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上週末(8月29至30日)數以十萬計的人群,響應「淨選盟」的號召,走上街頭,抗議首相納吉巨額貪汚,銀行戶口有七億美元來歷不明的儲款。民眾路宿一宵,並依從大會指示,30號晚凌晨前凖時和平散去,讓馬來西亞政府如常舉行31號的國慶慶祝活動。據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報導,集會發起人強調「參加者不會進入獨立廣場,大會亦嚴禁他們攜帶武器及爆炸物,確保集會和平進行。」「淨選盟」香港區發言人,更指大會參考了香港佔領運動的經驗,不會打持久戰。

曾經參加過去年佔領運動的香港抗爭一族,看到馬來西亞一片黃海的圖片影像,不期然會有déjà vu(既視感)的感覺,那種似曾相識,原來已經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這個八月底,就是一年前「人大八三一」三落閘、判香港「民主回歸派」死判的死忌一週年。香港之後發生的佔領運動全盤失敗,「一個桔都攞唔到」,港共政權更已經開始利用司法系統,對佔領運動的「明星」和平民,秋後算帳。這兩天香港的「勇武派」支持者,看着馬來西亞群眾「回到未來」,一起高唱《海闊天空》和《光輝歲月》,再讀到《蘋果日報》馬來西亞現場直擊報導「舉黃傘青年:跟你哋香港」,反應大概是「好學唔學」,啼笑皆非。

香港人居然成為了「革命的先行者」,excuse me,應該是「運動的先行者」,難怪蘋果日報會為香港人「報喜訊」。香港的「快樂抗爭」模式,原來有一定的市場價值,成為了一種典範,就是把反專權反腐敗的大型群眾集會「嘉年華化」,人越多越好。大家要開開心心,而群眾必須聽從「大台」的指示,凖時出現,凖時歸家,不可以逾越「嘉年華會」定好的「抗爭規條」。那麼專制腐敗政權對這些大型嘉年華會式的集會不予理會又如何呢?「大台」會告訴大家:下次會有更多人站出來!終有一日專制腐敗政權會倒下來!不過,有正常智商的人都會問:專制腐敗政權如何會在歡樂感人的歌聲中,群眾手揮螢光棒的「威力」下倒下來?

七、八年前,現時被謔稱為「左膠」的一群自稱「八十後」的香港年輕人,挺身站出來為香港社會的不公義而發聲抗爭,成為社會「最進步的力量」,是「香港的新希望」。反而當年思想和行動都走得更前的港大學生陳巧文,在香港人為北京辦奧運會全城歡呼之際,不識時務的拿出一面雪山獅子旗,抗議北京血腥鎮壓西藏的示威,馬上便成為了過街老鼠,不分左中右,人人喊打。現在七、八年過去了,雨傘革命在港共發射八十七枚催淚彈後爆發了,但在兩日後的九月三十日,「國慶升旗禮」的前一晚,仍然有多少「勇武派」對「唔好激嬲共產黨」的講法深表讚同,在網上和「左膠」一同「大合唱」,強烈呼籲群眾不要在十月一日衝金紫荆廣場?

雨傘革命的成敗,在於十月一日和二日最關鍵、最多人湧出街頭的兩天。本來群眾自發行動,氣勢如虹,有能力把港共政權拉倒下台;可是,那一團無秩序的革命火焰,被仍然相信「大台」、相信革命等同行軍打仗的群眾,害怕「亂」,覺得必須聽從統一指揮,最後誠惶誠恐的把火焰成功撲熄了。港共政權束手無策的雨傘革命,結果是在十月二號晚、三號凌晨,在政府總部外,「大台」組織的「人鏈」成功阻止大批群眾跑去佔領龍和道而正式失敗收場。餘下七十多日的「佔領運動」,群眾的熱情一日比一日減退,佔領群眾苦無新對策;所以那再不是什麼「雨傘革命」,而只是革命失敗後,群眾「條氣唔順懶死唔走」的一種發洩罷了。

歷史發展總有一定的軌跡定律。馬來西亞現在經歷的,就是香港大型群眾運動十年如一日、「遊行完第日凖時返工」的階段。不過,當日有俄羅斯人跑到金銅旺三區對佔領群眾「教路」,告訴他們「鳩坐」絲亳作用也沒有,「完全唔知你班友搞緊乜」,但是佔領群眾依然故我,仍然「鳩坐」了兩個多月;如今馬來西亞人學了香港「左膠」的一套,快欒抗爭、不打持久戰;香港的「勇武派」支持者,在嘲笑馬來西亞的同時,也想想去年香港「揚威國際」的佔領行動,全世界是如何看着電視機新聞笑到肚痛,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