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朗豪小巴堵路,不少人說是潮聯唔抵幫,其實大家認錯人了。潮聯勢力未大到染指朗豪。據筆者所知,潮聯只是佔領通菜街,隔壁花園街的已非潮聯,朗豪那邊甚遠,潮聯更不可能染指。

昨晚事件是,警方跑數,不能碰潮聯,就搞朗豪。可是,為什麼不能碰潮聯?

警方控告朗豪小巴阻路,而對潮聯阻路視而不見,絕非單一事件。政府各部門都選擇性執法,就像前陣子的大力打擊Uber, 為保住譚惠珠為首的眾多的士牌持有人利益;現在港鐵打擊站內交收,放生上水屯積一箱箱水貨的走私賊;法官亂判女文員胸部襲警,放生警員給假口供;鉛水事件中國建築至今未伏法,卻拉水喉匠等等。

香港已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是看你企邊一邊,再選擇執不執。潮聯有背景,警方居然可以因此不執法,然後為跑數去搞朗豪。潮聯仿如外國領事有治外法權一樣,通菜街該段就是潮聯的領地,不受香港法律管轄。警方究竟是否買潮聯怕,就像政府買中國建築怕一樣?

筆者擔憂的,是當日與陸捌狗同枱食飯的上海仔,及其他相關黑幫成員如果殺人,是否不用坐監?或者會用法律程序拖延,以至律政司下令不起訴?法治已被執法、司法兩者日益破壞,依靠法制健全的金融業勢將因為無信用而衰退,到時香港真的屎都無得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