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9月3日)中共借「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搞的一場「大閱兵」,打破共產黨只有在十月一日才舉行「閱兵大典」的「傳統」。毛澤東死後,鄧小平在1984年、江澤民在1999年、胡錦濤在2009年的三次「國慶紀念日」的「大閱兵」儀式,是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向中國人及世界各國表示自己全面接管權力的一場「大龍鳳」。今次習近平在世界軍事界緊盯解放軍展出什麼新型武器的時候,宣佈兩年內裁軍三十萬,並重提鄧小平N年前的治國方針,宣稱中國「永不稱霸」,來一個「閱兵是為了和平」的「反高潮」。

鄧小平在七十年代末手握黨政軍大權後,把中國在共產黨一黨專政下推向資本主義。當時歷時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結束了不久,鄧小平清楚知道如果中國繼續封閉鎖國,共產黨只有死路一條,自己也可能會繼崇禎溥儀後成為歷史上另一個「亡國之君」。中國在美蘇冷戰的背景下,毛澤東和「蘇聯老大哥」早於五十年代末已經「反了面」;而毛澤東曾經批評鄧小平為「死不悔改的走資派」,果然沒有走漏眼。當了一輩子共產黨員的鄧小平,最終還是在美蘇之間,選擇了美國做自己和中國的「救星」。

鄧小平「懂經濟」,明白資本主義這二三百年來的基本法則,就是「商人無祖國」的資本家,不斷需要「尋找新興市場」,利用「新興市場」極低廉的物價和勞動力,以遏止生產成本的上漲,從而賺取豐厚的差價利潤。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就是要配合美國在世界資本主義市場的「龍頭大哥」地位,美其名推行「有社會主義特色的市場經濟」,但其實只是利用中國在世界上「最大的優勢」,把中國的數以十億計的貧民賤民蟻民統統收歸為資本家「血汗工廠」的「奴工」。全世界那裡有數以億計的廉價勞工,可以接受統一指揮,為資本家賣命而仍然「自我感覺良好」?西方國家的大財閥一開始對中國的所謂「改革開放」仍然抱懷疑態度,所以中共便呼籲香港商人「身先士卒」,出錢出力到廣東省及沿海一帶投資,向外國做一個示範,來中國投資一定會賺大錢。香港財閥如霍英東和李嘉誠,選擇「信多共產黨一次」,結果自己賺大錢之餘,也救了共產黨一命。

然而,「奴工」也可能有「作反」的一天。果然,「改革開放」不出幾年,全中國便出現一片「反貪汚反官倒」的聲音。1987年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因同情學生運動而被撤職,1989年血腥鎮壓學生示威後另一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更被軟禁;鄧小平不惜三年內把兩個自己一手提拔的親信「炒魷魚」,在在表明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理念」:經濟可以「開放」,政治卻一定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為什麼?一來共產黨在中國一黨專政的地位不容受到任何挑戰;二來鄧小平這個「總設計師」的「改革開放」,就是廉價出賣國民的勞動力,給予美國及西方列強的大資本家,中國人的角色,就是專心做美國的「擦鞋仔」,你賺九成我賺一成也甘心情願。1989年的天安門學生運動,就是當時的學生醒覺自己和國人理應得到更多的政治和經濟權利;血腥鎮壓過後,西方列強做做樣子制裁了中國幾年,鄧小平92年「深圳南巡」之後,大家心領神會,「當乜事都冇發生過」。只要你好好管束你的「奴工」,我就來「投資設廠」,我賺大錢,你的GDP年年報喜。這對歐美大財閥和中國共產黨來說,實在是一個雙贏局面。當時世界上沒有什麼再好的「新興市場」,所以繼續經濟制裁中國?咪玩啦。

鄧小平在九十年代初,提出「十六字」的「長期戰略方針」:善於守拙、有所作為;韜光養晦、決不當頭。更加說出三個「永遠」:「中國永遠站在第三世界一邊,中國永遠不稱霸,中國也永遠不當頭。」為什麼要「韜光養晦、決不當頭」呢?就是中國人「三分顏色上大紅」的民族性格,明明「未夠班」,卻喜歡「打嘴炮」堅稱自己「一定得」,幹了丁點兒的小事就把自己吹噓得「天上有地下無」;加上中國人對「八國聯軍入京」和「南京大屠殺」的印象遠遠比「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清楚,無時無刻都幻想自己仍然被外國人「欺負」,念念不忘「中國人民站起來」、「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所以鄧小平死前用這些共產黨最喜歡的口號方針,嚴重警告以後的繼任人:不要吹棒自己的實力,令中國人心雄起來,不甘心再當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擦鞋仔」的角色;什麼經濟轉型,嘗試和西方列強競爭世界領導地位,不安守本份,等同引火自焚,結果只會是「被高高捧起,最後被重重摔下」。

習近平不會不知道鄧小平這「十六字」戰略方針背後的意義。只是這十年來中國人上了太空,建成了高速鐵路,高樓大廈多如石屎森林,還成功辦了一次奧運會;豈會甘心仍然做「世界工廠」這個下三流的角色?所以便下定決心,要「騰籠換鳥」,把全國的「產業」升級;又要搞「一帶一路」、「亞投行」,對美國人最敏感的石油工業和國際金融業踩上一腳。習近平眼見「產業升級」失敗,股市越托越跌的情況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重提鄧小平的「永不稱霸」口號,而且只說「永不稱霸」四個字,不是十六個字全部說出來。這可以防止「支爆」亦即「中國經濟崩盤」的發生嗎?下文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