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嘗試探討加拿大華人對共產黨專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幾種截然不同之態度。因為本人自二零零四年移居加國,在多倫多生活了五年半,對當地的華人社會和團體有一定瞭解。加拿大華人社會成份複雜,但大致來說分三大類人(按其原居住地劃分):台灣人,香港人,和大陸人。當然,在眾多華人中,除這三類人外,也有越南,印尼,和五大洲的華裔移民,但這些人對中共在大陸的政權並沒有太多感同身受。另外,即便是以上三類人中(台灣人,香港人,和大陸人),他們的籍貫也是五湖四海,例如大陸移民中就有來自全國多個省,市,和自治區,他們在大陸原居住地的政治開放程度和經濟發展水準就決定其各自不同的對華態度。而香港和台灣人中也有左,中,右之分,但因篇幅所限,本文只能談論個大概。

台灣人
台灣人移居加拿大的時間其實比香港和大陸人都要早,他們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便已開始一定規模的移民潮。與很多人的想像不同,據我所知,台灣人移民海外很多並不是因為政治原因,而是因為他們在台的發展不順利和當地的經濟,失業問題所導致。這些都在很多海外台灣人寫的回憶錄和散文中看出,這點與香港和大陸人的情況不同。因為如此,當今天台灣的經濟已經起飛,當地實現繁榮之時,在加國的台僑日漸勢微,多數選擇回流台灣。甚至他們在加國土生土長,受過西方高等教育的後代都遷回台灣發展,這種情況還因為近年來加國的經濟不景和台灣政府加大力度吸引海外僑民回國效力而越演越烈。但是,儘管在中港台之中,台灣僑民在加國的人數上處於劣勢,由於台灣老一代僑民的本土意識深厚,而其下一代也深受其影嚮,在他們心裡,他們首先是台灣人,其次是華人,相反對中國大陸的身份認同幾乎是零。台灣僑民在加國也可以說是最具政治堅持性的,因為他們每年雙十節都在各份華裔報刊上大做廣告,大肆紀念,而且這些都是非官方的民間組織發動的,這點與中國大陸的僑胞由中共官方包辦去慶祝十月一日國慶節大為不同。

香港人
三者之中,香港人移居加拿大的歷史應僅次於台灣人,大多數都因政治而非經濟因素而離港,主要是三次大限:一九八四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前。上世紀九十年代前,香港的加國移民人數在所有華裔移民中佔絕對優勢。加拿大當地的幾個大城市,例如多倫多,溫哥華,和滿地可,那裡華埠的店鋪,食肆,超市,和各種各樣的大型工廠都是由香港老闆經營,情況其實很像廣東的珠江三角洲一帶。不僅在服務和製造業,而且在慈善行業,例如耆老會,和文化出版行業,例如星島日報和南華早報,香港人的勢力都很大。無怪乎,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前,華人到加拿大找工作都必須掌握英語和粵語。香港人移居加拿大的動機雖然是以政治因素居多(購買政治保險),但香港人歷來實際,以賺錢為主,絕少過問政治,而且對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的取向是以現實主義為依據。加上近年來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越來越強,中共官方甚至滲透進了海外市場,加國的港人也難以避免。例如有傳聞指加拿大的星島日報,這份報紙在二零一零年時因為財政困難和經營不善,被迫暗中接受中共的資金和股權介入,所以其後來對中國大陸的報道都趨於中立甚至保守。雖然近年來加拿大的香港華人的政治立場比較搖擺,甚至有點見風使舵,但總的來說,香港僑民還是比較中立的。

