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9月3日)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對中國大戰,零比零完場。香港隊防線表現超水準,後衛基藍馬「泰利式」救空門,門將葉鴻輝亦屢救險球。球場上兩人「見到個波飛嚟,唔會諗咁多」;但是球場外兩個人對足球事業不同的個人決定,卻值得討論一下。

2009年10月,當時效力四海流浪的喀麥隆外援基藍馬,被效力愉園的中國籍球員于洋企圖賄賂「打假波」。基藍馬不但拒絕,更向球會高層上報。香港廉政公署於三個月後拘捕于洋及其他四名中國籍球員。于洋在庭上承認受愉園在中國的贊助商指使,出面行賄基藍馬。九龍城裁判法院裁判官郭啟安指于洋認罪是最大求情理由,但事件影響香港球壇,故需要判決阻嚇性刑罰。最後于洋判監十個月,香港足總則判罰于洋終身停賽。

這是香港球壇的「個別事件」嗎?足總主席梁孔德當時已經承認,相信今次球壇的假波醜聞屬於冰山一角,重申「不會姑息非法行為,確保香港足球比賽公平及廉潔」云云。可是,香港球壇之後幾年的打假波醜聞,卻是「鑊鑊高潮鑊鑊甘」。去年初廉政公署人員更在愉園的一場大比數落敗的聯賽比賽後,即場帶走十多名愉園職球員到廉署問話。愉園當時的戰績是「十場輸九場」,而且場場大敗,有留意香港球壇的人都覺得「有冇打假球打得咁離譜?」廉署正式拘捕有九人,包括五名愉園球員、一名教練兼球員及一名副領隊。這不是球會內部有組織、利用打假波一齊「搵食」的犯罪集團又是什麼?其中一名被拘捕的克羅地亞籍球員沙沙麥斯,更被揭發來香港之前曾經因為打假波而在克羅地亞坐過監。全世界職業足球聯賽也有外圍賭波公司虎視耽耽,香港足球壇引進外援成功與國際「接軌」,不讓香港的「肥水」只是流向「中國的田」。最後沙沙麥斯被判定罪名成立,判監12個月;愉園和另一隊球隊屯門,則被禁止參加餘下的甲組聯賽賽事。

不過香港足球最醜惡的「經典」例子,莫過於11年前,2006年世界杯外圍賽中國對香港的一場比賽。中國隊需要與同組同分的科威特以得失球率爭首名出線,香港隊的球員「心領神會」,除了門將范俊業一夫當關,其餘球員踢得極差,在比賽末段更中門大開,最後以0-7敗給中國。不少香港球迷賽後極度不滿香港球員主動「放水」,不相信教練黎新堅持沒有的講法,所以聲言「以後都唔睇香港波」。同時間比賽的科威特,6比1大勝馬來西亞,中國原來要贏8球才可以出線,香港球員不但「枉作小人」,更寫下香港體壇羞恥的一頁。昨晚比賽直播旁述鍾志光,不識趣地提起那一場球賽中國射失的十二碼球,對另一位旁述李偉文說:「你當年都有份在場喎」,李偉文馬上扯開話題,心中肯定暗罵:「你冇嘢呀,今晚嚟提嗰場波?」

香港的外籍足球員,月入可能和一般香港人差不多,萬多兩萬元是收入比較好的一群。基藍馬不但沒有受金錢誘惑,更主動向球會揭發貪汚罪行,可說是正義加勇敢。對於絕對體諒「佢都係打份工啫」的香港人來說,如果遇到類似的貪汚情況,相信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沉默,因為「唔好搞到人哋冇咗份工」;亦因為怯懦怕事,或者害怕遭受報復,所以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唔多搞咁多嘢」。結果只會令香港的貪汚變成整體的社會問題,回復到香港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前的「光采」。

港隊門將葉鴻輝,6年前替香港隊勇奪東亞運金牌之後,受到中國球會青睞。然而由於中國足協正確地把香港球員列為外援球員,而中國聯賽禁止外援打門將位置,所以不批准葉鴻輝的轉會申請。葉鴻輝「為咗份筍工」,可能是年少無知吧,總之一定是「好天真好傻」,居然拿着「我是中國人」的「自白書」讓傳媒拍照,希望中國足協「俾次機會」。中國足協當然不予理會。如今「迷途知返」,葉鴻輝矢言「我土生土長,同中國冇關係,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在場上戴着隊長臂章,表現出色,更成為昨晚比賽的 Man of the Match。很多香港人為名為利為前途都曾經「一時睇唔開」,如基藍馬那樣對遺背自己身份原則甚至犯法的行為,堅決say no的香港人,實在少有,亦難能可貴。為香港足球為香港社會,Thank you 基藍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