗魚蛋粉,去平復一下激動的情緒,不過四周是米線和酸辣粉。經過公園,傳來節奏強勁的音樂,一班師奶,啊,不,大媽。在跳舞。你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個外國人,因為昔日的語言,字眼,消失得無影無蹤。你開始覺得自己的文字和語言不夠政治正確。

你走到車公廟旁的粉麵檔,殘舊的裝潢,年老的員工,這間被邊緣化的食店,有直寫的餐牌,發黃的白膠片,上那些暗紅的繁體字。令你覺得回到童年一樣。那年,是2008年,你還身穿校服,在粉麵檔中,看著一個穿旗袍的女生著迷,啊!這就是青春。你沉醉在青春的幻影中,穿過公園入面那些跳舞的大媽。看見那些字,感覺少了些筆畫。就像你的青春一樣,帶著殘缺。垃圾筒上那把破爛的黃色雨傘,帶給你無盡的羞恥,回到家中,你把那些收集多年的黃色藝術品,全部丟棄。你不禁痛哭起來,因為曾經,有一份姻緣擺在你面前,你們沒有珍惜。現在失去了,你也羞愧與記起。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你只能帶著羞愧,望住你身邊的人,漸漸地變融入了你陌生的世界。你至死,也不能忘記,那個穿旗袍的女學生,滿面是血,被押上警車的場景,你要衝出去救人,不過那些示威者,阻止了你,而你,也違背了自己的意願,眼白白看見她被押上車。這個場景,不停在你夢中重演,也許你會有一日忍受不住而自殺。

將時間倒流回三十幾年前,當時,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聽從和平理性,也就是你當日選擇的那一個。不過,如果你選擇了另一個呢? 你不顧一切,撞開人鏈,和警察拉扯,她,乘機逃脫了。而你,被警察壓在地上,場景一片混亂。這時,有很多人由人鏈缺口出來。包圍住警察,這時,你不覺得自己是孤獨,而是,你有一班兄弟。你也在兄弟的保護下,安全了。無錯,你們和警察衝撞,是破壞了這場運動。這場鬧劇,會因為你們而停止。你,製造混亂的同時,也製造了機會。你也開始明白,針對走狗是沒有用的,你要針對的是,走狗的主人。那個被你救的女學生,面對你時的笑容,你會覺得,啊,這就是青春。

香港的人未來,會是怎樣,就在於今日你的決定。

評語: 寫下去的話, 盡可能減少每段的長度, 結論要寫得有說服力。 (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