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首案上工作,處理公司指派的工作,這是不少香港的人的寫照。即使這刻已是晚上十一點半,我仍然要趕在明天的限期前完成所有工作。連續工作超過十二小時,集中力快要到達臨界點,唯有喝一罐咖啡再接再厲吧。稍事停下手上的工作,原來是多麼美好的事情,看一看桌上的月曆,今天是2045年6月30日,令人不勝唏噓。

回想差不多30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編題目為<香港人的未來>的文章,內容不外乎青年人對香港未來的擔憂,還有為無法預計的前程而憂愁,也許當時的我尚算是個熱愛寫作的「文藝青年」,能透過筆桿一抒滿懷思緒,總比隨波逐流、人云亦云要好。到了這個年頭,撰寫與執政者意見有異的文字很有可能會為你帶來牢獄之災的時候,大概不會有太多人願意即使身陷囹圄亦要堅持寫作人的風骨。投靠執政者成為官媒或利用文字圖利的人才可以在這個時代手執筆桿,相信屈穎妍能夠活到今天的話,即使八九十歲都會成為當中的一分子。前幾天從電視新聞得知某愛國報章的總編輯受勳,由行政長官親自進行頒授過程,不過也不要緊了,反正那些什麼大紫荊勳章、金紫荊勳章、銀紫荊勳章之類的函頭跟三色台每年音樂頒獎典禮的獎項無異,大家都是「太公分豬肉」,只要有關係的就有份。

記得那些年,正值反國教運動和雨傘運動,香港人勇敢站出來對抗大陸中共一次又一次對香港的無形之手,那段日子真是一個好時光!可惜好景不常,港人那種三分鐘記憶模式成為香港逐漸淪亡的催命符,在其後的十年間,中共開始學得精明,懂得潛移默化的道理,在不同的界別安插更多中共的傀儡,首先被控制的是學術界,而當中香港大學最早受其滲透。在港大被滲透一事中,中共最關鍵的勝利在於成功控制校務委員會,攻下了這座橋頭堡,方便日後在港大任命更多親中之人,在袁國勇辭任校務委員不到三年,港大已被中共控制了校內大部分行政及日常事務,即使學生會多次作出激烈的反抗行動,然而其舉動反而為校方製造籍口,在一次衝突中利用警察將涉事之人全數拘捕,自此校內的反對力量潰不成軍。剩下的各大院校亦在往後逐一淪陷,全賴一眾院校每年引入大量「內地生」,這股「內地生」勢力蟄伏多時,在每年增加「內地生」名額的條件滋養下最終成為主導各大學院的勢力,此刻中共攻破了學術界的城門,控制了香港的學術自由,這一年是2022年。司法機關緊隨學術界的步伐,就在幾年後,一批又一批從法學院畢業的「政治正確」學子投身司法界,他們並沒有忘記在學院中所學習的事情,活學活用,一切都以政治考慮為優先,大量反政府人士相繼被入罪,當中不乏立法會議員。

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愈來愈少,以往的泛民議員受到市民的「票債票償」,失去席位的同時,不知為何被親中的議員取代,立法會已淪為人大一樣的裝飾品。

五十年不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局,20145年,還未到五十年之限的今天,香港已成功被中國化,失去本來的特色,導致經濟日益萎縮,外資紛紛撤出,現在的香港已經苟延殘喘,香港已被「換血」,被那些每天150個的「專才」所取代,也對的,再過一兩年,五十年之限一到的話,行政長官都會改名為市長,而香港人這個名詞將會由「中國人」所取代,共享「中國人」的榮耀吧!忘了跟大家介紹,小弟現職親中報章的總編輯,下一個授勳的人大概到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