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知道為何它們總是喜歡亂纏在一起,若然是在背包裡的搖蕩裡找依據,它們又有否想過自己本來的命運就是分開?纏著來又去,想分開時又過份依賴,漸漸無聲無色地落入不能自拔的深淵。

花過最好的年華,用過最深的迷情,說過最重的話語,我們並行多少路徑,留過多少足印,其實心裡有數,來到這一刻就不是計較命途了。選擇了同行,就是甘心承受所有,無論力氣多大,都不是那些風雨可以勝過的程度。

一雙一對,看著是美好的背影,生活裡卻有數之不盡的挑戰,在侵略二人最純淨的相依。愈來愈怕將來沒有保證,更怕你有了離心,到我想纏的時候都沒有權利,這神經質我就求你把我治好,放心走得自在。交集太多了,讓我的生命漸漸多了一個人的位置,也再沒辦法適應一個人的日子。

不安份,才有繼續下去的動力,是因也是果,也就因為動心才會憂慮過多。纏得很亂,亂中有序,因由單一而生,是那種上幾千課都學不來的人性哲學,剪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