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未來值得放遠一點, 就是以把香港建設為一個成功的地方, 香港在國際社會總算薄有名氣, 以此為目標絕不是天馬行空, 但請注意一點, 我們不應用二元對立的思維界定成功失敗, 說白一點就是我們應把香港建設為一個成功的地方, 而不僅是一個不失敗的城市。

可惜香港正在步向腐敗, 而香港的民主運動似乎未把她拉回來。

嚴格來說, 香港從來沒有「香港人」的民主運動。八十年代民主運動進佔主流政治是以「民主回歸」,「民主抗共」為號召,這實際上是延續冷戰的狀態: 即香港作為資本主義自由世界的代表,向共產主義的政治體制輸出民主理念。這是美國的外交政策中其中很重要的一環, 即是威爾遜理想主義, 道德律令勝於一切,香港親泛民的朋友以「民主=自由=人權=平等=法治= …」四者互為一體(並非互為相關)作為核心價值, 這種理念先行的心態正是受其影響, 亦令香港沒有真正右翼民主派, 使自由黨能透過反對23條,留在會議廳投票等小動作吸走泛民右翼的選票。

香港民主運動要走下去,應該要充實其內涵, 解決社會問題以民主制度為必要條件, 其內涵為充分條件。至於這個內涵包括什麼, 並不是自由、人權、平等…而是自由、人權、平等理念中能夠起到監察政府作用的部份, 例如防治權力集中的平等提名權, 或負責披露事實的言論/新聞自由。

另加一項我們一直忽略的, 是各方面的學術知識, 身處雨傘時代, 我們強調「講真話」, 要講真話先要培養自己「講真話」的能力, 這些證據就是來自我們懂得多少, 因此, 關心社會的學子們不必執著升學時要選擇政治相關學科。此外, 民主制度始終是組成政府的辦法, 而政府正是社會問題的解決者, 因此政黨專業化, 多元化才能有效施政及監察政府。建制派相信已經開始不介意一個完全開放的民主制度, 中央相信已經開始不介意讓香港永遠「自治」, 皆因他們已經開始入侵民主的內涵, 所以要奪回香港, 必先奪回民主的內涵。

至於香港在未來如何成功, 要先談談成功國家的成功法則:

首先是經濟發展,這只是基本條件, 香港基本上已符合這條件。至於充分條件,就要視乎你能輸出什麼,慣常輸出的有:
一、意識形態, 例如美國大力輸出民主自由
二、流行文化, 例如日本,韓國
三、高質素貨品或人才, 例如日本貨, 語言能力

之所以說經濟發展只是基本條件是指有了經濟發展並不等於該國家就自動成功, 有了這樣最多可以說是不失敗, 另一方面就是經濟稍為放緩並不會即時失敗, 例如日本較早前經濟走下坡, 但仍有一定水平, 其流行文化及家電產品在東亞甚至國際的地位亦相當穩定, 故此我仍然定義日本是一個成功的國家。就香港的情況而言, 政改不成就只有發展經濟,相當可悲。

香港似乎不能做到(一)了, 說輸出獅子山下奮鬥精神? 全世界有那處的人不是在奮鬥; 輸出核心價值? 那只是轉口美國的意識形態!

但香港仍然有達致(二)和(三)的條件, 因此香港未來亦必須向這兩個方向發展。

香港也曾經擁有港劇和港產片的年代,《無間道》在美國被改編為《無間道風雲》, 在日本被翻拍成電視劇集《Double Face》。另外香港流行樂基於其獨特的語言特色及題材多元, 理應大有作為, 此外本港歌手亦有一定實力, 去年陳奕迅在Mnet亞洲音樂大獎以一曲《浮誇》技驚四座, 展示紮實唱功, 第26屆台灣金曲獎中, 最佳國語男歌手中,陳奕迅、張學友、方大同三人都是以香港為基地。這都顯示本地娛樂產業都不是沒有衝出香港的能力, 因此娛樂及文化產業應該在未來香港佔一重要席位並大力發展。

最後是(三), 香港過了工業時代, 似乎較難輸出高質素的實體貨物, 但輸出用以製造高質貨物的科技總是可以的, 香港在科學及工程方面坐擁國際級大學,例如根據QS世界大學排名, 港大、中大、科大、理大在化學工程及機械工程均名列世界百大。可恨的是香港的科研經費只佔GDP的0.7%, 其實只要加大撥款就能舒緩這狀況, 卻執於要成立毫無遠景的創科局。

語言人才方面, 香港作為前英國殖民地兼國際城市, 長期在英語氛圍中浸淫, 而且香港人的英語發音比較接近正統英語, 可是香港人並不珍惜這優勢, 去年發表的英語能力指標(EPI)中, 香港在13個亞洲地區中排名竟然是第八, 雖則有論調指這與香港主權移交至中國後的母語教學政策有關, 但如果香港的同學們對此真的上心的話, 到書局買一本英文教學課本很難嗎?

香港這兩方面確有條件,只要香港人在維持經濟發展以外多加留意這兩項潛力,積極裝備自己,主動或等待客觀環境改變,我們將來必會成功。

民主制度在成功路擔任的角色比較尷尬, 因為要輸出上述所提及的東西, 只要一個獨裁政府有心發展的話,亦無不可; 而即使香港建立了民主制度, 但如果市民依然把金錢放在第一位的話亦是無補於事。但放之於香港, 香港特區政府不是為香港的利益服務, 以上述為例, 不發牌予香港電視是抑制娛樂事業發展, 不資助科研使香港人才大材小用, 因此香港建立民主制度是為了勢力的平衡, 配合人人以香港本位思考的民主內涵, 使香港政府真正服務香港。假若香港真的達致上述的成功, 民主制度及其內涵則協助解決社會問題, 維持成功狀態。

總體而言, 即使現在環境惡劣, 香港未來仍然要努力建立其文化娛樂事業,學生則盡力把自己養育成人才, 等待機會來臨。至於民主運動方面, 則應該建立其內涵, 以免制度改革後被共產黨利用, 並把焦點重新置於管治及決策相關事宜。這樣香港人的未來才會成功。


 

評語:制度只是殼,民主制度之前必先有自己為主人的精神,奴隸只會為了眼前小利把民主制度給瞬間出賣。(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