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女優波多野結衣代言台灣悠遊卡(類似八達通卡)引發社會爭論,結果她的經理人要道歉,以她照片為封面的「公益天使卡」也要延遲上架。

網絡上有一趣味段落說明順序的重要性:「如果你說一個女大學生晚上去夜總會陪酒,聽起來感覺就不太好,可如果你說一個夜總會小姐白天堅持去大學聽課,就滿滿的正能量了。」但波多野結衣事件告訴我們,帶著「不光鮮」身份的人,那怕是做有益社會的事都會遭人白眼,一份職業就定了人的罪,幾乎永不翻身,這在華人社會似乎尤其嚴重。

台灣人會很介懷一個AV女優當上悠遊卡封面人物,即使封面上她什麼也沒暴露出來,但對一個教育部長逼死年輕學生卻無動於衷;家長會說不知道怎去跟小孩解釋那個封面上的女生是什麼職業,但不擔心如何跟孩子解釋:由他們一人一票選出,那個坐在總統位子八年的人到底做了些什麼。

很多台灣男人靠波多野結衣或她的同業去解決性欲,而且幾可肯定是下載而不購買正版,但卻又可以道貌岸然地說她們有傷風化;很多台灣電視廣告不管賣遊戲還是食物都會找來性感女星,在鏡頭前賣弄色相搔首弄姿,性感程度比波多野結衣的封面有過之而無不及,卻沒有人講一句話。

歸根結尾,就是身份的問題,如果波多野小姐只是一名「普通」的日本女演員,那張封面就不會有任何問題,正如一個獨裁者,只要他是總統,其肖像就算登上紙幣也沒有人會哼一句,而且人見人愛呢。

200-1

 

100-2005-b

在這個社會上,有很多人在幹著比AV女優更污穢的事,卻因為身份光鮮而被包容甚至讚頌,一個國家的人若真的膚淺如此,那麼墮落滅亡也是不用可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