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屬於科學的年代。

我們這年代的人很喜歡把「科學已經解釋了鬼神」掛在口邊,但如果你再追問那些人什麼科學解釋了什麼鬼神?他們一般都會啞口無言,或者支吾其詞地說拋出一些荒謬膚淺的「科學解釋」(呃,什麼都是磁場和心理作用)。但其實如果我們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強行用科學來解釋所有現象,這種心態其實和迷信無異。

所以當大家閱讀這一篇傳說時,筆者希望大家一邊閱讀,一邊試想一下,你會用什麼態度來看以下的傳說。

筆者會在最後和大家再討論一下。

「被世人忽略的超自然領域」

Doppelganger,中文名稱又可叫作「分身」或「生靈」,泛指一個和當時人(需有生命)長得一模一樣的靈體突然憑空出現在現實世界中,屬超自然現像一種。Doppelganger一詞起源於德文詞語「Doppelgänger(呃,在a上方多了兩點)」,Doppel解雙生、Gänger解「行人或旁觀者」,最初出現在德國作家Jean Paul的一套奇幻愛情小說Siebenkäs(1796)裡,後來再被引進到神秘學中,象徵死亡或不幸的預兆。

當筆者第一次接觸Doppelganger時,便已經覺得這個題目很有趣。因為比起其他超自然題目,如UFO、雪人(Yeti)等等,Doppelganger明顯地被大眾所忽視,是一個很黯淡的領域,但它卻有非常充足的文本記載,不少史記和偉人傳記,也曾經記載關於Doppelganger的事跡。

例如「俄羅斯武則天」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一名既開名又專制的女皇帝,個性以直率放蕩聞名,晚年生活寂寞。據說在她死去前數天,便發生了以下一則Doppelganger事件︰

某天晚上,凱薩琳躺在闊大奢華的床上憩息,但沒有睡去。正如大多數政治人物,疲累和夜晚也不能把他們趕入夢鄉,憂慮和內疚無事無刻侵襲他們的心靈。就在此時,一名慌張的僕人突然闖進女皇的房間。沒有等到女皇的質問,那名僕人便搶先說,他和另外數名僕人見到凱薩琳大帝剛剛走進金鑾殿,由於金鑾殿和女皇寢室有好一段距離,而他們也確定女皇沒有離開寢室,於是覺得事有蹊蹺,便立即前來匯報。

女皇聞訊後,立即帶同大批人馬前住金鑾殿。當他們打開金鑾殿的大門時,在場數十名士兵和女皇本人也看到一幕驚訝得讓人啞口無言的情境。一名無論樣子和衣著也和凱薩琳大帝的「分身」坐在宮殿,用冷峻的眼睛盯著進來的人們,絲毫沒有被嚇倒的樣子。

凱薩琳大帝,一名一生打垮無數政敵的女人,當然也不會被些小鬼神嚇倒。

凱薩琳大帝一聲喝令,身旁的士兵隨即拔出長槍,對坐在皇座上的神秘靈體開槍。既然我們都說分身,當火槍的子彈打到來時,那個長得和凱薩琳一模一樣的分身也隨即化為一圍煙縷,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就是俄羅斯一代傳奇女皇帝凱薩琳大帝在因中風死去前的一段「小經歷」。

同樣事情也發生在美國總統林肯(Lincoln)身上。據說這是林肯親自透露,在他第一次總統選舉結果公布前的晚上,林肯看到一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但卻分裂出兩張臉的分身。第一張臉和林肯完全一樣,雖然眼神有點虛弱,但第二張臉卻是病入膏肓的樣子,臉色非常蒼白。有人說這暗示了林肯將成功渡過第一總統任期,但會在第二任期時死去。

而林肯的確在第二任期完結之前被剌客近距離開槍爆頭身亡。

類似的Doppelganger神秘案件也曾經發生在英國海軍上將George Tryon、西班牙著名修女Maria de Agreda、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英國浪漫主義詩人Percy Bysshe Shelley和日本小說《人間失格》作者太宰治等名人身上。這是非常特別的一件事,因為鮮有一個超自然主題可以有那麼多歷史證據。

