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堯早前撰文《決不能給麥明詩當選港姐的七大理由》,結果竟然被某著名臉書專頁河蟹了。我昔日罵陳婉嫻沒有被河蟹,罵六八九沒有被河蟹,罵中國共產黨也沒有被河蟹,此番罵麥小姐倒被河蟹,可見「女神」威力之強!這亦難怪,狗公心中,爹親娘親都不及「女神」親,天大地大都不及「女神」大嘛。

不知打從何時開始,香港搞得「滿天神佛」。娛圈花旦可以是「女神」,賣肉𡃁模可以是「女神」,同班同學可以是「女神」,阿茂阿壽也可以是「女神」。一眾外貌協會會員,隻隻恍如性壓抑過度,體內睾酮(Testosterone)過剩,所以退化成遍地狗公,見女就衝。牠們有眼如盲,除了一張臉、一對乳、一雙腿,什麼都看不見。當然,也看不見品格之重和德行之貴。

那邊廂,港豬思維亦十分簡單。父幹,剔。名校,剔。高分,剔。獎狀,剔。醫生、律師、iBanker,剔、剔、剔。牠們的計分方程式所包含之元素,不外乎金錢、權勢、名譽。偏偏,也是看不見品格之重和德行之貴。

柏楊先生在《醜陋的中國人》一文中描寫得非常精彩:「中國人兩個極端,不夠平衡。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卑,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傲。自卑的時候,成了奴才;自傲的時候,成了主人!獨獨的,沒有自尊。」狗公和港豬,正正就是柏楊先生筆下,那種「人格分裂的奇異動物」。而當牠們沒法像美國金牌冰球教練Herb Brooks般:「Write your own book instead of reading someone else’s book about success」,爬不到所渴之位,得不到所望之物,自卑情緒便山洪暴發,向所謂「成功人士」,頂禮膜拜,奉若神明。「女神」稍伸玉足,還爭相跪下去舔,舔個不亦樂乎!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柏楊先生的預言繼續應驗:「什麼樣的土壤長什麼樣的草,什麼樣的社會就產生什麼樣的人。人民一定要自己夠水準,人民自己如果不夠水凖,還去怪誰?對一個不值得尊敬的人,我們卻直著脖子叫他萬歲,那你能怪他騎到你頭上?」柏楊先生苦口婆心面命耳提我們要鍛鍊「鑑賞能力」,「成為一個好的鑑賞家」,但狗公和港豬呢?只知臉、乳、腿、錢、權、名,不知是與非、對與錯、黑與白,把品格和德行棄若敝屣,結果自然輕則「女神」處處橫行,重則Tree Gun、元秋、鼠王芬紛紛秉政,弄得香港烏煙瘴氣,至今尚未陸沈,已經阿彌陀佛。

其實,天下沒有所謂的「女神」,只有犯賤的狗公和愚昧的港豬。皆因牠們自甘墮落匍匐裙邊,充當高跟鞋底的踏腳石,「女神」方徼幸成「神」。「神」呢,不是不存在,品堯心中也有「男神」「女神」。在私,我的「女神」是母親,因為我無家母,無以至今日。媽,辛苦了。在公,古有愛的耶穌、慈的佛祖、仁的孔子;近有無私的孫中山先生、寬恕的曼德拉先生、奉獻的德蘭修女⋯⋯他們都是我的「男神」「女神」。

後記:
麥小姐是否配得起港姐頭銜,品堯前文已述,不再多論。現僅附報道一則[註一]、圖片一幅,請讀者獨立思考。我歡迎大家各抒己見,批評我、罵我也沒關係,因為此乃香港仍有言論自由之福。而且我深信,時間証明一切,公道自在人心。

註一:參看明報:隆重如英皇室重大節慶 麥明詩:港姐誕生翌日應成法定假日,30/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