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辦一連六場的18種香港音樂會,場內氣氛似集會,時宜靜默得又像看紀錄片,歌單、影像到舞台設計包含海量訊息,觀察的眼睛和腦袋絕不輕鬆。單看音樂會命名和歌手的自身改變,或多或少會期望它能帶來新氣象,而作為流行樂迷,這些聽過百遍的歌配合影像,著實產生微妙的化學作用,寫下一封給香港的千字信。

個人
「信件」的開端,以《艷光四射》「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為全文標題,原是獻給梅艷芳,收錄於何韻詩轉投東亞唱片公司後第一張專輯,視為一個事業轉捩點。這句隨時代發酵成社運標語,開場時用來點題即到point,整個演出是其中一種方式,歌者表明想負起身於這世代的責任。

曲二,《滿地可》「何事要出發 實在沒有忘 就算在途上 偶爾也沮喪 成長再迷惘 回首滿地可有月光」何韻詩說說她的回流故事:小時移民加拿大滿地可,十九歲回流香港參加新秀歌唱比賽,一直到現在是否熱血如初?阿詩曾在報章專欄談及對香港的感情,未能融入娛樂圈及生活環境,近年多到台灣工作,亦有意移居當地過「慢生活」。她自言「像一個和家人不咬弦的少年」,在外面打轉,最終不捨割掉根,想回來為這個孕育自己的地方出一分力,才做到詞末的「不愧面對 出發是熱血之驅」。

年輕人們
首兩曲,歌者先從個人出發再到群體,我會稱此部份作「給香港的流浪者」,向正尋根的年輕人們說聲:我明白你。第三首My Little Airport《美麗新香港》,前奏加入《東方之珠》一段正歌:「小河彎彎向南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東方之珠 我的愛人」的琴音,接唱「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 就當我在外地旅遊」。配上舊時香港黑白紀錄片[1],面對既陌生又熟悉的「愛人」,直陳不捨之情,卻似無法挽回。

接著五首歌,《光榮之家》、《你是八十年代》、《親愛的瑪嘉烈》、《時代曲》、《幽默感》拼湊出青年因倒模生活而苦無對策的愁滋味,可是歌者明瞭藏在底下的熣燦靈魂,亦帶有互勉、祝福:

「我的家 很擠迫 迫得差點我也放不下……讓我每個也收下 任你笑我還未化」,配現時香港街景[2];「你是潮流和營養 為世上帶出偏鋒新方向」配煙花,燦爛而受注視,能照亮社會暗角;「慘綠青年 你比我沒底線」配氫氣球在無際海洋上飄盪,暫沒方向,卻將前往新天地;「好想唱一闕歌 叫你認清楚我」配星空,每顆星獨一無異;「當你步行在那漫天槍炮下……即管講笑話」配跳出框框的綠燈人仔[3]

社會
曲九,從群體再推進至社會,《All is Fair》(國語版為《無臉人》)。搭配街頭巷尾的照片,出自德國攝影師Michael Wolf手筆[4],有用不同方式晾曬的地拖、用水樽種的植物、用梯級墊起的斷腿椅子,日常面貌盡現。自然而成的生活畫面夾雜孤獨感,還好殘廢的物件有人拯救,未至於落得棄置的下場,荒蕪中還有吶喊:「We’re gonna tear it apart/ We’re gonna make this place worth living……I am learning somehow/ how to walk out the dark/ out the lost and the found」

曲十《沙》,繼續選用Michael Wolf的作品,展示一幅幅密舖平面的高樓大廈。「即使身價像細沙 都想得你留神嗎?」,好像大廈向人如泣如訴,又像困在大廈的人不安地呼喊:「 讓你皮鞋聽我說話 好嗎?好嗎?好嗎?」每天過活的背景被放大,非常不安。過門部份「你沒有苦惱未說嗎?你沒有需要被愛嗎?你又有傾訴伴侶嗎?要人陪嗎?」由少年樂團Boyz’ Reborn唱出兩次,即時撫慰了不安。曲末,最後幾張相片是亮起燈的大廈,拼砌出萬家燈火的大都市,你能說不可愛嗎?將悶鬱再次傾吐出來。

