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926初衷:民主社會,民眾自決–企圖推翻獨裁政府,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一直與時並進,向著相反方向成長。

  1. 認為民智已達上限, 要醒嘅已經醒晒,唔醒就點都唔會醒
  2. 深信公民意識仍能成長

以上兩點又再發展出不同方向:

  1. 認為民智已達上限, 要醒嘅已經醒晒,唔醒就點都唔會醒
    a. 少數精英騎劫大眾:走向獨裁
    b. 歸英或其他主張他國勢力入主香港
  2. 深信公民意識仍能成長
    a.成立新媒體,主張以討論探討政局,將思考帶到每個市民
    b.設立街站,以上至下式授予市民資訊

當中建黨及港獨,城邦同時有個別差異例子,難以簡單歸類。

本人認為1)已經偏離民主本體。否定民眾有自決能力,轉化為放棄自主,退而求其次:生活質素安穩。

歸英派認為讓英國入主,由其管理,可平安渡過脫共後的陣痛。視情況再由其下放權力,一步步扶植香港人自立。
本人認為,他國入主必然有其對自身的利益考慮,未來或許反口,因時勢而調整對香港的策略。如若主權國反口,到其時香港人可能要重覆走今日的路:向政權要求時間表;不行則上街抗爭示威。
如果民智真的已達上限,如何保證他日香港人不會政治冷感?父母自然會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傳承給子女。今日港豬因為生活依然安穩,因而政治冷感;新政權比舊的更可靠安穩,香港人不是更大條道理對政治冷感嗎?

或許教育改革能根治此問題,但這種思想風潮不是短期內能完全改變的。 當年楊慕琦計劃被否決,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人對民主並不熱衷。

「葛量洪認為香港人要求或需要的,只是「穩定的環境」、「合宜的稅率」和「公正的司法」,他認為香港人只注重工作和賺錢,而且不會真正的了解民主,因此由一班「專家」治理香港更顯合適。」

而且以當年英殖時期的管治結果作理據,根本是場賭博。英國一定如當年一樣管理香港?經濟,蘇格蘭獨立公投等問題會否令英國不如當年?誰能保證英國會能成功帶來民主?到時會否又有志士搞個暴動,為要建設民主社會?

或者我滑波輪,放太大嚟睇。不過,本人認為政治從來應做好最壞打算,否則輪為賭博,便對市民大眾太危險了。

如果真的一如本人FF,他日歌舞昇平,本土利益得到保障,但主權國不下放權力,到時就是本土利益與實現民主政府對立。最理想當然是聚合民主與本土利益,建立香港民族意識。有“香港人”這個概念作依歸,政策自然本土。

以今日香港的普遍民智,民主只會導致「惡果」;以直接民主投票是否政治改革,變成民主政府,結果很可能是維持原狀,代議士議政。於是蛇齋餅糭再次大行其道。但向現實低頭,不輸打贏要,又可能走進時代巨輪,重蹈覆轍:少數人對現狀不滿,於是上街示威爭取。

最後我想同大家講,唔好咁快放棄香港。香港人唔思進,我哋就應該逼香港人進步。支爆前仲有時間育民。咁快講現實,不如一早等運到好過,搞咩革命? 本來革命就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由少數發動,多數人跟隨(或被騎劫)。至於應否惡意地給予港人民主,則是另一場思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