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筆者收到一個短訊。問:「如果香港發生類似美國的槍擊謀殺案,大陸人因為自覺遭受到香港人歧視,而報復殺死香港人,你們會覺得怎樣?你們利用歧視作為武器,只會把歧視這種意識形態廣泛地在社會傳揚開去,對社會一點好處也沒有。」

香港社會的「群族」問題,是不是只有「中國人自覺遭受到香港人歧視」呢?年輕人也自覺遭受到「老屎忽」的「嚴重歧視」,right?公共交通工具讓座的社會爭論,又是誰「歧視」誰?大學畢業生二十年來的起薪點,「沒有最低、只有更低」,每年學校畢業後找工作的熱門時間,報紙佬便會自動自覺的跑去訪問什麼什麼「人力資源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有一個叫周綺萍,最喜歡細數年輕人在工作上千奇百怪的「例子」,香港人年復一年看到這些報導後,便不期然的覺得香港年輕人「辦事能力低」,那麼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每況愈下的這個嚴重社會問題,便可以解釋為「抵班後生仔死因為佢哋無鬼用」。這種又算不算是社會上有組織有計劃,對年輕人的大規模的「歧視」行為?如果有一日,萬一有年輕人按捺不住,把這個周什麼萍斃了,請問到時候是不是社會上還會探討,這種慘案哪一方「責任比較大」

「歧視」這個字眼,是主流媒體「日煲夜煲」的一種宣傳技倆。不過連「平機會」主席周一嶽也建議立法禁示香港人對中國殖民「歧視」,那麼這也難怪「心地善良」的香港人,不想見到如此ugly的情況在香港發生。不過他們口中的所謂「歧視」,其實應該正名為「鄙視」。

鄙視什麼?鄙視他們毫無公德,平常不會排隊,更會帶小孩子像貓狗一樣隨街大小二便;鄙視他們為了爭取一些繩頭小利、一時的小方便,就毫不介意去麻煩其他人,還要不達目的不罷休,總之「煩到你幫佢為止」;鄙視他們土豪暴發戶心態,自以為身上有兩個臭錢便可以横行霸道,目空一切;鄙視他們明知自己國家的東西假貨泛濫,便像蝗蟲一樣出國把國外的好東西一掃而空;鄙視他們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你是不是中國人?」,世界觀除了中國,也就只有中國;鄙視他們品味劣絕,還要不知廉恥的在公共空間大跳大唱,令人作嘔。夠了沒有?以上種種,只是一些生活上的細節,還沒有說到他們因為專制政權「創造經濟奇蹟」,自己成為既得利益階層,便不問是非黑白,擁抱獨裁、擁抱專制主義。

朋友的反應大概會是「唔係個個都係咁喎」,要求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難道筆者不知道嗎?好像當年共產黨的公安部長便說過,「黑社會都有愛國」。這句「至理名言」,不是不無道理,不過請問黑社會是「愛國」的人多還是奸淫擄掠的人多?今時今日的香港,是沾滿以上所講特質的中國人多,還是筆者認識的幾位從中國來香港那樣「脫中入港」的朋友多?港共政權挖空心思,希望改變香港的人口結構,劣質殖民「鉛鉛不絕」,本地香港人唯一的抵抗機制,就是這種鄙視他們惡行的社會氣氛,警告他們不要把中國的一套帶來香港。香港社會的情況,已經和羅湖河北面的深圳相差不遠,但是當仍然有人說要「大愛包容」,或者要「慢慢教育」,這些人,和那些對你說「俾共產黨多啲時間去自我完善」的人,根本沒有分別,「推你去死之後自己走人」,到時候還會說是你自己的問題罷了,不關他們的事呢。

最後,言歸正傳。如果香港真的發生槍擊事件,中國殖民甚至是旅客把香港人殺了,然後指責香港人「歧視」自己所以行兇。筆者可以保證,那些「陰魂不散的和理非僵屍一族」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3/14/13647/定必撲出來大聲疾呼「唔關我事(唔好殺我)」,並嚴厲譴責「歧視中國人的香港人」,把責任推向譬如「光復行動」的本土行動派支持者。到時候,香港人死了,「歧視立法」反而會更順理成章。荒謬嘛?不過,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