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hancke (Everdream)》之銘言:
: 跟小旋風是昨天唯二有表態的台灣藝人,聰明!
: 早上的熱搜第一名是"台灣藝人集體沉默"
: 不過砲火最集中在范瑋琪的原因我也不太懂,
: 大概是因為她跟黑人實在太惹人厭?
: 這篇發出來下面推文一定是嘲笑強國人玻璃心又碎了,
: 但是我想說,其實這件事很恐怖。
: 強國人從十幾歲到四十歲這個年齡區段,
: 法西斯化的情況非常嚴重,
: 信奉軍國主義力強者就是該掠奪弱者的人越來越多,
: 然後只要有一點點不同的意見就是該被群起而攻。
: 台灣最好祈禱他們的經濟狀況就算變差也是緩慢溫和的變差,
: 不然等著見證下一個法西斯世界強國在身旁擴張吧。
: 另外世界上最大的法西斯國家進行反法西斯閱兵實在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
: 只是就在隔壁是有點讓人笑不出來就是了。
: 我猜強國人民一定沒讀過法西斯主義的定義,
: 不然應該會覺得,咦怎麼好像很熟悉。

其實法西斯主義的定義已不重要,對於那類人,我做過一個實驗是這樣的。

首先, 那位是我的朋友, 我對他很友善, 他也願意跟他說話, 並不是甚麼在網絡上嘴炮的對手。

首先, 我會談論香港的問題, 引導對方得出「香港對抗不了中央政府, 所以應該認命投降」的結論, 我是想對方得出這樣的結論的。 因為, 這是為了我去討論第二個問題, 就是如果中美在海上作戰, 實際上, 「大陸在海權無法對抗美國, 所以是否應該在海權上認命投降?」

對方很自然的, 拿出一些, 例如像甚麼反航空母艦導彈, 一堆大陸網上會出現的理論去說有可能擊敗美國。 不過大道理是, 所謂海權就是對航運權力的掌握, 美國的海權遍佈世界, 掌握了諸個航道, 中國大陸終究是沒法保障自身的資源供應。

每個問題分開來說, 對方基本上都沒有答案了, 當然可能你們會說, 這個人的水準不夠, 提不出能反駁我的東西。 但這不是重點, 對方算是很能理性討論的人, 最後認同了, 實際上沒辦法在海權上, 鬥得過美國。

那麼, 我再提回當初的問題, 如果你認為香港對抗不了中央政府, 就應該放棄認命投降, 那麼, 如果海權方面, 道理是否也是一樣的。 應當認命投降?

對方的答案是「就算不能也總要發展海權」, 「就算會輸也不能不挑戰美國」, 「會輸也要打」, 「怎可以認命」。

我指出, 這樣, 這樣跟你當初對香港的說法矛盾嗎? 對方的答案是, 不, 這兩件事情不同, 我重申的是, 如果道理是人不會因為劣勢就認命, 那麼為何這兩件事你的態度不一樣?

你可以留意到, 核心只有一個, 那其實沒有任何意識形態, 也沒有任何價值觀, 其實不真正肯定或否定一件事, 也沒有甚麼原則。 如果有原則, 那就只是一個。

唯統治者獨尊。

他們其實不是真的反對民主, 也不是真的反對, 任何事, 包括法西斯主義,包括共產主義, 包括資本主義。 正如他們並不是真的主張認命。 所有事情的標準, 都在於「加強我對他人的統治權」。

反對軍國主義, 反對法西斯主義, 並不是因為真的反對軍國或法西斯, 而是因為這不是自己贊成的統治者在統治, 當那個統治者統治別人時, 那就沒有問題。

反對資本主義壓迫, 並不是真的因為反對資本主義壓迫, 而是當自己支持的統治者用資本壓迫他人是沒問題, 當自己不是時, 則有問題。

同樣地, 他們一方面主張別人向那統治認命, 但當統治者自己有可能要認命時還是抵抗的。 至於他們不會認為自己向統治者認命。

多重標準是一種常態, 自相矛盾也是一種常態, 因為統治者的做法是必要的, 需要被體諒, 是必然的結果。 無論用哪個概念, 哪個觀念, 哪個理念, 他都會導致同一個結論, 就是體諒統治者, 或者, 統治者即使現在做得不好,未來就必然會變好。 然後你再比較, 他們預言會變好的事情, 沒有發生, 那也只是外面的人妨礙或搞局導致的, 又或者是天時地利不利。

