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上水居民自發發起的「光復上水」行動後最令我介懷的不是自己被黑警濫捕、施暴。因為我知道面對這些的不只我一人,在我之前已有無數的素人義士經歷過此種狀況,不值得無限地上綱上線重提黑警惡行。最令我在意的,反倒是本土派或偏本土立場今次沒有外出與有外出行動人士之爭的「花生」料。很多人都認為此種「花生」不值得認真回應,但我卻認為此「花生」事,背後卻顯示出社運圈內根深蒂固的問題。

「今時今日的抗爭圈子,居然仍有無賴隨處放屁撒野,詆毁網絡素人,嘲諷『鍵盤戰士冇出過黎就收皮龜縮啦』、『你又做過啲乜呀?』之類。無賴之外還帶有一陣嘔心的左膠社運階級味道。向同一陣線的人叫陣、嗆聲,藉此滿足自己由組織虛榮所組成的玻璃心靈,誰才是食飽飯後無事可為,大家心裡有數。」-轉載至聚言時報文章「鍵盤戰士絕不廉價」。此段應該是指本人組織 - 本土民主前線有成員及一些行動派面書用戶於一名知名網民面書上的留言(我對號入座)。任何人說此種毫無意義,沒有營養的說話,不管是行動派或是文宣人都不應該認同及因是朋黨而盲撐。因當時我還在警署內,不悉此事未能及時制止及回應。其後知道本組織另一發言人梁天琦已代表組織於該知名網民面書上澄清及就引致大眾不滿的言論致歉,而組織成員亦已停止再於面書上留言,就沒有再理會此事。

現再於此文重申,本人及本土民主前線是不認同及反對有任何人以以上言論詆毀文人。文有文鬥,武有武鬥,各有付出,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其實很多文人同時亦都是行動者,付出的更多。所以刻意區分文派/武派都是十分愚蠢的行徑。

本人過往亦是一位流於討論區的鍵盤戰士,極其量都是以參與者角色出現於例行的集會遊行。時移勢易,局勢漸趨惡劣,實不能再忍受自己繼續坐於鍵盤前指指點點。本人的社運CV一定比大家低分,因為真正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上到前線是近期的雨傘革命。過往自己亦曾於討論區就團體立場、言論、行為及手法等指指點點。但上到前線後發現,遑論指揮群眾、作出決定;連保護自己都有困難。成為組織領袖後更深明到千鈞一發之際要作出影響群眾的決定更是難中之難。有言指我們組織只會行動欠缺文宣,但我們組織亦不乏開設街站、傳單等宣傳工作。

抗爭者於文宣行動需要深思熟慮建構論述,就現實情況以言文人投稿寫文需背負個人名譽、對手還擊、群眾評論……最嚴重或許是背負「不誠實使用電腦」的罪名。而行動時呢?黑警濫捕、毒打;法官亂判,冤獄。所以才有出現行動者不忿未有行動的抗爭者指指點點,什至有鍵盤戰士的指控。以今次事件為例,林璃蝶看到網上圖片有本組織成員衣著不妥作出提醒。在林璃蝶立場而言,因沒有於現場,在網上看見有本土組織成員衣著不妥作出提醒而期望我們反省,這是絕對沒有問題,亦是必須的。而在於本組織成員,因臨時收到我被捕消息而放下手上工作立刻趕到總部取物資,沒有足夠時間更衣,亦是情有可原。每次文/武之間衝突大概都是這些誤會引起。經過今次,希望這些「ON9」的爭議不要再出現吧。

但這次事件最令人在意的已不是文/武之間的誤會,而是抗爭者的朋黨問題。不問立場只問關係,不講道理,「總知你XXX就唔得!」「死攬自己人長遠一定係贏」,朋黨又道「人哋一條友單機搞個網媒出嚟,你係咪有本事自己一條友抗爭?」「得喇得喇,你好叻,你啱晒~~」之類。嘗試找出問題再相討卻指在叫陣。小器是性格,不能接受的話大不了不跟他做朋友。但作為一個頗有名氣的網絡媒體竟因此沒有原因地抹黑及攻擊一個行動組織,手法跟大家都痛恨的左膠無異。此段文字並無意引起罵戰,只是跟林璃蝶一樣看見問題後道出問題,反思此等行徑是否有利於大局。

註1:就衣著問題我們組織檢討過後,會建議各成員把適當的抗爭衣著放在總部,以備不時之需。
註2:就此件事不會再有任何回應,因諗法、立場已道出,再說只會L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