曲十一,《世界變了樣》。由傘下爸媽、Boyz’ Reborn、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小朋友站台,原唱樂隊Supper Moment創作此歌以記錄他們看見社會的荒謬與不安。先由Boyz’ Reborn團員獨唱,到大合唱,最後以SoCO女孩之聲結尾,老中青幼直陳對社會的控訴。

曲十二,《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優秀選2015》,由主持人崔健芒數榜,每場也請來不同的得獎者出席,如前新聞主播方健儀唱《中東與綜》、葉蘊儀唱《中女羅生門》、河國榮唱《亞視永恆》等,唱出100毛的改寫歌詞,將自嘲和戲謔玩到盡處,幽默地諷刺光怪陸離的本地大小事。影片設計更是仿照我們從小看到大的「優秀選」形式,勾起對流行曲追捧的回憶,同時借力打力,挪用廣東樂壇頒獎禮殘餘的力量,作為創作力,聰明靈活。

網絡
曲十三「準備」,《Hello Goodbye x Goo Vibration x 小丸子的心事》,何韻詩拉出「太空船」,是本地著名裝置藝術家 Kacey Wong 的創作Wandering Space,準備升上太空。曲十四「陪你看星」,《愛德蒙多》,是意大利兒童文學《愛的教育》作者名字,畫面是星星砌成的立體動物圖。雖表明是送給小孩,不如說是給大人,教育孩子貴乎:「用你的愛教育我 願你給我去犯錯 讓我參透愛別人那些結果」。
曲十五「無限」, David Bowie《 Space Oddity》配宇宙動畫[5]。太空人和地面控制的對話,如比現代人與人只隔屏幕,卻似有牛郎和織女的距離,無重力地漂流,跌入無盡孤寂:「Can you hear me, Major Tom?」

曲十六「返回」,再來一曲經典《情深說話未曾講》,配太空人視覺返地球的動畫。「愛意要是沒回響,世界與我又何干」,科技要是沒善用,關係與我們又何干,影片最後太空人看到點點星光的香港版圖,有連繫才能成功降落。

同理
曲十七,《千千萬萬個我》,一句「這座城 那座城內 千個億個燈火」連接上一首的景象。何韻詩希望觀眾用視象對話app連絡一位親友,鼓勵他/ 她,即時做到善用科技。

曲十八和十九,《木紋》、《美空雲雀》繼續談及關係。人連成一線,成一體,個體發揮能力,藍天空穿了一個洞,「還有一眾 一千個 一億個 不只你 不只我 撐着場 咬着牙 渴望」,共同承擔社會負責的訊息十分強烈。

曲二十至二十二,播放訪問街坊片段,叫他們點唱一首歌給香港,包括梅艷芳的《壞女孩》、張國榮的《我》、《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市民心聲直送給城市。

未來
信件的結尾,留有一絲希望。曲廿二,主題曲《是有種人》,配香港高空縮時攝影景觀[6],看這城雲端、山頂、夕陽下的獅子山,大自然富有生命力,如城市人亦同樣有活力,未來也許不是太灰暗,願你也有動力一起努力。
曲廿三,Pink《Dear Mr. President》,畫面打出手寫歌詞。除了給當權者,亦邀請有同一想法、同樣無力的人,一起走一趙,你會嗎?

整封信寫下鄉愁,表明志向。多用家、城、宇宙等字眼表達情感,影像由真實新舊建築飛到星空,再回到地面,好比歌者的專輯路線,從第一張《first》多說自我,近年《Ten Day in The Madhouse》、《共存》以社會群體為重心,包含對香港未來的想像。讓草根市民、老人小孩、父母也有份寫一筆心聲,冀盼你能回信,做到不愧面對自己和時代。

備註(影片創作者):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荷蘭人Michael Rogge在五十年代拍下大量香港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A08F26F648CE6143
  2. Asa Li
  3. Stephanie Shum, Ivy
  4. Michael Wolf個人網頁:http://photomichaelwolf.com/ 
  5. Acid Fong, Ben and Jeff
  6. Francis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