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對OCAMP又有話兒,早前談過害群之馬本以為論意已盡,但最近聽回來很多有關OCAMP不文之類的經歷分享,讓我又再次火冒三丈。看配圖或以為我要說教院新生受岡本贊助所以穿著同字樣衣服出遊港九新界,其實不然,反正搞手接受了人家公司贊助就要做足要求,那麼新生要遭受奇異目光都是意料中事,只要沒有要求新生馬上試用產品,充其量是醜而不是不道德之類的罪名;用這圖,只是在News Feed出現太多同樣相片,趁墟罷了。

我並不是覺得所有不文遊戲或口號會教壞細路,反正入OCAMP玩的都不會是細路,雖則有人未滿十八,但對細路的基本界定,我們還是有自己一套,懂性的都是長大的完全體。我之所以討厭不文,不是那種惶恐的家長心態所致,而是覺得很幼稚,非常極致地幼稚。

進大學,不是甚麼五件事,先要學的,是自己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只要做好心理準備,不違良知的事情即管去馬。所以懶理宿舍內啪啪啪,總之要做就戴好套,不戴的就請準備當父母,就是這樣簡單;性行為這回事是講心態,不是年齡所束縛(法定年齡另計),人都大啦,有默契,有思想,有準備,要做甚麼就自己決定,而且性是需要,你情我願就好啦。只是,我完全不理解何時「性」需要掛在口邊,大肆吹噓自得其樂,拍到敏感照片就可歡快傳閱,誰把性愛主題的口號叫得大聲誰就最威威,我委實無法理解這種教人莫名其妙的幼稚。

粗口爛舌真沒所謂,反正港式粗口本來就是一種可愛的文化,由地盤佬到學生哥,句句鏗鏘擲地有聲,要講俗的其實反而是種高深學問。偏偏爛口以外居然有人喜歡高舉性愛,遊戲最重要讓新生難堪又有噱頭,搞手與老鬼樂在其中是首要,所謂迎新營就成為假性愛體驗營。嘩,我心想,這跟那些小學常識課初學性教育感到興奮雀躍的小學生委實太相近,唯一分別是搞手們比小學生多一點AV概念和研究吧-COME ON,新生入學最小都十七十八,上莊搞OCAMP的都坐底十九部分二十,居然腦筍都未生好,以販賣性愛概念為樂,還真不覺羞恥。

有人說的,甚麼性愛不是忌諱,大學生都成年人毋須避談云云,我只想說,你要扑野都會關門啦,還是否有需要公開引以為樂,拍些女生含酒樽或近距離對焦男生下體,好笑嗎?你們笑點也低得可憐。自己圍內喜歡淫亂都算,偏要讓大眾知道你們有多弱智,最後罵聲蔓延到所有OCAMP和搞手身上,OCAMP突然變成受盡罵名的產物,連那些有心要讓迎新營變得有意義和深刻的搞手都被牽連,可悲不可悲?你看很多毒舌的評論,說組爸都是食組女,組媽都是為了吸陽,搞手都是為了自HIGH,一竹篙打一船人,事必有因,難道不是害群之馬的錯?

拜託,人都二字頭啦,有需要為性愛而感到無限雀躍嗎?你要搞性愛派對或性愛宣傳活動,悉隨尊便,但無謂借著迎新營的名銜來滿足私慾,搞一些與迎新無關的無聊活動,簡直荒謬。長大啦,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