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年九月三日,香港足球代表隊為世界盃決賽周資格,與中國足球隊決戰深圳寶安體育場。球賽尾聲,本港門將葉鴻輝倒地,請軍醫進場治理;只見一三年亞洲足球先生、O八年世界足壇十大惡人之一.中國隊長鄭智上前,彎腰俯瞰鴻輝,口中飛出一個白色不明物體;鴻輝隨即掩面,球證Strebre Delovski見狀,分隔二人。事後,鴻輝於Instagram寫道:「自己贏唔到唔順氣走嚟話我係狗!亞洲足球先生,你係好波,但你嘅球品就完全唔得!」

記者請鄭智自辯,鄭氏喊冤曰:「我罵他?根本沒有的事。我確實衝他說話,但只說你趕緊起來,根本沒人碰到你!當時球證就在旁邊,如果我罵他或有不冷靜的行為,球證沒可能看不見。」理直氣壯,彷彿地球上每一個人,包括澳洲籍球證,都有義務懂得讀寫聽說中國籍男子鄭智母語──普通話。結果,中國人講普通話作惡,或啟動「中國模式」行騙,只要其他人不察,壞事就等於唔存在,罪案就等於冇發生。

此等亂七八糟之「中國邏輯」橫行無忌,並非貴子弟「學好普通話,做個文明人」,更非閣下削尖腦袋裝裝孫子,足以獨善其身。汝曹港燦,任你「水平試」考個一級甲等,普通話永遠未夠字正腔圓──因為中國人尚有千千萬萬個大大小小「國家語委」以至「人大常委」,牢牢掌握是非、黑白、對錯、曲直等一切詮釋權、話語權、決定權。香港足球總會主席梁孔德,正是其中一粒九品芝麻「國家語委」;梁大主席無視普通話「久」字讀音「jiu3」與廣東話「狗」字讀音「gau2」相去之遠,為鄭智開脫:「佢用國語講:『你睡得太久。』『太久』,廣東話聽起來咪『狗』囉。」鴻輝無奈回應道:「欸……我嘅普通話冇去到咁差囉應該。」相信各位香港市民,亦深有同感。

由始至終,梁孔德先生不遺餘力為「中國隊長」鄭智辯護,一副「國足形象大使」模樣;至於香港足總主席身份,似乎拋到九霄雲外、霧霾深處。維護香港足球員、香港足球乃至香港尊嚴,本來係香港足總份內事;梁主席未盡應有之義,卻倒行逆施恫嚇香港人,阻撓市民向亞洲足協投訴、為葉鴻輝討回公道:「不要小事煲大咗,若政府因而怕有什麼情況發生,而未能讓下場『中港大戰』在大球場舉行,損失的都是球迷。」中國人辱罵香港人係「狗」,「只屬小事」(香港足總技術顧問郭家明語);香港人稱呼大陸旅客為「蝗蟲」,日本人創造「支那豬」一詞,又如何?係「未富先驕」、係國仇家恨。「總之,強國永遠是正確的,錯的是全世界。」陶傑先生如是說。中圈之內,你講得一口京片子,同「國家隊」擲毫,公係佢贏──

字係你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