無論如何, 統治者都辛苦了。

因為在他們的概念中, 統治者很類似父母, 政府並不是一種契約關係, 不是一種服務關係, 而是一種倫理關係。 他們用家長的角度, 去觀察任何權力,他們經常會用父母去比喻政府與人民, 國家與國家, 以及與臺灣香港的關係, 他們心裡就是這樣想。

所以,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 而你們不該做任何有可能會令他們不快, 或者妨礙他們工作的行為, 否則你就是在破壞統治者的大計, 使成功的東西變失敗。 那對誰都不好。 你這樣做, 有如不孝, 不孝, 則是最大的罪行。

也因為這原因, 他們實在不在意每個詞語的真正意義, 因為他們在意的只是怎樣得到體諒統治者的結論。 而如果一個詞語有負面意義。 那麼, 他應該是只屬於統治者以外的人的。 例如法西斯主義, 既然現在法西斯是負面的, 那誰都可能是法西斯, 除了自己的統治者不是。 如果有一件事, 真的統治者做得很差, 百口莫辯, 那他們的結論就是「天下烏鴉一樣黑, 別人也一樣」,其實也只是想得到「你不會有更好的選擇」這樣的宿命論。

這也能解釋為何他們會指責學生是紅衛兵, 即使實際上跟紅衛兵相去甚遠,因為只要一個詞語污名化, 那就是別人的。

這是不會有法治, 亦不可能有真理的, 因為一件事的判斷, 不是根據任何規則, 而只是根據到底那件事是誰做的。 所以, 像法律, 對統治有利時就存在, 對統治不利時就不存在, 沒有任何價值, 是比權力更大的價值。 一個行為是否正確, 也是看做的人是誰, 有些人做一點小事都是罪大惡極, 有些人做再大的壞事都必須被體諒。

標準完全根據身份。

就算很多我認識的好人, 也沒法脫離這個思考模式。

他們是很好很親切的人, 但是遇到大是大非的問題上, 很少人能跳脫這樣的思考方式。 或者, 就算能, 也沒有勇氣去阻止, 改變一個悲劇發生。

當這個國家衰弱或者出現危機時, 無疑, 不要覺得這國家會崩潰, 這國家會遷怒他們旁邊的所有人以及美國。 因為, 當自己的統治者大部份都是正確時, 那有問題發生, 一定是外人的問題。 不論臺灣, 日本, 美國, 香港, 都是那些外人, 都是一些立心不良, 想要陷害這國家的人。 他們不太可能檢討和修正任何內在的原因, 就算有察覺有內在原因, 都是別人導致的。

那我們可以預期, 臺灣終究會面對一場戰爭, 這不會受臺灣是否統獨影響,也跟美國是否保護沒關係, 就算你再怎樣合作, 都沒有用。 因為你不是統治者, 不是被體諒的範圍之內。 統一會避免戰爭的? 也不會, 因為之後臺灣的責任就是加入對付那些專門看不得我們好的外人。

除非有很賢明的人, 有足夠的影響力和說服力, 廣域將這種思考方式瓦解,換上另一種思想, 否則對未來不要有甚麼太樂觀的期望。而眼下, 我沒見到有這種足以對抗這種思想慣性的賢人存在, 我只看到一堆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的知識份子。 他們善良, 可敬, 有才學, 但不可能改變這種思想習性。

臺灣應該做好最壞的準備, 認真的想清楚, 面對一場風暴, 要怎樣盡可能的保存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