大陸人
來自大陸的加拿大移民人數近年來一直高居不下,他們的情況則比較複雜。首先,大陸移民的來源是五湖四海,有的是來自沿海富裕省份,有的是來自內陸地區。其次,他們來加前的財政狀況是千差萬別,有的是富可敵國,有的是中產階級,也有的只是借錢辦移民。最後,大陸人的移民方式也是各不相同,有的是家庭團聚,有的是投資移民,有的是技術移民,有的是留學轉移民,有的是靠人蛇偷渡,也有的是靠結婚(包括假結婚)。這與香港和台灣人以投資和技術為主的移民方式大相徑庭。總的來說,由於歷史原因,大陸移民是在中港台中到步加國的最後者,其英語水準也是加國多個少數族裔中比較差的,所以他們在到步後的發展方面不如港台人士。大陸僑民在加國的生存狀況大致分兩種:一種是在國內通過做官和做生意(大多數是遵循不法手段),拿著大筆金錢以投資的方式移民加國者,這些人通常在移居後都不用工作。他們這種移民方式實質上是一種財產轉移:他們大多是首先通過子女到加國留學,把錢放到國外,然後趁機會在適當時候自己也出國,從而也為自己全家買了一個政治保險,留了一條後路,避免日後大環境發生變化時可能遭受的政治清算。這類人的最佳例子是前不久轟動一時的前廈門遠華集團案主犯,現定居溫哥華的賴昌聲和無數已移居海外的中共高官子女後代。而另外一種的中國大陸移民主要是以技術移民為主,其中大多數是受過國內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他們雖在國內通過自己的個人奮鬥已經是事業有成,個人資產可算中產階級。但這些人在移居加國後因國內的學歷和經驗不獲加國僱主認可,加上語言和文化方面的不適應,所以很多中國大陸來的新移民都在從事腦體倒掛的Labor Job(體力型勞工)。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其實對此境遇心懷不滿,開始對現實悲觀失望。加拿大傳媒一直以來有不少關於因為找不到好的工作而自殺的新移民的報導,其中相當數量是來自中國大陸。大陸移民也有不少是為了子女的前途才移民,對生活環境的巨大轉變雖然無可奈何,但也強忍下去。但漸漸地這些人都有了一種共識:那就是今不如昔,外國的月亮未必比中國的圓,都不約而同地懷念起以往在中國大陸的“輝煌歲月",對加國的認同越來越少。

"Sichuan earthquake building collasped." 由 Courtesy of Miniwiki.org - 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ichuan_earthquake_building_collasped..JPG#/media/File:Sichuan_earthquake_building_collasped..JPG 的 公共領域 條款授權

“Sichuan earthquake building collasped." 由 Courtesy of Miniwiki.org – 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ichuan_earthquake_building_collasped..JPG#/media/File:Sichuan_earthquake_building_collasped..JPG 的 公共領域 條款授權

畸形盲目的愛國甚至愛黨思想和行為
據筆者在加拿大親眼目睹,很多大陸和港台移民確實很愛國,例如在二零零八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時,加國華人,無論來自哪個社會階層,都排著長龍在各大銀行的賑災戶口上捐款,成了當時多倫多及加國其他大城市的一道令人難忘的風景線。但很多加拿大的大陸華裔移民在經歷了經濟困難,多元文化,和各種各樣的種族歧視後都出現一些畸形盲目的愛國甚至愛黨思想和行為。例如他們在與本地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討論中國問題時盲目地維護中國大陸越演越烈的造假和腐敗行為。認為中共慷全國人民之慨,大把燒錢辦奧運會是值得,因為那樣會使中國在世人面前更有“面子"。更有甚者,大陸移民中為數不少無條件地支持中共出兵血腥鎮壓西藏的獨立運動,而無須理會國際社會譴責和對人權的侵犯。現時中國大陸在加國的一部份移民有點像美國的黑人,因為移民後生活的不如意和難以融入本地主流社會,很多人借著一些機會,例如中國國慶節,北京奧運會,和反西藏獨立來發泄對加拿大和西方社會的不滿。例如我的年邁的雙親,也因為語言和文化上的不適應,在移居加國後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有所懷念,甚至有時公開支持中共的暴政和不合理的政策。其實說到底,他們的這種一時之間非理性的情緒可以理解,只是對自身異鄉落泊生活境遇的泄憤而已。

綜上所述,本文認為在中港台的加拿大華裔移民中,決定他們對中共政權態度的不僅是其在原居住地的情況,更重要的是他們的經濟社會地位,財政狀況,受教育背景,尤其是移民後之處境而導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