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故事純粹虛構,與真實人物完全無關。』

「我從來沒想過選特首。」這是振威的格言。

可是,世事總是事與願違,在機緣巧合以及意外下,振威迫於無奈成為了特首。亦因為群眾壓力為勢所迫,只好帶住老婆菁菁,及剛愛女欣欣搬進這個稱不上家的禮賓府。

禮賓府前身為英治時代遺留下來的港督府,這個港督府住到港督連英屬的香港也敗掉了,風水有多好就不用講了。因為成為了特首,卻要入住剋到港督都當不成的府邸,難道這就是命運的擺弄?

然而,振威上任後勤於工作,每日繁忙於辦公室與政府總部之間,用工作去麻醉自己,無視禮賓府帶來的不安。

可是,就算如何說服自己不要多想也好,要是一個同床共枕的枕邊人,因為入住這個居所後,行為日漸古怪性情大變。身為丈夫絕不能當看不見自欺欺人。

比如說,一向對時裝素有研究的菁菁,竟然變得鐘情怪異的服裝,還常常以龍蝦裝示人。脾氣也變得好暴躁,稍微不滿意就破口大鬧,就連自己的女兒欣欣也不念情面。

而欣欣當然也不好過,不知是青少年的反叛,還是其他原因。自從入住禮賓府後,簡直就當父親是仇人般,事事作對到處惹禍,還試幾次情緒失控胡言亂語。

身為特首對市民當然有一份責任,怎可因為怪力亂神之說,就輕易辭任這項重大的公職。但身為丈夫身為父親,為了家人也是責無旁貸。

礙於身份總不能隨隨便便找個大師求卜問卦,唯有靠自己去查過究竟。

幸得自己能力太高,作為政府首腦的工作已經頭頭是道,就算不親力親為,政府都能暢順運作。如果對外說要照顧家人,在一段時間改為遙距在家工作,也絕對不成問題,說不定會表現出身兼特首工作,又不忘家庭的正面形象。

為保密情況振威辭退了禮賓府的工人,也不讓任何外人進入起居室。

「老公,你不去上班真的沒問題?」已經日上三竿,但夫婦二人還躺在床上依偎,不敢置信的菁菁問。
「當然喇!一個成功的領導,就算不親身上陣,也一樣可以遙控處理事務。」振威拍心保證。

到了中午,振威下廚煮了一頓豐富的午餐,還有秘製的肉湯。

「欣欣食多點吧!是爸爸親手炮製的呢!」振威體貼的為愛女添肉湯。
「添少少好了,不用這麼多。」欣欣不喜歡這肉湯的味道,但完全不飲,又怕父親又有藉口禁她的門。「爸爸放假就休息下吧!工人辭職回鄉的話,可以叫外賣啦!何必辛苦自己。」欣欣心想,要是外賣的話,味道應該會有保證。

「是呀!老公,欣欣說得對呢!要不然我們一家出外用餐也可以呀!」菁菁也認同欣欣的提議。
「爸爸真的好感動,妳們竟然這麼為我設想,那我辛苦少了又何樂而不為。」此刻振威覺得多留家中陪家人的決定是對的。
為了轉換話題,欣欣問:「今日天氣不錯,不如拉開窗簾,出外逛逛。」禮賓府起居室的所有窗簾都拉上了,雖然天氣很好,但就沒有半點陽光可以透進來。

「不可以,窗簾對保護私隱好重要,我不想再在生活照流出!」振威非常反對這個提議,覺得現在室內的光度就夠了,已經好舒適。「而且休息當然在家最適合,今日我們就在這裡過家淪日吧!」
「說得對,欣欣食完午餐,就回房溫習吧!你不是快要考試嗎?」

振威下廚,菁菁洗碗,欣欣回房。振威非常滿意自己表現,亦相信自己絕對可以解決問題,他知道常常在耳邊鼓勵他的聲音,除了鼓勵他還會引導他,正如今日的秘製肉湯,就是多麼正確的選擇。

雖然肉湯的味道怪怪,但未至於不能入口,而且振威會下廚就已經讓菁菁震驚,印象中振威只在中學上家政堂時,一同烹飪過幾款菜式,會煮肉湯菁菁真的無想過。
而既然振威為了自己下廚,事後菁菁負責收拾都十分合理。但是,廚房的災難程度,又真的有點誇張。
茄肉茄汁橫飛,所有刀都用過然後堆在洗碗盤,大鍋同鑊子都用了好幾個,地面也弄得濕漉漉。
嘆了一口氣的菁菁,開始執拾清潔,心想:『如果看到這個景況,工人就算不回鄉也會辭職吧!』,想著想著菁菁又嘆多一口,首先要把剩下的肉湯翻熱。菁菁用勺子攪拌鍋中肉湯,突然發現鍋中有不明物在閃爍。

菁菁將它搯出來,是一條金鏈。肉湯竟然會有金鏈,廚師也太不小心了吧!不!菁菁認得出這是工人一直帶住的項鏈……
突然,一種心寒的想法在湧入腦海,令菁菁不禁倒抽一下涼氣。菁菁再看看廚房四周的污積,越看就越不像是茄肉茄汁。同樣污積斑斑的雪櫃門就更可疑,為解開疑惑菁菁戰戰兢兢的,去用顫抖的手打開雪櫃。

