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一時的「光復行動」,昨天(9月6日)百多名示威者在上水遊行,抗議當區的水貨走私問題「未解決」。遊行結束後,「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被指襲警,遭警方拘捕。

一聽到「光復上水」四個字,文滙報已經在上星期一「幫手宣傳」,頭版大字標題報導「激進派圖謀區議會選前撈選票」;政府心急如焚,蘇錦樑昨天早上指行動極不負責任,除了影響中國遊客來港意慾,更會影響58萬從事零售業和飲食業的員工的生計;警方則如臨大敵,派出過百名警察,在上水火車站至遊行路線沿線駐兵佈防,可以說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土共外圍組織「忠義民團」等組織亦在上水站外列陣「挑機」。

參加遊行的人數有多少?只有百多二百人。但是,他們是經過二月和三月幾次「光復行動」,法庭把一個又一個當時不幸被捕的義士重判監禁,仍然勇於站出來為社區為香港抗爭,對有可能發生的警察濫捕濫告無畏無懼,值得致敬。然而,就是這百多二百人願意站出來的「威力」,就可以令港共政府頭痛萬分。港共政權的高官,一方面口口聲聲現時仍未是合式時機撤消「限奶令」,那麼中港邊境水貨走私問題是否仍然十分嚴重?那麼問題既然仍然十分嚴重,為什麼有團體發起遊行,便是如蘇錦樑所說的「極不負責任」?走私問題不是今年才有,半年前的光復行動,義士以自身的自由為香港人爭取生存空間,港共政府這些每個月拿二三十萬的廢柴,自己沒有能力把問題解決,反過來指示威活動極不負責任?而百多二百人站出來,就可以「一石擊起千重浪」,令港共政權方寸大亂,「光復行動」又豈會不是「值得做、馬上做、多多做」嗎?

「官字兩個口」,這些西裝筆挺的政府官員把娓娓動聽的歪理告訴香港人,認同「光復行動」影響香港經濟的香港人,不期然會問:「咁你政府又做過啲咩,去防止呢類光復行動繼續搞亂香港?」昨天晚上火車上有線新聞台播放着關於光復行動的報導,坐在筆者身旁的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便馬上大罵:「拉晒佢啦!」說罷可以覺得自己說服力不夠,見到電視有人舉出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旗幟,便補上一句:「淨係攞支英國旗出嚟都拉得啦!呢個政府真係廢柴!」有趣的是,幾分鐘後他開始教身旁的小朋友講英文。這說明兩點:在香港保守派群眾心中,舉起有米字旗在左上方的香港殖民地時期的旗幟,是犯法;保守派群眾對港共政權的「廢」,不滿程度可能不下於「激進派」群眾,只不過他們「無能為力」,只可以是口頭罵罵出出氣罷了。

昨天「光復上水」行動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遊行結束後,黃台仰被指襲警被捕。本土派兩位十分有潛質的年輕領袖,「四眼哥哥」鄭錦滿去年平安夜晚在旺角堅持要過馬路而被拘捕,尚止可以說是「經驗不足」;但是今次黃台仰要求警察「公平公正」,對土共外圍組織「忠義民團」的成員打人執法,而反被警方推撞落地後拘捕,便顯得作為一個領袖,因一時意氣而沒有作出適當的決定。經過佔領運動和光復行動累積下來的經驗,「人多就守,人少就走」是去年佔領運動的一句「口訣」,而光復行動不用留守長駐一地,但是大原則仍然是「不受傷、不被捕」。在黑警和藍絲帶包圍下,在對方「人多蝦人少」的情況下,黃台仰不但忘記了「不受傷、不被捕」的原則,而且更奢望黑警公平執法,why?事實上,黃台仰被捕後,有可能觸發在場鼓躁的義士全部被捕,最後這並沒有發生,可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筆者知道黃台仰有看過幾個月前筆者討論本土派的文章【從小販夜市看本土派支持者的統合】[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2/22/12881/]。如果今次Ray你也看到這篇文章:筆者多謝你和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這一年來為香港的付出;希望今次黑警對你襲警的指控法庭會有公平的裁決,你亦可以從實戰經驗中變得更加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