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連戰到中國大陸去參與中共所辦的「閱兵」,行程中提字「一十四年血淚史,贏得醒獅萬世名」。

就是這段提字受到台聯黨主席黃昆輝在臉書上發文抨擊:「跟中國人取暖,連中國國民黨的對日抗戰 8 年也立馬改為中共的 14 年!」

連戰說的14抗戰對不對?當然完全正確!抗戰是從民國20年918就開始的,連日本人在講侵華史也都說15年(他們的算法是1945-1931+1)。而且這14年抗戰,從開始到勝利都是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從來都不是「中共的 14 年」。

黃昆輝完全就是啥都不懂的政客,還為此事寫臉書辱罵連戰,要支持者 「明年用選票殲滅」,簡直丟人現眼!

對日抗戰是14年,有分成「局部抗戰」與「全面抗戰」。

民國20年~民國26年是「局部抗戰」,邊打邊和談。

這期間發生民國20年的918事變;民國21年上海128戰役,簽定淞滬停戰協議;民國22年長城戰役,簽定塘沽停戰協議;民國25年綏遠戰役,擊敗日本傀儡政權「蒙疆聯合自治政府」。

這期間的停戰協議,都是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國府為了準備抗戰而忍辱簽定。

到了民國26年七七事變之後,叫做「全面抗戰」,不再與日本和談,整個國家總動員,全面與日軍作戰,以打到日本投降為目標。

只是後來我們無意的把「八年全面抗戰」這詞被簡稱為「八年抗戰」,使得很多人以為抗戰只有八年,這是大錯特錯的。

連戰此行說「抗戰期間,中國國民黨軍隊在蔣介石領導下正面戰場,部署了一系列會戰和大仗,深深重挫了日軍,中國共產黨軍隊在毛澤東領導下敵後戰場,有力牽制、殲擊了日軍和偽軍。」

說蔣委員長領導抗日那段完全正確,但是說到毛澤東打敵後戰場,這段完全就錯誤。

毛澤東是下令禁止他的八路軍與新四軍打日軍的。抗令去打日軍的彭德懐後來被整肅得很慘,罪名之一就是「打百團大戰,曝露主力」。

所以連戰講這兩段,一個正分,一個負分,兩個相抵…我給他零分!

先講中共在前六年的「局部抗戰」做了什麼?

民國20年,日本侵略東三省(史稱918事變),50天後,也就是11月7日,中共刻意選在蘇聯國慶日,於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日本人打到東北了,中共的反應竟然是是大搞「獨立建國」。

民國21年,日本在上海挑起事端,史稱128事變。這時候中共的反應是:『號召士兵殺掉你們的長官,號召近郊農民「武裝起來」,奪取土地,「進行游擊戰爭」,號召「推翻國民黨統治,建立民眾自己的政權」。』

敵人打進上海,中共要國軍基層士兵「殺掉你們的長官」。

僅管中共把這件骯髒事推給王明主導的「國際派」,以保持毛澤東的清純乾淨,但是這種行為確確實實是中共幹過的事。而且這種賣國之事,毛澤東主導的共產黨也沒少幹過。

再來講前後八年的「全面抗戰」中共又做了什麼?

1.中共在抗戰中打日軍非常的有限,他們能喊出來的,只有兩場戰役。第一場是平型關戰役時,林彪出動115師去搶日本的軍用大衣,單是這場襲擊戰,中共就吹捧成「抗戰第一場勝利」。

另外一場就是彭德懷打的晉南游擊戰(中共誇稱為百團大戰),中共也吹捧這場戰役的戰功如何顯赫,但是毛澤東是恨彭德懷去打這場戰爭,認為這是「彭賊保蔣賣力,得到了蔣介石的歡心。」

此外共軍參與的抗日戰役很小,又很少。

2.襲擊國軍,搶槍、搶糧、搶地盤。

民國29年,新四軍襲擊蘇魯戰區韓德勤部隊(韓德勤部隊是武漢會戰的主力之一),淹死八十九軍中將軍長李守維,中將旅長翁達戰敗自殺,擴大新四軍活動範圍,史稱「黃橋事變。」

民國30年,新四軍再次攻擊國軍,這次打的是第三戰區顧祝同部隊,反被顧祝同徹底消滅,史稱「皖南事變」。新四軍軍長葉挺被顧祝同俘虜。副軍長項英逃跑,逃跑過程中還被自己的部下劉厚總殺死(為了搶軍餉)。所以中共至今對顧祝同將軍是恨之入骨。

3.根據蘇聯塔斯社駐延安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記錄「延安日記」,中共基本上不打日軍,甚至在延安種鴉片來壯大自身。

中共在延安種鴉片以壯大自身的事件,《謝覺哉的日記》、《賈拓夫傳》、張國燾的《我的回憶》、曉劍的《滄桑》都有記錄,上述這些書也都被中共列為禁書。

4.根據比利時神父雷震遠的回憶錄「內在的敵人」,中共在抗戰期間的「革命行為」,同樣是不打日軍專打國軍。他在書中特別指出呂正操是怎樣的不抗日。

呂正操說:「蔣介石,他是我們的大敵人」,「正因為蔣介石是我們的大敵,中國共產黨才不能全力打日本。我們不能讓日本在中國太強,但是我們也不能對他們拚命作戰而使他們太弱。假如日本太強,共產主義便無法在中國獲勝。假如日本太弱,蔣介石便不會失敗」

5.中共在抗戰期間與日本有互不侵犯的默契,代表中共與日本談判的就是潘漢年,他可以在日本的「梅機關」直進直出。所以整個抗戰期間,日本也是遇共產黨不打,更可以說明為何日本從不以「攻取延安」為目標,日本飛機也不會去轟炸延安。

這樣的勾結日寇,專打國軍,種植又販賣鴉片的共軍,他們現在得勢得勝,堂而皇之的慶祝或紀念抗戰勝利,他們仍沒有說實話,從不說自己當年是專幹哪些賣國勾當,也從不列舉國軍在抗戰中的22場大會戰,1117次的重要戰役。

很很含糊的講「紀念中國抗戰勝利」,因為他們掌握「中國」的唯一發言權。

我反對連戰去參加中共的說謊大慶典,不是沒有原因,不是政治取向,不是逢中必反。而是我研究過、認識過中共在抗戰期間做什麼。更研究過國軍在抗戰時間的犧牲奉獻。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