如果我們追溯更久遠的歷史,便會發現在古埃及宗教和祆教(Zoroastrianism),也有Doppelganger的傳說。在古埃及神話,Ku指「一對一模一樣的人」。古埃及人認為希臘特洛依戰爭中的海倫,其實是一個Ku。祆教也有一對象徵善惡的雙胞台Ormuzd和Ahriman。在日本傳說,也有「因為某活人對某事有強大的執念而產生出來」的生靈傳說(筆者不太確定是出自中國或是日本,但近年聽得最多都是日本)。

而下筆者便講述了兩則比較有名和貼身的Doppelganger事件,一則發生在東歐,而另一則發生在香港。

『無處不在的Doppelganger』

以下是一則記載在美國社會改革家兼政客Robert Dale Owen(1801-1877)個人自傳中的真人真事︰

時間是1848年,主角的名稱叫Emilie Sagée,她是一名在一間位於拉脫維亞的菁英女子寄宿學校教書的法國籍女老師。

Emilie年約32歲,和大多數維多利亞時期女性一樣,Emilie性格開明獨立,喜歡穿著高腰立領、公主袖等貴族性服裝,但同時又是一位溫文爾雅,潔身自愛的女子。大多數時候,女子寄宿學校的女校長,一位以嚴格保守聞名的老處女,對於這名來至法國的女子的表現很感滿意,至少她沒有像其他時下法國女子犯下「那些墮落淫邪的罪孽」…..

但唯一問題是這位法籍老師自入學那一刻開始,古怪的謠言已經不斷纏繞住她。

有很多學生,即使是最乖巧、最理性那些,也忍不住悄悄向校長投訴(多數都夾帶著一張驚恐的臉孔)說Emilie老師有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邪靈」在她身邊徘徊不已。

例如在某年夏天,當40名女學生在禮堂學習刺繡時,而Emilie老師正在窗外的花園悠閒地採花時,一個長得和Emilie老師一模一樣的分身突然浮現在禮堂內,端莊地坐在老師椅上,神態嚴肅地環顧禮堂內的學生。雖然在場的女生都受過嚴格的淑女教育,但對於眼前詭異的情景,雖不至於驚聲尖叫,也嚇得像小雞般紛紛離開桌椅,衝出班房,原來寧靜的班房轉眼之間變得像市集般混亂。

縱使如此,那名坐在椅子上的「分身」,它的表情仍然絲毫沒有變化,甚至有點僵硬,那位正在花園採花的「真身」也絲毫沒有察覺禮堂內的騷動。在場的當值老師見狀立即衝去校長室,留下40名學生在禮堂。

其中兩名膽子較大的女同學嘗試上前觸摸那個「分身」,但當她們一接近「分身」時,一股無形的排斥力立即像洪水般擠湧過來,使兩個女孩頭昏得軟癱在地上。亦有同學用刺繡的工具拋向「分身」,但無論物品是大是小,都卟一聲穿透過來,像把石子拋向湖中。

大約在10分鐘後,那個「分身」在毫無先兆下,突然消失在40對雙眼前,就像它到來時般唐突。

20140218-015202

類似的詭異情況幾乎每隔一兩天便會發生在Emilie Sagée身上。有時候當Emilie教書時,那個分身便悄悄地出現在她的身後,重覆數秒前的動作,如寫紙或轉身。據說,她有時也會憑空出現在女子宿舍的房間內,像石像般站立。

最奇怪的地方是,Emilie Sagée對「分身」的事情毫無頭緒。因為她根本從未見過自己的分身,即使分身多次在她的面前出現也好。直到有別的老師和她匯報,她才想起自己不時會無原無故地感到虛弱和嘔心,也有其他同學說她不時會「褪色」,仿佛就來消失在人間似的,而這些事件發生的時間剛好和「分身事件」發生的時間完全吻合,讓人不禁猜測兩者的關聯。

但無論如何,根據和Robert匯報的女學生Julie von Güldenstubbe的說法,在數年持續不斷的分身事件後,女校校長最終忍受不了家長和老師的施壓,決定解僱了Emilie Sagée。在Emilie Sagée離開校園後,她的音訊再也沒有得到歷史記載。

