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向來反智。左膠不追究造成難民童屍的根本原因是中東地區戰亂,反過來指責旁觀者,但旁觀者之所以袖手旁觀,正是因為左膠當初要求和平大愛包容,出手制止時被你左膠嗆聲指責暴力。

先撇除一直支持出兵的人。當初反對出兵制止戰亂的左膠,如今那有立場指責政府不收容中東戰亂導致的難民?而支持出兵的人,早就知道只有以武制暴才能制止更大的災難,卻被你們這班左膠拖累不能出兵,如今支持出兵的他們卻要承擔因你們這班虛偽的和平主義者縱容的暴政所導致的大量戰亂難民責任?

左膠是文明,社會,歷史的罪人。他們切斷了責任,後果,單方面直觀地宣揚一種不負責任,不經邏輯思考的人道主義。認為主動出兵就是不義之戰,會有人傷亡,卻不考慮如果縱容暴政,只會傷害更多的人,更多無辜的人最終會因此而遭殃。

正如二戰時英國首相張伯倫極力逃避戰爭,天真地認為可以跟納粹德國的暴政和平共處,縱容德國一步一步壯大軍事實力,駐兵奧地利,而最終的結果當然是戰爭爆發,全世界因此而捲入戰爭。

試想想,如果二戰後張伯倫跑出來指責英政府,未有處理好難民的人道災難,邱吉爾會有何感想?英國就是因為你張伯倫當初愚蠢的決定,才未能及早制止納粹德國軍事化,如今我是在為你這無痴收捨殘局,你在抱怨什麼?

歷史沒有如果,但容許我不負責任的幻想。如果當時張伯倫就聯同支持出兵的邱吉爾,在納粹德國還未準備好全面戰爭前就先下手為強,出兵德國,用軍事手段解除德國武裝的話,我相信就算後來意大利、日本發動戰爭,也至少提前阻止了幾千萬猶太人被屠殺、以及英國本土的平民免受轟炸。

高達的阿寶說得好: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而我要為這句加添一個詮釋,這些人類多數是不讀歷史的左膠。若果沒有左膠阻撓出兵,敘利亞的戰亂擴大前,可能早已被北約軍隊制止,這些難民兒童也許就不用死在逃亡的海上。容我再次重申,左膠是文明,社會,歷史的罪人。

題外話,左翼(不是左膠)部份主張其實有道理,監察軍事行動有否過份攻擊平民,以及國家是否恰當處理戰後地區的政治問題是必要的。軍事行動有平民死傷是難以完全避免,但要盡最大努力避免,否則戰後當地人誓必痛恨出兵國。尤其部份資料顯示美軍強姦當地婦女,錄影帶紀錄美軍語帶輕挑在直昇機掃射平民等等惡行;以及戰後如何撤出,有否為私利圈起其國家財產如天然資源等問題,都是種下現近中東對歐美敵視的原因之一。具體的歷史例子,如一戰時協約國嚴苛懲罰德國…埋下二戰的火種。所以在反左膠的同時,亦請各位別矯枉過正,左翼不是完全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