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壓壓的人群,聚集在灣仔金紫荊廣場當中,維港兩岸沒有燈火,大家只靠智能眼鏡的夜視程式(結合了夜視眼鏡,熱視功能與衞星街道圖)來視物。一個身穿紫金龍袍的女性在團團警衞之中,正在專心地看眼鏡內的講稿。這是香港建國以來首位女港督王一心(Chris Wong),她並不熟習用「走馬燈程式」即時閱讀講稿,比較習慣將講詞整篇背下來。

破曉,第一道晨光在金色的紫荊花上反射,上面刻着的「毋忘國恥」四隻大字泛着暗紅色,讓人想起建國先賢鐵與血的歷史。龍獅旗緩緩升起,眾人肅立,開始唱國歌:

「白頭浪,逃離維港湧往國外,
黑眼睛,發現歷史總有障礙。
紅日照,赤焰蝗蟲匪賊遍地,
藍混血,把酒當歌成了國害!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着雨遮當佈防,為了香港不惜血汗!
哪怕像螳螂橫着臂,對坦克無懼受創,為我家,我捨身去闖!………」

現場記者紛紛用智能眼鏡拍攝和收音,當中不少人十指翻飛,應該是寫稿上即時新聞。(眼鏡能分析腦袋傳輸往手指的電波,從而估計出用家要輸入的字)其實早在昨晚點票,泛民陣營的公平連線黨魁王一心當選,世界各地即時已有很多文章分析王一心當選後的國際形勢。以往的當選的港督,多數是由背後有漢同盟(由香港、粵、閩、潮州、滬等十餘個漢族國家組成,分佈在南中國)利益的禮義廉,或親日本、台灣、英國的本土派兩黨輪替。大家都有個默契,就是不可以讓象徵美國利益的泛民當選,以免破壞平衡。尤其是香港的軍事科技是全球最先進的,若泛民一邊以交流為名,使資料外洩至美國手中,那美軍航空母艦一小時控制圈之內可用手段增加,非香港國家更易被軍備優勢壓制,那東南亞因此可仗着美國不賣漢同盟帳,兩邊取利,連鎖影響到漢同盟及華北合眾國的勢力平衡,以至澳洲及日本的外交,結果整個亞太區的國際形勢將會大洗牌。(不過亞投行控制在英國手上,至少貸幣戰不會爆發。但各國的外交關係勢改變,而且更可能影響到國內的內政與選情。)

趙允行坐在的士上,雙手虛搭着軚盤,任由自動導航系統帶路,雙眼看着眼鏡裡直播港督封禪大典還有網上即時新聞,同時在一旁的視窗監控着他在元朗絲苖田旁那間食品加工廠裡面的3D打印機。的士在東區走廊正往柴灣方向駛,他看着維港對岸出神。

忽然他好像看見什麼。又好像沒有什麼。「是隱形戰車嗎?」他看看倒後鏡,好像是,而且正往反方向遠去,即是前往王督封禪之地!

這是隱形戰車,由於此車有八腳,各搭載一對輪,又稱蜘蛛車。此車整個車身是屏幕,使用彩色電子墨水,並不發光。色彩隨行隨變,與背後景物同,正是光學迷彩。

蜘蛛車是港日共同研發的最新型坦克,由合資軍需工廠杏壇軍備生產,港日各自之陸軍皆有使用。香港軍隊是本土派的大本營,現在港督王一心新上任,未任命新的大將軍,軍隊便操控在驃騎將軍(統領海陸兩軍)梁修端和車騎將軍(統領空網兩軍)李思賢手上。雖然二人都是本土派,但梁修端是親漢同盟,李思賢則純本土。如果說這時候有軍隊不在屯門等候閱兵,而且出勤的話,絕對和梁修端,甚至背後的漢同盟有關!親華的軍隊劍指親美的港督,難道要打仗了?心念至此,趙允行顧不得那麼多,立刻登入香港郵政銀行的理財戶口,大手買入直接供電給杏壇軍備的中電!接下來他十指翻飛,傳了則短訊給他母親張有容,叫她也入貨買作為杏壇軍備的影子股中電!

張有容卻眼泛淚光,跟着直播一起高歌:
「天有光,佛陀耶穌夥我靠岸,
海有聲,太上老君邀我作浪。
唯獨我,化融炎黃歐美兩路,
龍在嘯,鳳舞九天傲眺兩岸!

萬眾相欺的國邦,華夏已遭赤共亡,文化禮教通通散落。
要插下排蝗旗幟,隔阻鬼國和敵意,嚴防地獄的鬼到香港!

