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者文言風行,中日韓越文人皆書同文而入異字,故吾書之以文言,以承文理。恐日人厭其深晦,敬希賢者以日文翻之,載於[1] 2ch)

予驚聞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命文部科學省棄人文學部,厭其產能不足,大減資助。日本大學文學部危矣!首相實為蔽於用而不知文。惟學非止於產能也,乃止於成人也。念日本世集東亞人文之大成,文學承先啟後,學貫中西哲學,動漫文化遍及四海;當今日本文學部之殆,即為我東亞人文之殆,故書淺白漢文予日本諸君。

大學之道,非產能也,乃誠明也。「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禮記・中庸》)錢穆釋之,誠即德性,明即知性。德知並重,全人也。誠明,教之止也。今世顯學並立,天道不限於神道,人就不拘於儒道,德知非執一家之言,故有「通識」。文學部,知人文也。理學部,知自然也。工學部,知工藝也。法學部,知律例也。醫學部,知醫藥也。德育者,則不成科,以社團、身教薰陶之。雖理工法醫之技有所長,惟知之旨為己身,非為「用」。知而生用,是為達。知人文何用哉?觀乎剎那產能,無用也。觀乎世代大成,大用也。

《論語》有云,「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論語・季氏》)。詩禮皆文也,故習文則可言可立。歷世日本可言可立,知人文也。是為日本之大成。中華共匪橫行,禮崩樂壞,近年立偽學以為師,自以為華夏正宗,而制非古制,文非古文,無皇而祭天,無德而弘儒,國民內膠外閉。韓台港須猶存漢禮,惟禮制不全。共和國無君,何以談禮樂祭祀乎?惟日本皇帝萬世一系,技藝、道統、禮樂皆承先啟後,雖二戰仍不摧。故日本為今世東亞之文化大國也。

日本人文學部非盲目托古也,學於中韓德美,又創制而維新。南明覆亡,北狄建政,朱舜水東渡,集程朱陸王之大成,授予東瀛巨儒安東省庵,又蒙「水戶黃門」德川光圀禮待。《大日本史》之尊王攘夷乃出自明儒。山鹿素行勇於痛斥[2] 程朱背孔子之道,以儒釋武士道,文武一體,立承先啟後之顯學。藤原惺窩學於姜沆,承朝鮮李退溪之程朱理學。故德川家康尊之為師。其門下林羅山又為德川家光之師,制禮定例。無儒,焉有江戶之治?無儒,焉有皇帝之威?日本監於中韓,郁郁乎文哉,故成文化大國。反文者,叛君也,叛國也,論罪當誅。

及至明治維新,西周習西哲,譯洋書,通東西之學。中江兆民譯《民約譯解》,衛民權,日本民權之祖也。無西文之盛,則無福澤諭吉《脫亞論》,維新亦無可立。福澤諭吉、西周、西村茂樹、中村正直、加藤弘之、津田真道、箕作麟祥結成明六社,制《明六雜志》,弘揚西學,兼集文理諸科,未有因「文學無產能」而不錄者。先習英法德語,西書方可讀。先知西文,西制方可通。大清、民國、共匪皆囫圇吞棗,未通西洋文藝之道,未究東西人文之損益,或拘泥托古,或背祖忘宗,弗能中庸。惟日本能融會貫通東西文理,故擠身列強。今有忘本廢文之徒而仕於議院,悲矣!

日本人文學部源遠流長,昭於中韓,於東亞頭角崢嶸,孕育歷代文人,主日本之春秋,為動漫哲理之所起,是為大成,大用也。故人文學部不可廢也。今日本內閣背祖忘宗,動搖日本大學之根基,危及道統存亡,蔽於用而不知文,勸諸君直斥其非,以救東亞文明出危難之秋。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

編註: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2ch仍日本網路的熱門留言板,類似香港的高登討論區
  2. 程朱理學仍宋明理學一派,由程顥程頤,及朱熹等人之學說而成,是儒學發展的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