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除了權力鬥爭,也是語言角力。口齒不清、思想混亂的文盲不會在政治舞台上有所作為。至於因被刺中痛處而狗急跳牆的圍爐組織,技窮得玩斷章取義,是繼續自取其辱的庸才。

文章有上文下理,但故意扮文盲的人似乎都喜歡玩文字遊戲。「諷刺的是,那些日前糾眾四處撒野的無賴,正是靠這些由鍵盤開拓出來的行動起家,可見他們所鄙視和不屑的鍵盤戰士,其實是他們的衣食父母。」此句的「他們」,跟前句「那些日前糾眾四處撒野的無賴」相連。換言之,我是說:那個自我感覺良好地執垃圾,以及在正經示威中夥同成員,竟然高舉手機閃光燈唱今天我的搞笑組織的衣食父母,是網絡素人支持者,亦即他們朋黨所鄙視的鍵盤戰士。文章中沒有一字一句是矮化前線行動者,結尾更強調鍵盤戰士(文)和前線行動者(武)於當前艱難的境況下,更是要互相合作。只是有些喜歡撻朵但又喜歡用個人身份的社運古惑仔,以為自己高人一等,不屑那些願意和他們合作的普通人。

你夠好運,有議員加持、有網台加持、有知名度加持,很威威,很巴閉,但不等於你可以看不起其他同路人。我指出「無論行動者還是鍵盤戰士,於勢孤力弱的本土派陣營,皆是珍貴的人力資源」,已是把行動者和鍵盤戰士一視同仁,淺白的文字明白不了的智商,會嚇壞同路人的。

這場風波,很多人覺得不應小事化大。然而,一個黨羽,稍有勢力已經如此傲慢囂張,他日有財有勢,必然惡過共產黨。香港的抗爭路,承受不起第二個學聯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