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ighteous mind提出人的道德感有六個Dimension:Care/harm,liberty/oppression,fairness /cheating,loyalty/betrayal,authority/subversion,sanctity/ degradation。Liberal們在其餘五項的得分其實很近,唯一相異的一項在Fairness:左翼心中的公平指Equality平等,偏右的公平卻指Proportionality 比例原則。換句話講,也就是you get what you deserve。當我們責備左膠很「膠」時,潛台詞往往是他們無視(我們心目中的)比例原則並放大平等或Care/Harm的原則。

以同情心的比例原則舉例吧。討論恐怖襲擊時,左翼常會指出施襲者的歷史處境,企望讀者會以更whole person的角度理解施襲者。這很明顯將觸怒某些人(有時候為數不少),一來是這種言論觸犯了他們的Care/Harm原則--在死者屍骨未寒時發表同情傷害者的言論,相當不合時宜。另一方面則是這種同情心顯得不合比例;當同情施襲者時,我們有沒有以同樣的哀傷、甚至更大也更合符受害者身份的悲痛去同情死難者呢?反過來講,是不是因為受害者是歐美地區的富裕居民,活在欺壓第三世界的體系下,他們的生命就比較不值得珍視,而施襲的人是被壓迫者,所以就算殺人也值得更多同情?

同情心是一體兩面的。如果選擇性地施予同情心,那就談不上大愛了,頂多是一種偏好,和眼中只剩歐美新聞的凡夫俗子沒有區別--據說他們的同情心是「不夠全面、忽視弱勢地區」的。當事件涉及人命時,語氣顯得那麼重要--所以哪怕比較噚氣,也得戴頭盔式地加上句為死難者致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