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核爆,山埃散佈渤海灣空氣,以至滲入華北土壤,引發天津出口食物安全危機。有說天津食品甚至可能運往其他省份,再假借其名運來港(亦如某酒樓集團在大陸製好食物後運來港翻熱),按大陸人往績評估,其實絕不為奇。除了前陣子爆出運來運去的幾十年殭屍肉之外,更不乏三鹿毒奶、地溝油等存心欺瞞之「往績」。既然劣跡斑斑,即使菜販相信其採購之蔬菜並非來自天津,然諸君敢以命相試?

中產一早已經識避

我認識一些中產人士,他們多年來只吃外國食物,家中裝有濾水器。究其因,與其追求品味生活與否無關,而是不信任中港兩地政府,無論他們口說中國貨安全與否,身體卻一向很誠實。

其實要每餐吃外國食品,時常更換濾水器的濾心以防鉛水,對餐搵餐食餐餐清之三無人士來說,頗為奢侈。當然永遠有人說,你可努力踩着其他人上位以進身中產,便不用擔心這問題了。當問題愈趨嚴重,到中產的財力也不足以保障自身安全時,你就得再「努力上進」,擠身富豪之列,或者簡單點,乾脆離鄉別井,拋低六親與大部分同鄉(香港人)於水深火熱之中。實際上,九十年代出現過第一次移民潮,然後近兩三年出現了第二次移民潮。移民過後,問題並無解決,香港的食物及水質仍未安全。解決問題的辦法,仍然是確保本地食物安全。

香港的食米主要由泰國入口,但蔬菜、肉類卻主要來自中國,佔香港糧食主要部份。如果即時切斷中國進口鏈,將陷入糧食不足問題。要解決此問題,香港可以從多個地方進口食物,或重建本地農業。

昔日香港農業蓬勃

香港曾經是一個農業興旺的地方,新界各地都有不同規模的農業,當中元朗便是最大的農業區。1986年本地生產的蔬菜佔全港食用量三分之一、活家禽佔逾四 成、活豬佔約兩成、淡水魚佔逾一成。70及80年代本地盛產精品農作物,當中元朗絲苗、流浮山生蠔、天水圍烏頭及青山魴鯏,並稱「八鄉四寶」。四寶裡元朗絲苖有「米中之王」的稱號,時人稱之為有錢人才食得起的靚米。本地有產米,自然有定價權,外地進口的米不如本地優質,價錢自然要低於本地米,保障了貧苦大眾購得廉價糧食的權利。如外地米不安全,米商亦有三個月庫存,政府可出資補貼米價,下令開倉賑民。

恒香餅家、榮華總店便在元朗,就近農場方便買靚材料。當時香港農產品除了滿足本地需要外,更出口外地,例如白絲苖與齊眉兩種精品米便外銷至美國舊金山供當地華人食用,後來因為港英政府鼓勵種菜,香港米業才漸漸式微。其時已開始從泰國進口米,菜則大部分由中國進口,港英政府為減少依賴中國、為湧港新移民創造就業機會及打壓新界氏族,便獎勵港人種菜。肉類方面,新界一向有養豬,養雞場,至今大家在元朗還能喝到農場鮮奶。漁業更不用說,鯉魚門、西貢、屯門三聖的海鮮更享譽國際,是旅遊熱點。

自主權移交中國後,香港本地農業便被港共操控下的傀儡政府以各種名目破壞。1998年起中國農產品可無限制地在香港傾銷,直接影響本地農夫生計。當時中國法例規定蔬菜須要使用一種農藥,而含有該種農藥的產品香港法例是禁止進口的,但為了打通關口,香港當局修例放行,至2006年,港府以環保為名,更回收本港養豬業牌照,趕絕養豬業。2014年,中國活雞驗出H5N1病毒,當時禁止進口中國活雞之餘,卻借機屠殺本港無事的活雞!本港雞農血本無歸,政府趕絕養雞業。 其時個人不得養雞,新界不少地方因為沒人養雞吃害蟲,以致生態環境受破壞,然後港府派人落藥驅蟲,造成生態災難。種菜業方面,不少農地被地產商收購,以李兆基旗下恒基地產擁農地最多。而「圍頭佬」侯志強更在農地傾倒泥頭,破壞土質,以打死狗講價掠地。至今某地產商買下之農地,亦不時被傾倒泥頭。本港水土持續受破壞,因此現時種菜業已式微。至於漁業,2009年香港爲了配合中國休漁期,每年五月中至八月停止捕魚,漁民生計大受影響。

