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殺詩
天生萬物以養民,民無一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千百年來,人類的歷史,其實就是一部殺戮史。這個殺,有人與人間的殺戮與掠奪,也有人與其他物種間的戰爭。歷史上的大大小小戰役,發動戰爭者為掩飾其罪行,常常高舉弔民伐罰,救斯民於水火之中的大旗,甚或發動文人發表檄文,突顯發動戰爭者是仁義之師。

袁紹發動官渡之戰前,便由當時望重士林的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撰寫一篇士氣磅薄討賊檄文,《為袁紹檄豫州文》。當此檄文送達曹營,曹操細讀後大讚此檄文勝我十萬雄師。另一篇也是驚天地,泣鬼神,由駱賓王所撰征討中國歷史上唯一女皇帝武則天的檄文,《為徐敬業討武瞾檄》。

官渡之戰,陳琳的檄文未能發揮曹操所稱十萬雄師之效,兵敗官渡。駱賓王的檄文也沒有幫助徐敬業恢復李唐王朝,倒是這二篇檄文都雙雙成為重要文學作品,名垂千古。

不管是仁義之師的弔民伐罰,或是高舉義旗欲救斯民於水火之中,都是假拯救無辜百姓之名發動戰爭,殊不知戰爭發動者正是把人民推向痛苦深淵的劊子手。無論如何轉移焦點,都不能改變發動戰爭者使用暴力手段爭奪他人資源的本質。
☆ 以動物為師
群居的動物,在對方作出臣服動作後,會停止不再攻擊;比起人類殘酷戰爭,行為要厚道些。有關動物的覓食,人類的覓食行為相對野蠻的多了。在動物的世界裡,牠們的覓食,只為了解決當下的生理需求—-飢餓問題。問題解決了,即停止殺戮、掠奪。因為沒有,也不必「囤積」,當然不起貪念,也不會浪費。吃不完也不帶回家冰存(擁有),就地安置,自然會有其他動物接著食用,直到每一分資源充分使用為止。

在自然界中,動物出來覓食沒有一帆風順,找不到食物是本分,找得到食物是福分。因為沒有勢在必得,所以顯得更為豁達。

☆ 從擁有到貪婪
人類則不然,因為有了「擁有」的概念。先只是單純的想「擁有」,之後是要擁有的比旁人多,這就產生了「比較」。有了比較就會「計較」,這些計較更伴隨著「炫耀」。一旦有了炫耀,就不再是理性行為。愛默生說:擁有愈多的東西,自由就愈少,為了「我有」,使人忘了「我是」。更無法體會不可一世的凱薩大帝,囑咐其大臣,在死後必須將其雙手攤開,放置於棺槨之外,並告訴他的子民,我空手而來,如今亦空手而回,何等瀟灑。

其實這個社會應有盡有,但你一樣也帶不走,所以不用擁有。良田萬頃,日食三升;大厦千間,夜眠八尺。人們都忘了甘地所說:地球提供的物質,足夠滿足每個人的需求;但不夠滿足每個人的貪婪。

人一旦貪婪,便面目可憎,為了吃魚翅,不惜屠殺一條鯊魚,魚翅真的是如此珍饈美味,必須鯊魚做出如此犧牲嗎?

☆ 尊重其他物種
害蟲(鳥)、益蟲(鳥)之辨,完全以人的觀點做出判斷,若有害於人類的就是害蟲(鳥),若有益於人類的就是益蟲(鳥)。蟲、鳥為了生存,其價值是一樣的,都必須被尊重,至於其為惡(有害人類)、為善(有益人類),非關善惡,生存之需耳。

小宇宙中,在微生物的世界裡,菌有好菌、有壞菌,好壞之間也是由人下定義。各類的菌種、病毒,它們也有生存的權利。在這個議題下,人類常自以為無所不能,無視甚或輕視於小宇宙中各類的微小生命。

只要是有礙人類生存發展的蟲、鳥、菌種、病毒……等人類的處理模式,就只有一個字「殺」。蟲、鳥有害農作物,發明了殺蟲劑撲殺之。細菌、病毒有害人類身體健康,於是發明了各類藥物;對抗細菌、病毒也是這個字「殺」。

人類為了求生存,幾乎已到了「遇佛殺佛,見魔殺魔」的地步。其實這個殺,是佛?是魔?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只要阻礙人類利益就該殺。

面對這個江湖追殺令,細菌、病毒一直也只能默默的承受著。但是時間一長,這些細菌、病毒為了生存,必需應變甚或應戰,開始反撲突變。於是發展出了各個時代,大小不一的流行性疾病或絕症。從天花、結核病、黑死病到癌症、愛滋病(AIDS)、SARS、MERS……等等病症,汜虐人間。在在都顯示細菌、病毒選擇不再沉默,準備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鏡頭拉到在古代的羅馬競技場;在競技場中,有人與獸鬥,獸與獸鬥,人與人鬥。在格鬥場中的殺戮,是那麼的血腥,不管是人,是獸,都是如此的無助。人們可能同情人獸鬥中的「人」多一點,其實一旦進了格鬥場,「人」與「獸」同樣都是玩物,下場都一樣:格鬥而死。

再看看那西班牙的鬥牛場,除了是意外之外,被犧牲的永遠是那頭勇猛的公牛,牛又何辜?死前還要忍受如此煎熬。

再看看草原,在草原上有一種遊戲,類似西方橄欖球。遊戲中,以草原上健壯的活羊取代橄欖球。遊戲開始,先令活羊在草原奔馳,從此刻起,這隻活羊的命運就已被決定,必需承受分屍之刑。草原上的英雄分甲、乙二隊,騎馬奪羊,能將羊隻抓到特定區塊達陣者為勝。遊戲結束,羊隻血肉模糊,四肢不全是常態,羊兒何辜?

☆ 開發與破壞
人類更利用智慧,發明了各種機具,名為開發實為破壞。無知的人類再一次天真的以為,可以人定勝天、可以填海造地、可以愚公移山。很多大型機械,進駐名山大川,或為開路架橋,打通隧道,成就了交通,成就了經濟效益;或為水力工程,建壩、蓋電廠,增進人類福祉。這些都是人類認為理所當然,有利國計民生的行為,近若干年來也開始被檢討,重大開發案必須通過環保評估報告,但這個評估環保有多少著力點?

☆ 逆旅、過客
培根曾說「自然,你要駕御牠,先要順從他」。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中寫道: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人生幾何?在時空長河中,人只不過是逆旅、過客及一場夢耳。

面對自然,應對大自然有更多的尊重與謙卑,人生應有更多的簡約。面對其他物種,應有更多的感恩與包容,如果人類繼續對其他物種作出無情的殺戮,天真的以為天大地大惟「人」最大。七殺詩的七個「殺」,將刀刀指向人類,這個統治地球的勝利者,能天真的以為可以永遠勝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