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卡爾拉扯著哈赤凡的衣領:「你玩夠了沒有。」,哈赤凡沒作回應,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可如何回應,他早已找不到前路方向。米卡爾沒理會哈赤凡的沈默,繼續向他指明一切:「現在每個人都和惡魔打得你死我活,而你身為將軍竟然懦弱得要拿武器自殺?」

惡魔沒有給兩人安然談話的時間,不停向他們施襲。米卡爾在責罵的同時,亦不忘將刀刃刺向這些魔物,明明已經無瑕顧及兩旁,但他依然滔滔不絕,不時回頭說:「你看得清楚現實嗎?現在只要慢一步就會全軍覆沒啊。」,米卡爾逐漸變得無瑕回頭,雙眼都要盯著前方源源不絕的魔物:「我不知你為何會變得像現時一樣不能戰鬥,但你要認清的是,戰場永遠都是殘酷,沒有流淚的半刻,生者沒有任何藉口為死者流淚。」

終於,聯群結隊的惡魔都被米卡爾斬得身手異處了,雖然米卡爾很想休息,但他知道戰爭還未完結,連忙要走到前方救援,走出對哈赤凡作出最後的忠告:「如果你還是想死的,我就算再怎救你都是徒勞無功,這條路是你的,生死也是你的選擇。」,然後,米卡爾再也沒有回頭,衝向前方的魔物繼續斬殺。

米卡爾所說的話,哈赤凡是明白的,這麼顯淺的道理小孩都會明白,但就是沒有這個動機去做。哈赤凡依然是坐在原地不動,一直遠望著米卡爾的動作:「為何?明明他的體力早已不能夠支撐身體,但他依然能夠活動得這麼輕盈?為何?明明惡魔都如此凶捍,但他都表現得毫不畏懼?為何?明明戰事早已令眾人精神崩潰,但他依然可以到處去救助他人?」,一切的疑問盡是難去解答,這些答案,哈赤凡可能已經找了很多年了。

實在寡不敵眾了,米卡爾終於被獸型惡魔咬傷了,但米卡爾沒有一絲慘叫,咬牙切齒的去將眼前的惡魔擊斃。究竟為甚麼?面對傷痛也要繼續面對。剎地曼中箭的情景再次與現實重疊,就如傷痕累累的米卡爾一樣,即使受傷,都用盡最後的氣息去說出每一句:「哥哥,不要死啊。」

剎地曼的這句話,哈赤凡是明白的。因為他們共同的夢想,就是重振家聲。剎地曼的思緒完全傳達到親兄之中,兩人即使有一人死了,而倖存的一人就要繼續去達成宏願。「哥哥,不要死啊。」這句話成為了哈赤凡的生存理由,但因為自傲而害死親弟的哈赤凡,長期處於自責之中,又找不到釋懷的方法,然後害怕了戰爭,害怕再有人為他而死,但諷刺的是,就是有更多人要為他而死。

這些年來,哈赤凡只懂生存,亦以為自己已經重振家聲了,但一個不敢去戰鬥的人,算甚麼「重振家聲」?哈赤凡終於都明白了,徹徹底底的明白了。這些年華,他都白白浪費了,浪費在懦弱之中。他與剎地曼的夢想根本就未達成,而因為這種懦弱,將很多事物都誤解了,還害死了很多保護他的人。

幾隻獸型惡魔前來突襲,但牠們來遲了,就只是來遲了幾秒鐘。哈赤凡左手拉起其中一隻獸型惡魔的前角,一手將他摔到在地上,然後右手一下猛烈強勁的手刀,一擊就將牠斃命。這種強而有力的力氣,忽然散播於四周的殺氣,將剩餘的獸型魔物都嚇得呆著,後腿不自覺的後退了數寸。反應得太慢了,哈赤凡在新處拾起戰斧,快刀斬亂麻,又要幾隻獸型魔物踏上黃泉路。

哈赤凡如雄獅般洶湧的前去獵殺他的獵物,前方的一眾魔物都無力招架,全都成為了斧下亡魂。如此凶捍的刀法,不只是魔物,連處於同一陣線的士兵,都感到驚訝,不約而同的想:「這人真的是將軍嗎?」

米卡爾和塔斯尼亞都沒有回頭一看哈赤凡的強勢,但他們都輕笑了,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所認識的哈赤凡終於回來了。米卡爾號令所有呆著的士兵:「還呆甚麼?前方還有一些魔物要『清理』。」,那一刻,每個士兵的戰意終於回來了,他們終於相信這仗將會是勝仗。而這三人,終於就像從前一樣,共同合作去消滅眼前之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