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令人心膽俱裂嘅地方係不確定性。

股災最令人喪失信心嘅係唔知跌到幾時,唔知跌到去幾低,上次金融海嘯嘅引發點係有大型金融機構開始倒閉 (例如雷曼) ,當時引起世界性恐慌。

而令人最恐慌、失去信心嘅並唔係已經發生咗嘅事,啲人其實係驚以後唔知再有咩大鑊野會發生,可能係再有大型金融機構倒閉,甚至連存錢嘅銀行都會執粒,當時香港就發生過銀行擠提事件,大家驚嘅係唔知將會再有幾衰,不確定嘅風險係可以令人愈諗愈驚。

又舉一個例,03年沙士令人最折磨嘅就係唔知幾時會完,會死幾多人,會唔會變種,當時香港人對完全不明朗前景非常擔擾,結果對無限量放自由行落香港都無咩反對聲音。

同一個受住折磨嘅人講,你應承我啲乜乜乜,我就會停止依場災難(當然要你有咁能力)或者可以做啲咩幫到你,咁樣講數成功嘅機會就大好多。

相反,俾人知道災難最大程度去到邊,人地有咗預算可以點應對,個信心返咗嚟,要同佢講數嘅勝算就低好多。

上年能夠爆發佔領,大家都估唔到事件可以發大,對政府就係一個不確定災難(或者叫風險)。

但事件發展落去,有人主張行動升級被阻,一切都要堅守一個原則,就係和平理性非暴力,政府就會知會嚴重程度可以去到邊,不確定性無咗,政府可以有預計,抗爭一方勝算就大大減低。

抗爭公開要守咩原則,有咩唔會做,甚至阻止其他人做,其實就係自揭低牌,不確定優勢再不存在。

有人會話當年甘地都係堅守和平抗爭成功,但係其實當時環境係潛藏住一個炸彈:

絕食背後是暴力的潛力

甘地有恩於很多人並受他們支持,會引起難以估計的政治後果以及暴力、恐怖主義等,所以甘地雖然不討殖民地政府的歡心,但他死了會是更大的問題。所以英國人只能囚禁他,不會殺死他,因為絕不能讓甘地成為抗英殉道者。而甘地的對策,就是絕食。(摘自鄭立老師〈 絕食抗議有效嗎? 〉

 

當時甘地嘅和平抗爭背後就係有個好唔確定嘅炸彈會爆。

所謂古語有云: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

向來對決當中自揭底牌都係大忌,咁會為對手造成知己知彼之勢,為對手帶嚟不確定先係折騰對手之道去增加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