現時本地農作物市佔率如下:蔬菜2%、生豬7%及活家禽60%。本港共4523公頃農地,但只有729公頃,約兩成屬於常耕農地,其餘皆為荒置農地。近日,政府更就推行農業園政策作出資詢,該農業園不單佔用現時常耕農地而不採用荒置農地,更鼓勵採用水耕法,即剷走原有生態環境鋪水泥,再在工廠大廈內用超高碳排放的方法種植。換言之,是以另一名目破壞僅存農地。

筆者曾於農墟與一新界農民攀談,他支持農業園,理由是多年來政府並無扶植農業政策,今次肯撥款80億支持農業,有政策好過無政策。不過他怕抗爭者指80億金額過巨,最後只有幾億,中間經官府過河濕腳,扣除行政費用,能惠及農民的所餘無幾。至於筆者問及農業園可能會破壞農地之問題,他不置可否(可能因為他只是租用者)。他指出,現在農業政策朝令夕改,通常新官上任三把火,推行自己的新政,擱置舊有政策,以免失去主導權。談及土地正義聯盟,他指出該組織爭取成果只幫到地主,不能惠及農民,他更指責土地正義聯盟之前說幫他們,開了頭拿了光環之後便留下爛攤子離開。他認為,無論建制、泛民,能幫到農民,有實績的才是好議員。最後談到本地農業發展,他指出香港地少,不及外國大,不能像外國用機器大規模播種及播農藥。故香港適合大量投入人力的有機耕作,出產精品農作物。

多元入口不能治本

如果不重振本地農業而仰賴從多國進口糧食,將有以下問題:如果泰國農業失收,或與香港交惡,則香港就沒有食米。1955年香港實施食米管制方案,將入口食 米的權力交給29間米商。雖然此法製造米商圈子,推高香港食米價格,但卻保證香港食米供應。當時曾有米商以盈利為由申請減少米倉庫存,但遭港府拒絕。米商 政策直到2003年才被廢除。在九七之前,若香港斷絕入口糧食,食米儲備夠支撐三個月,蔬菜及肉類則夠一個月。但在九七之後,只要中國停止供應糧水,香港 只能捱兩星期。

其實,短期內重振香港農業並不可行,多元入口實為治標之法——雙管齊下,前者治本,後者治標,方為上策。要重振香港農業,須要政府回購農地,並只以農地用途出租,使樓市不能影響農地地價。然而,地產商屯地以奇貨居,政府收地困難,與樓市脫離現實難撇清關係。故第一要務是將兩者關係切斷,即廢除一切將農地更改用途的法律條文。農地不能變成可建樓宇之地,則樓價無從影響農地。即使農地在大財團之手,也不能奇貨可居。

此外,為阻嚇傾倒泥頭此等永久破壞水土之惡行,主謀宜與殺人同罪,終生監禁。幫兇亦宜與殺人案看齊。蓋因人死不能復生,地死不能復耕。農地為公家之地,所 有權在於公家。私人只擁有使用權,和將使用權轉讓的轉讓權,故地產商並沒有農地之完整私有產權。若地產商惡意破壞其名下農地,受害者乃全港市民,而非地產商,故該地產商亦可按例判刑。此雖牽涉香港複雜的法制問題,但本港法律乃保護市民生命與財產安全,加上鈔票產權由銀行擁有,土地產權由政府擁有,固中問題並不算複雜。只是立法方面須要經過立法會審議,直選、功能分組點票通過,當中牽涉商界利益,易在功能組別中被否決。要在法制中爭取保護農業殊不容易,仍須同仁志士努力。

要重振農業,須得清本溯源,撥亂反正,此非一日之功,仍須諸君努力。還望同住香港這個家的各位家人,仔細思考本港農業應何去何從,為其他家人的人身安全出一分力。

資料來源:
綜合自1986年布政司署經濟科資料、《港英時代》鄺健銘著、《香港遺民論》陳雲著、<齊眉絲苖>陳雲著、《理大學生報》<守護港人的淨土--點評新農業政策>benjamin著、維基百科、農夫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