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的抗爭圈子,居然仍有無賴隨處放屁撒野,詆毁網絡素人,嘲諷「鍵盤戰士冇出過黎就收皮龜縮啦」、「你又做過啲乜呀?」之類。無賴之外還帶有一陣嘔心的左膠社運階級味道。向同一陣線的人叫陣、嗆聲,藉此滿足自己由組織虛榮所組成的玻璃心靈,誰才是食飽飯後無事可為,大家心裡有數。

相比之下,看似食飽飯沒事幹的鍵盤戰士,耗費心思撰文評論,不但大傷腦筋,更要拿出勇氣面對群眾。網絡時代是很公平的,你寫一篇文章評東說西,人家亦可以對你的文章左捅右插。一旦投稿被接納,或在Facebook 發表,就是把自己展示在群眾面前。稍有錯漏,都有機會遭到批評和反對。鍵盤戰士可以是無名無姓,但批評和反對每每是真刀真槍、尖銳鋒利。敢於網絡發表評論、建立論述的鍵盤戰士,絕不應該被冠上「冇出黎行動」所指的龜縮形象。更何況,不是做慣鍵盤戰士就等於沒有行動力。沒有打卡、沒有被捕、沒有被議員和網台加持,就必然是「冇出過黎行動」?本土派大概有一種共識,就是大放厥詞質問其他人「你又做過乜?」、「冇出黎就冇資格出聲」之類的庸俗之徒,根本不是同路人。

攻擊鍵盤戰士等於攻擊群眾。鍵盤戰士,大都是網絡中無名無姓的素人,就是一般群眾。他們的意見,就是民意。民意與自己的黨羽的心意稍有偏離,就空群而出地開火詆毀,蓄意為行動者和網絡群眾劃下階級之別,好讓圍爐的烏合之眾可以自覺高人一等,作威作福。此舉與主流傳媒、左膠等說「網民不是專業」,當網民不是人以保障自身利益的舉動如出一轍。不但醜陋無比,更自絕鍵盤戰士的支援,除了愚不可及,都難以找到能形容的字詞。

要說鍵盤戰士的效益,用兩個字可以描述得到,就是:陳雲。

如果說陳雲是香港最強的鍵盤戰士,恐怕沒有人會有異議。《城邦會戰勝歸來》MV有云(其實是黃毓民):「係個面書度,寫幾篇文章,搞到鬼哭神號!好多人狗急跳牆,全世界圍剿佢!」,足以描述鍵盤戰士的威力。威力的背後,是費盡腦筋的心機。要得到Like & Share,靠炒花生、賣矯情倒是很容易,但靠一本正經的政治文章,是相當困難,只有耗盡心力、心思慎密才有可能寫到破百Share的政治評論文章,不是識打字就做到的廉價工作。然而,一個鍵盤,可以讓人戒除中國情花毒,可以令左膠醜態現形,更可以搞出一連串驅蝗、光復等迫得中共匪國向香港人作出讓步的轟烈行動。

諷刺的是,那些日前糾眾四處撒野的無賴,正是靠這些由鍵盤開拓出來的行動起家,可見他們所鄙視和不屑的鍵盤戰士,其實是他們的衣食父母。若沒有由鍵盤戰士堆砌的理論依據、行動方針、傳遞情報、宣傳推廣,憑某些連少許政治公關問題都處理不善的庸碌之才,能有今天的一丁點知名度和名人加持嗎?貽笑大方的低能行為,例如扮乖仔執垃圾,倒會接二連三。既然今日覺得自己是那麼英雄主義、巴閉、疊馬,怎樣不向陳雲叫陣,向他嗆「鍵盤戰士龜縮就收皮啦」、「冇出黎有咩資格講野」?憑他們薄弱的底蘊,天做膽也不敢。欺善怕惡,就是這些所謂要帶領香港建國的烏合之眾的真實模樣。

文有文鬥,武有武鬥。本土派必須文武雙全,兩者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鄙視。街頭上有行動者趕走中國蝗蟲,網絡上有好像盧斯達的辛辣文筆殺退左膠,才可跟共匪和左膠的聯手維穩一較高下。無論是行動者還是鍵盤戰士,於勢孤力弱的本土派陣營,皆是珍貴的人力資源。覺得鍵盤戰士無撚用的組織,或縱容黨羽向鍵盤戰士開炮的庸才,是自殺而不自知的柒碌,請各位不必再對他們有任何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