龍獅會戰勝歸來,龍獅會戰勝歸來,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共怨恨蠻夷仇敵慨,香江會勇武起來,遮天臂,擋不住世代!
龍獅會戰勝歸來!維穩派掃進棺材,誓殺港奸為我家救災!
六四夜邪壇雷電再,轉進尖東青天內,我靈魂,與天地同在!」她唱時老淚縱橫,不是因為像大陸學生聽見國歌不流淚會受罰,而是因為她見證這首歌由戰歌變成國歌,中間也為此付出過血汗。

她沒聽到兒子所說,只是在太平山待著王督的到來。現時山頂上有不少看封禪大典的遊人,當中不少面孔她也熟悉,都是雨傘革命出來的志士,或是之後參與本土政治運動的同仁。山上不少老人拖着小孩,教導新一代封禪之禮,以及香港建國的歷史。除了他們這些老人外,較年輕的,就要數在張有容附近不遠處的獅子亭。

那邊有一群儒生打扮的青年伴着一個老學究,那位老學究正是準備為王一心加封的當代新儒家宗師,新亞書院院長向華。而他身旁的青年便是新亞書院的研究生,文史哲各系皆有,並以哲學系為主。在獅子亭遠眺維港,山勢線並不平整,當中不少在淪陷時期的建築因為不設高限的關係,都建得過高,遮擋後面所看海景,也使海風吹上山之路不順。兩位研究生正在討論昨日向華教授給大家的題目:「政通人和」。當中男的叫文理,女的叫杏梅。

杏梅:「究竟怎樣才能做到政通人和呢?」

文理:「主要和經濟政策有關。」

杏梅:「你不會認為發展經濟是硬道理吧?」

文理:「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各個政策環節也和經濟有關。還記得建國時的土地改革嗎?那便是典型的以經濟影響政治民生。當年政府收回新界農地後,按農作物種類分劃並廉租給農民,便是按香港進口糧食調整比例。若果外國停止進口,靠本地糧水也能捱三個月。這是戰略。

市區用地依照英治時期劃分廉租區和自由區,藉此平抑地租之餘,更透過工商廈及舖位用途限制,使租市按行業分割,就不會出現建國前藥房金舖炒貴租,迫死其他行業的情況。那場改革使3D打印系列的工業在香港出現,男女薪金比例上變回平衡,符合傳統成家立室的條件。不像零售獨大時女性較高薪,男方付不起禮金。」

杏梅:「你也知道要付禮金的嗎?我還以為你不打算結婚!」她一說這回事,同學們立刻看過來,她不禁臉紅起來。想必其他人看過來的時候,智能眼鏡已自動收音和拍片,若果他們誰不生性上傳,就公告天下了。

蜘蛛車通過了東區走廊,在灣仔開始上山。領頭的是左將軍姚幼羚,她收到驃騎將軍梁修端的短訊:「動作要快!王一心上到太平山封禪,她就正式成為港督了!」另一方面,今天警隊在山上佈防的密度比往年高,看來軍方行動前走漏了風聲也說不定。

蜘蛛車專走險要之路,為的就是要避開警察的佈防。王一心將會在紅綿道坐山頂纜車上山,如果中間出現問題,就可以延緩上山時間。不過山頂纜車沿用舊式設計,並不設網上遙控系統,網軍那邊無從入手。姚幼羚在智能眼鏡中看見,王一心那邊的一大隊人已在紅綿道登上山頂纜車。蜘蛛車這邊已在攀崖,但攀崖的時間並不能比纜車快。

在山頂纜車的終站,警務處長呂家寶正準備迎接王一心,她早已派部下到崖邊處截擊香港陸軍。她心裏笑着:「姚幼羚,妳進軍部是狗屎運,但別忘記,由幼稚園開始,你沒有一次鬥得贏我。」

獅子亭。港督王一心在新亞書院院長向華面前跪下,聽候向華冊封。

向華說:「皇天后土,上蒼見證,今善女王一心得民心,吾謹代天,將其冊封。王一心聽命。」

王一心應道:「王一心謹聽大儒敕命。」

向華問道:「汝可願以香港為家,以家人之禮對待香港國民?」

王一心應道:「欣然同意。」

向華再問:「汝可願尊敬先烈,保存立國精神,維護憲政?」

王一心應道:「欣然同意。」

向華三問:「汝可願克己復禮,以王天下?」

王一心應道:「欣然同意。」

向華昂首:「稟告上蒼,王一心已修身齊家,可以治國。今封其為港督,願上蒼接納。」

王一心跟着道:「願上蒼接納。」

評語:寫未來有考慮技術的進步。 就給你高一點的分數,要記著,未來會變的並不是變壞,新的技術和戰術將會改變一切過去的秩序。 (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