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不要再轉載所有端傳媒的「新聞」了。

它的面世,是高傲姿態與低劣品味的揉合:高傲在於總是擺出一副「我才是專業網媒」的態度,甚麼「探本求源,新聞有端」、甚麼「重啟華語新聞體驗」,不了解的還以為所有網媒都倒閉而有它捲土重來,囂張與否見仁見智,但個人就是不敢恭維;低劣品味在於它立於「中立」的位置時,頭炮序言所找的建制人選居然是牛屎佬侯志強和掃把星葉劉,明明有更多正路人物如田少、石禮謙以至曾鈺成,偏偏選了如斯樣本,委實無法認同此機構的品味和自我要求。

主編曾言沒有紅色資本,但始終無法解釋機構背景和部分從業者的前黨媒身份,還有那些可以花得起在車身廣告、Facebook廣告和各項稿費的雄厚資金,難免令人質疑這新網媒的出現是否最新的網上輿論統戰手段。

媒體的影響力之大,是可改變一個人對某事情的角度和立場,從而能控制對於不同概念的價值觀。端傳媒的出現並不簡單,因為它不同於專頁如時聞香港、港人講地,也不像鳩融HKG報的路向,它步向那種故裝高尚的「非本土口味」,賣的是所謂的中立,這才最值得關注─最能改變想法的,並不是對立立場的人不斷用極端的說話來洗你的腦,而是那些假裝中立卻慢慢引導你趨向某一種思維模式的媒體─端傳媒予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你看,它曾有篇文章講年輕人對現今社會的想法,表面說理解年輕人的不滿,但所找的年青人代表原來是青年民建聯,講多無謂。

老實說,在我眼中,沒有傳媒能做到真正中立,只因為人本來就是有感情與立場的個體,由人所建立的傳媒豈會沒有向度?完全沒有立場的傳媒,只是一堆數據,新聞本來就有立場,只視乎是否合理,還有講的是否事實,一切都是角度決定一切。就算不講立場,試想像有媒體會找李偲嫣或傅振中做專訪的話,就算以親中角度出發都會覺得羞家,何況要面對的是絕不認笨的香港人?所以,端傳媒所引以為傲的中立路向根本不成理,最終的結果,就是在網媒平台上佔一席位,自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一群讀者。

最矛盾的是,我就是不理解何以連部分黃絲帶都會對它不抱懷疑,還時不時就轉載,甚至為端開脫,這委實令我憂慮。我不否認它的存在價值,因為社會本來就有不同聲音,而且我有次在它的Facebook廣告中看了那建制派投票光譜的片段也覺頂癮,但如若深知不能再讓保皇聲音坐大,理應杯葛示儆,而不是任由此媒體的內容「深耕細作」。

你懂的,現在師奶都識用Facebo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