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Michael Sandel開始,哲學和社會科學開始在大眾間變得流行。我有段時間也偏好這類書,但最近覺得讀過不少Normative(應然性)的理論後,看看Descrptivie(描述)的書也不錯。舉凡歷史、人類學、演化心理學,甚至談論猿猴的科學書藉都可為智人的事務帶來不少洞見。

所謂離地,大概就是指與現實條件相差太遠以致難以達成的意識型態吧。無視事實支撐,意識型態之爭將成為各自建造的空中樓閣,在各自表述的立場上自說自話,永無可能以現實創造commonground。簡而言之就是打嘴炮。演化心理學與道德心理學學界涉足倫理,為持續多年的純粹思辯遊戲增添科學元素,我是樂見的。

離地的思維永維是必要的,他們是燈塔,失去他們,人類將永遠失去希望;然而,燈塔與藍圖的功用畢竟不同,你不能僅憑著對暗夜中燈塔的嚮往建造出一艘船來。堅持用燈塔而非工匠建造帆船,並以燈塔的美德為決策辯護,只是單純的愚蠢。Pragmatism 永遠有其市場。

PS 最近看的Descriptive的倫理書,當然是The Righteous Mind啦~很推薦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