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界現況,於一般務求進行抗爭改革的香港人眼中,名號現時較響的,應為「城邦論陳雲」、「議員黃毓民」、「熱時黃洋達」及一些在佔領後冒起的人士,如「本民前黃台仰」、「前學前四眼哥哥」、「金金大師」等。

近期「本土派」、「城邦派」等,於網上及現場均不停地產生爭論,而小弟亦為一位對該兩派別進行「抨擊」的人士,眾說紛紜,各有立場,在此小弟只分享個人睇法,觀文者無須思考是否要認可小弟之觀點。

作為曾處於戰場的人,對比起「左膠」,「鬼」更加可怕。

正所謂「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左膠,在佔領的三個月時間,大部份會到現場的人,均已認清其真實面貌,正所謂「敵我分明」,左膠之論述,大家內心亦已認定為「毒藥」,故此論述上對其之攻擊,只為予「港豬」了解,以防邪教招徙,增加受害者。

革命黨 (此名號出自陳雲文章) ,現時名望較高,行為高調的,大約為「本民前黃台仰」及「城邦派陳雲」,近日網戰中,「林璃蝶對本民前抗爭衣著意見」及「陳雲與CK劃清界線」之事件,引起不少花生討論,但終歸結論只有一個,我們懼怕「偽君子」。

陳雲,作為一個學者,城邦論的作者,文章上滿口革命,以建國為最終目的,不惜付出生命,現實之行為卻令人費解。建國必須透過革命,而其所謂付出生命的革命方式,則為「分析中國局勢、靜待中共自滅」、「於現場玩膠行李箱扮盾」、「中出羊子舉牌光復十字路口急速逃走」、「楊偉業(哈比 – 陳雲義女之前男友)將關公安置於攻擊路障,清場以保護關公徹離為首要任務」等。

作為學習革命中的一份子,小弟對其「派系」之感覺,只得出一個結論,「鬼」。

其派系曾有進行募捐,打著的名號當然是「改革」,但其「派系人士」的行徑,不斷將革命幻想化,幻想「中共自滅,香港得救」,幻想「神鬼顯靈、警渣受難」,從未有實際的行動,亦未有進行相關實際教育。

而其「派系」出手的時刻,卻是「選舉」。

香港議會制度之失敗,區議會的買票情況,相信大家都有一定認識,而大家就是認為「議會」失效,才會步入街頭抗爭,進而期望演變成革命。

選舉,需要經費,而經費則來自於向「支持者」之「募捐」,而「捐款者」,當初是抱著「支持閣下參選」,還是「期望閣下改革」的情況下而「捐贈金錢」?

情況就如「寶藥黨」,靈丹妙藥,嘿嘿!

再說說「本民前黃台仰」,早前,於《聚言》的文章中,其人表示「文有文鬥、武有武鬥」,更表示自己進入「前線」經驗亦未算足夠,實為新手。

對其組織之狙擊,本人為第一人,其組織成立初始說「我們是一群無名者,每次抗爭衛港都站於最前線的香港人」、「舊有的抗爭模式對港共政權已經失效,迫使我們站出來尋求突破」,如今他於文章中的說法,不正是自打嘴巴,承認詐騙?

試想想,當初有多少人士,是相信其組織「一直處於前線」、「經驗老到」、「以武行先」,「破舊立新」等,繼而號召支持者為其「付出勞力」,於現場為該班「無知的新手」「白白受棍」?

今天,他一句「反思」,就能將過去用「勇武」進行「詐騙」,「無知扮經驗老到」的現場行動計劃,連累支持者及參與者受警渣惡行的對待,保著「名聲」卻能砍掉重練,更能投身選舉,神人也。

尾聲:

當然,總有人會表示,比次機會年青人,《城邦論》總有其價值等…..

網文批評,不等於摧毀,只為增加各人自行思考的方向性,此文只想表達,左膠,為清晰的敵人;但閣下若為革命者,所追隨的「派系」,所信奉的「理念」,是否與閣下之「目的」相同?

你是認為他們的方法會走向成功?

還是認為他們總會尋找走向成功的方法?

相信你們的想法,就是「革命」是很「便宜」的,相信「組織」,為組織護航及努力便可。

嗯,就像共產黨的教育一般。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