話說回來,其實在香港也曾經有一宗很轟動的Doppelganger事件。時間大約是1984年,那時候油麻地站開了不足5年,月台還沒有增設玻璃屏風,就像現在的東鐵線,任何時候都可隨心跳落車軌。

某天下午,當列車隆隆駛入車站時,一名年約16歲的女生驀然縱身一躍,在眾目睽睽之下跳落路軌中。據當時的車長供稱,他清楚看到那名女子跳落路軌並立即按掣煞車,但可惜那名女子仍然像絞肉機前的豬肉般捲入車底,車底傳出女子死前的悽厲尖叫聲。車長也感受到腳下鐵板傳來數下列車輾過生物時發出的震動和咔隆聲。

奇怪的是,當警方和維修人員到場合力翻開車身時,在路軌上什麼也找不到,連一滴鮮血也沒有。這宗靈異事件立即登上翌日各大報章頭版,被傳媒廣泛報導。

靈異事件登上報章(網絡圖片)。

靈異事件登上報章(網絡圖片)。

但其實這宗事件還有「後續」,原來那名跳落路軌的「女孩」是另一位站在月台上等車的「女孩」的Doppelganger。那名女孩原本在山上的瑪加烈醫院進行覆例行檢查,誰料到當她準備乘坐地鐵回家時,看到一個我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分身跳下車軌,女孩立即嚇得跑出車站,改乘的士回家。據悉,那名女孩在數天後因為心血管問題在半夜猝死。

『據傳聞那名女孩在沙灘游泳時也發生另一次Doppelganger事件,但未被證實。』

來到文章的尾聲,我們一如以往地問:究竟Doppelganger是否真的存在?如何是真,那麼它的原理是什麼?有什麼神秘力量在背後?

這一次就出來支持Doppelganger的,並不是什麼神秘學家…

而是腦神經學家。

「結論:是腦神經問題?還是真有其事?」

如果要你就Doppelganger提出一個科學解釋,你會怎樣說?

幻覺?心理作用?磁場問題?還是直接說那是鬼神的事,科學完全沒有辦法解釋?

除了最尾那個選擇外,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詞彙其實模糊得和說「某女巫在暗中作祟」無兩樣?

其實我們的腦神經科學在近十多年已經取得飛躍進步,解釋了不少過往人們認為屬於鬼神的現象,而Doppelganger便是其中之一。

早在2002年,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腦神經科技專家Olaf Blanke便在一名女性
年約40,患上癲癇症的女性的大腦皮層裝上電極,再利用標準EEG(腦電波儀)進行檢查。Olaf和他的同事發現只要給予病人的角腦回(Angular gyrus)適當的電流刺激,便可產生靈魂出竅的感覺。

隨著Olaf Blanke的成功,很多科學家也著手研究「超自然科學議題」,很快他們便把Doppelganger事件歸納為Autoscopy的一種。Autoscopy是一種神經病,指患者產生由別的角度望向自己身體的幻覺,而Doppelganger便是Autoscopy的一種。

Doppelganger的正式學名叫Heautoscopy ,指在一段距離看到自己的分身的幻覺,患者通常伴隨著思覺失調和癲癇症。如果想更準確地描述,科學家發現只要左後腦島(left posterior insula)某一特定位置,再加上周邊大腦皮層受損,便可以產生Doppelganger類的幻覺。

換另外一個角度,只要有自願者和適當的儀器下,我們在實驗室也可以任意產生Doppelganger。

那麼我們又如何解釋「旁觀者也看到的Doppelganger」?

筆者其實可以在這裡可以用『集體幻覺』或者乾脆地說『他們根本胡說八道』和大家解釋,但如果我們本身沒有實際證據,那麼又怎能百分百地肯定說他們都是出自幻覺呢?

【如果真的有大部分在場人士的口供,是可以證明】

筆者想借Doppelganger這一傳說表達自己對科學的看法:其實科學在這個年代已經可以解釋很多古代的傳說,但又有很多仍然未夠充分。

對於那些已經確定的科學,我們可以放心地說。但如果你發生科學解釋得不太全面,或者根本就沒有建設性的解釋時,那時領域還是留給鬼神好,讓它們在那日漸喪失的領域稍為休息一下,讓科學有更健壯的身體時,才再次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