雪櫃內的情景比廚房驚嚇一千倍,工人的頭,手腳及部分殘肢,就在塞在雪櫃內,充滿恐懼的痛苦表情,就如同被凍結的留在死前這一刻。

驚嚇得講不出聲的菁菁,難以置信的倒後,希望遠離雪櫃。

「老婆,妳還未食飽嗎?想要在雪櫃找食物?」振威站在菁菁身後溫柔的問。
「…呀…不…我只是想清潔一下雪櫃門而已……老公,你下廚都累的了,出去休息吧…」菁菁努力抑制自然的恐懼,可是混亂的腦袋根本想不到求生方法。
「親愛的老婆,我一點也不累,我想可以開始準備下一餐。」振威的腦海又冒出這一個積極的想法。

「我想,晚餐還是出去食吧!」菁菁有預感知道,振威所指的晚餐好可能就是自己。
菁菁還是固作鎮定,退回洗碗盤扮作洗碗,暗中收起一把剪骨刀。

「老婆,還是自己煮好一點,外面食物有味精喔!」振威打算今晚煮龍蝦豆腐湯。

所以要開始處理食材,要把洗碗盤的龍蝦劏好,處理海鮮真的要花好多心機的。

「呀——」菁菁在水龍頭的倒影,看到振威正舉起肉刀,站在自己身後。「不要過來!」菁菁唯有也轉身抽出剪骨刀對峙。

「哎喲,妳終於露出真面目,我知道妳不是菁菁,妳其實是龍蝦怪,妳上我老婆身有甚麼目的?」振威面對傷害自己家人的妖怪,是絕對不會退縮。
「振威你真的完全癲了,你不要過來。」菁菁知道眼前的人,現在極度危險,為保護自己及欣欣,必須使用手中的武器。

「你們又因甚麼事吵鬧?」欣欣因為聽到廚房傳出的嘈雜聲,而前往查看一下。「呀……」

可是欣欣無想過自己正步向鬼域,欣欣無法相信眼前如血腥恐怖片景象,主角竟然是自己的父親及母親。

由於場面太驚嚇,欣欣身個人就彊硬了般,站有廚房門口,看著母親打剪刀刺向父親的胸口,而父親反撲母親,再把母親的頭割下來。

「欣欣,妳來了呀?今晚晚餐是龍蝦豆腐湯喔!」振威發現欣欣站在廚房門口,便興奮的說今晚會煮剛劏好的龍蝦。

「…呀…不要…不要過來…呀…」欣欣不相信這個拿住母親的頭顱的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父親。
「怎麼呀?欣欣,妳是不是還未食藥?」振威知道女兒有情緒病,需要定時食藥,可是任性的欣欣總是自行停藥。

傷腦筋的振威放下食材,走向欣欣。感到危險的欣欣,本能下退後希望遠離這個可怕的煉獄。

慢慢已經退到客廳,但與大門還有一段距離,欣欣心知就算狂奔也未必可以逃脫。
「走開!」欣欣不期望就有奇蹟,但還是心存一絲希望,會有人來拯救她。
「欣欣,乖乖食藥吧!老婆,欣欣的藥放在那裡呀?」振威走到櫃子替欣欣找藥物,順手把刀子放在附近的茶几上。

既然逃走幾乎沒可能,不如拼死一戰。欣欣靜靜的走到茶几,小心翼翼的執起血淋淋的刀子,然後深呼吸一口氣,狠狠的刺向振威的背部。直插心臟,振威一命嗚呼,滿目猙獰像死前在問:「為甚麼?」

確認振威已經死了的欣欣,跑回房間把門鎖上。恐懼還未能平服的欣欣,粗暴的拉開抽屜,取出之前在夜店得到的迷幻藥,一口氣吞下,藥物助欣欣以殺戮的狂喜對抗恐懼。

然後,欣欣發現抽屜有一部迷你錄音機,她毫不猶豫拿起錄音機並帶起耳機播放內容。

「欣欣,當妳聽到這段錄音時,證明事件又發展到不可收拾的階段。」錄音機內的聲音是欣欣自己,可是欣欣全無印象自己有錄過這段聲帶。
「我知道,欣欣妳現在一定是十分惶恐及不知所措,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作出最正確的選擇。錄音機的側旁,有一個紅色及一個藍色的按鈕,如果按下紅色按鈕的話,妳眼前一切就會成真,不論好壞所有事都會繼續發展。反之,若果妳選擇按下藍色按鈕的話,一切就會倒流到之前,妳可以有機會改變事情發展,妳也會忘記現在的情景,免於恐懼。妳有一首音樂的時間考慮,在音樂播放完畢後,就按下妳認定正確的按鈕。」說畢,音樂就亮起來,是貝多分的第九交響樂。

欣欣明白這是無法逃避的命運,必須要作出選擇。在澎湃的音樂伴隨下,欣欣走回廚房,拿起一大支花生油,倒向母親的屍體及殘支,將油沿路倒到客廳再淋滿父親屍體,然後點起火柴拋向父親的屍體。

火焰先是吞噬了振威的屍體,再沿著花生油,燒到廚房最後形成火海。惡臭充斥禮賓府。欣欣趁火海未波及睡房之前,回到房間坐在床上,音樂也剛好完結,同時欣欣按下錄音機側旁的按鈕…………

「呀——」現在是朝早五點,欣欣因噩夢驚醒。衝向父母的睡房,請來父親辭去公職,然後一家搬離禮賓府,但遭母親嚴厲責罵,還被狠狠的掌摑。痛苦的欣欣就走到露台大喊,可是不論她如何呼叫,也不會有奇蹟,沒有人可能拯救到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