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看過《賽德克巴萊》這套電影應該知道什麼是霧社事件。其實台灣島的日治時期,犧牲得最壯烈的是台灣原住民,跟中華民國、國民黨無關。

二戰之前,日本為應付戰爭的軍事需要,在已經是殖民地的台灣推行皇民化,鼓勵當時的台灣華人放棄漢人身份,如改用日文姓,住日式居所,講國語(日文)等等。後來更在台灣徵兵,建立軍事基地,侵略東亞。所以,當時的台灣甚至是盟軍的轟炸目標,例如在1945年5月31日美軍空襲臺北。

而在二戰期間,就連當初在霧社事件中最反抗日本的台灣原住民族,亦因為霧社事件鎮壓後,日本加強「教育」,令其下一代原住民「皇民」化,甚至志願入伍「高砂義勇隊」,以日軍的身份參與二戰,為日本國在南洋諸島作戰,戰後日本亦將「高砂義勇隊」的靈位安放在日本的靖國神社。

所以李登輝說當時台灣是日本的一部份,其實所言非虛,只是目前大多數中華主義上腦的台灣人不願意承認祖輩曾當過「皇民」的歷史。

喬治奧威爾的《1984》中說:「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不論是以前的日本軍政府,還是現今馬英九的國民政府,還有梁振英的港共政府,其實都在做同一回事。篡改歷史、教育,就可以令下一代「皇民化」、或「華人化」、又或「蝗民化」,使其為政權賣命。

亦正因如此,早前台灣學生,如林冠華等人,他們反對課綱道理就在這裡。日治時期台灣的「皇民化」正是從歷史及教育開始,所以這兩者決不容政權任意改寫。可惜反課綱不了了之,在國民黨的統治下,老一輩國民黨鐵粉猶在,新一代洗腦教育的「中國人」夾擊之下,台灣這代年輕人恐怕還有一段長時間的苦難日子。

而共產中國又何嘗不是在香港推行「蝗民化」?他朝香港的「蝗民」配合中共為禍世界時,港豬們大概又會像馬英九一樣否認歷史。在此先埋個時間囊,對不起抗共犧牲的香港先賢的,必定是現時鼓吹接受與共產中國同化的「左膠」以及芸芸眾多的「港豬蝗民」。(執筆之際,正好看到「蝗民化」TVB藝人洪永城去北韓做訪問為同是共產黨獨裁政權的好朋友金氏政權粉飾太平,然後被脫北者投訴要求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