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赤凡的覺醒,不單成為了軍隊的新戰力,將軍的親率帶領,更令到眾士兵士氣重振,將一眾魔物都肅清了。正所謂:「一鼓作氣,二而竭,三而衰。」,軍隊經戰役後沒有作長久的停駐,而是趕緊收拾裝備,盡快前往魔界之門。

期間,前來迎擊的惡魔都被這股勢不可擋的戰意吞噬。正因「以戰養戰」的情況下,士兵們都培養了無形的默契,能夠近乎完美的互相配合,這使他們都深信著,這場仗是必勝的。

塔斯尼亞飛快躍步將利刃刺向魔物,為眾士兵作為先鋒,打開了缺口。極富統率才能的哈赤凡號令士兵:「快衝啊。」。來勢衝衝的軍將以「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姿態攻來,根本就是無人匹敵。惡魔們想逃走,但牠們早已落入天羅地網,無一可逃脫。米卡爾早就帶領部分士兵暗地駐紮,等待時機去將「漏網之魚」擊殺,三人天衣無縫的戰略,將兇猛的惡魔瞬間變成任意擺弄的綿羊,玩弄於股掌之中。

正當眾人都認為已清空附近魔物之際,一個刺客取陰暗的樹林之中以瞬步走近:「塔斯尼亞,納命來!」,雖然刺客攻勢之快,一般人就早已成為刀下亡魂,但塔斯尼亞並非等閒之輩,迅速的反射動作勉強擋下攻擊,而刺客隨即附送下一擊,刺中塔斯尼亞的右胸,而塔斯尼亞也以長劍立即回擊,輕濺刺客的左臂。

刺客本想利用他們與惡魔作戰的亂勢,趁亂一擊刺殺,可惜連兩擊也不能成功。敵眾我寡,刺客自知不能夠久留,正想投下暗器造成混亂,那時,哈凡赤突然在背後狂嚎:「別傷害我的朋友。」,戰斧一擊斬下,乾脆俐落將刺客的右臂斬下。

重擊令到刺客形勢突然急轉直下,刺客心知面對這狀況,遲早會因失血過多而導致昏迷,要盡快逃走去找尋安全地方止血,咬緊牙關,投下暗器,將四周都被煙霧吞嚥,令眾人都不知方向。煙霧散開之時,刺客早已失去蹤影。

哈赤凡拿著戰斧準備起行:「我去追,塔斯尼亞交給你們了。」,米卡爾本想立即為塔斯尼亞治療,但塔斯尼亞拒絕:「只是這小傷,何用治療?這人是我的獵物,等我去追。」,然後塔斯尼亞也緊隨哈赤凡其後,走入樹林之中。

塔斯尼亞氣息越本越急促了,並不是因為傷口所導致,因為他認得這名刺客,內心不斷說道:「拜託,我一定要最先找到他!」,不過可惜,天總是違人意,幾隻獸形魔物在山林中出現,對著塔斯尼亞流著唾液慢慢靠近。塔斯尼亞而對這些魔物,更是顯得不耐煩了:「可惡,我沒空閒去應酬你們啊!」,拿起長劍迎戰,希望趕緊解決這麻煩。

刺客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但面對追兵的靠近,他只好繼續前行,但在這時代,沒有哪一處地方是安全的,幾隻獸形魔物開始靠近。失去右臂且左臂受傷的刺客,已經變得毫無還擊之力了,會成為魔物們的美點嗎?他早已有死的覺悟,但未報仇成功就死去嗎?他不甘心。這是,哈赤凡在樹上躍下,手握戰斧向著魔物猛力迴旋幾圈,以鋒利的刀刃斬下了魔物的頭顱,瞬時為刺客解決了危機。

站立不穩的刺客仰望著眼前的哈赤凡:「為甚麼要幫我?」,哈赤凡摸著頭腦,似是不明白當中意思:「面對弱小被襲,怎會不去拔刀相助啊?」,在刺客的角度中,哈赤凡是個怪人。但是,這個怪人確實是救了他。哈赤凡突然一本正經問道:「講,為甚麼要傷害我的同輩?」,刺客輕輕一笑:「同伴?連自己的身邊人都不知道他們做了甚麼惡行,竟然甚敢稱他為『同伴』?好吧,念在你的救命之恩,我告訴你一切吧。」

塔斯尼亞終於趕到了,刺客也終於暫時處理了傷口,勉強拿起了短刀:「你終於來了嗎?我等了你很久。」,塔斯尼亞觀察四周,心想:「哈赤凡未到嗎?幸好趕得及。」,回過神來,刺客已經用盡混身解數,希望以最後機會去奪其命。對塔斯尼亞來說,刺客的攻勢已經無任何作用了,速度比起早前已經是判若兩人,只是垂死野狼的無謂爭扎,最後以長劍輕輕一揮,刺客的攻勢突然停止了,然後盆血大瀉,氣息由平靜轉為急促,最後靜默了起來。塔斯尼亞以輕輕一句對刺客的屍首說:「一切都終結了,你和你的族人不要再找我了。」

塔斯尼亞回到軍營之中,終於看見哈凡赤的縱影,只見他目無表情。塔斯尼亞故作振定問道:「你找到刺客嗎?」,哈凡赤只是冷漠回答:「沒,甚麼都找不到,他逃脫了。」,塔斯尼亞裝作遺憾說:「是嗎?看來我們以後要加緊戒備了,他可能會再來偷襲。」,然後塔斯尼亞說想要去休息,借機中止對話離開。正當塔斯尼亞朝著他的帳篷前去時,他突然冒起冷汗了,因為哈赤凡在他背後問道:「魔界之門是你開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