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地小人多」、「人多車多」、「生活節奏急促」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踏不踏出家門也逃不過這壓迫感。只是,寧願屈在蝸居,也不想出街迫、聞廢氣;究竟香港還剩下多少寧靜可讓人憩息。

每次出門都感覺「公共空間」不屬於我這等平民。走著窄窄的行人路,伴著旁邊粗闊的大馬路,時不時有幾輛私家車泊在馬路、行人路,我小心翼翼左顧右盼,方可走到對面。等過短短的紅綠燈,途人旁邊相伴,幾乎迫出虎口之中,隨聲傳來刺耳響按,眼睜睜看著一人司機駕著豪華名車在馬路上奔馳,似乎他一人比每天腳踏實地的平民,更需要道路空間。是的,也許很多駕車代步的人,真心相信平民是不需要道路空間。

每次到繁忙市區--中環、旺角,總是感覺我們行人和集體交通工具格格不入。長長的車龍、擠塞的馬路,似乎是中環、旺角特色,見慣不怪;坐著電車、巴士,或徒步走著,不難發現左一輛、右一架私家車,中區的話更像是戶外名車展。一人一輛私人座駕、一人一部百萬房車,擠擁在繁忙都市之中,是獨享個人空間的特權,是較量財富實力的競賽。踏著步、乘著公共汽車,置身這賽道上,彷如不速之客,闖入富人專用私家路;也許在手握私人軚盤的人眼中,眼前一輛輛龜速笨重的巴士電車貨車穿插在名車之中,是瓜分道路空間,是污染較量競技,更是叨駕駛軚盤的光。

這樣的香港,富與貧的矛盾混雜,高度壓迫感令人喘息不下。一般的平民、打工仔,只能借公共汽車,間中豪坐的士,來分得部分公共道路出入香港;只能借巴士、鐵路,來追貼富人跑車,每天趕上班替老闆的財富高速增長;只能借價廉環保的電車,來節省短途車費,在急促的節奏中放慢腳步、稍為喘息,給自己生活留一點時間與寧靜。

可是,富人同樣受不下要與其他階層分享空間,感覺公共汽車對他們進出帶來莫大壓迫感,阻礙他們在道路上自由自在,風馳電掣。巴士小巴上落客固然麻煩,佔據整整一條軌道又緩慢的電車更是富人眼中恨之入骨。居然有人以「交通擠塞」為由,提出取消電車--怪責電車佔用太多道路空間,導致中區交通擠塞嚴重;更以諸多歪理貶低電車,詆毀電車浪費時間、效率低,只有懷舊價值,阻礙香港社會進步。

淘汰電車的心計,人人皆知,為的就是騰出更多空間縱容富人自私慾望、購置享用更多私家車,進而剝奪平民百姓一向與富人共享的僅有權利,除掉埋沒香港社會中屬於平民階層的文化生活。

歪理終究不能成真理,電車造成「交通擠塞」的誣蔑完全站不住腳--各種交通工具於中區行駛架次和交通流量的統計中,「最多的」卻是「私家車」,其次是巴士、的士,偏偏電車卻是架次和交通流量「最少」。那麼,要從根本解決中區交通擠塞問題的話,就應從「私家車」著手;既然有人認為要解決交通擠塞問題,就要徹底廢除某種交通工具的話,就應「取消私家車」了。否則,私家車便會依然浪費中區市民的時間,阻礙香港社會進步了。

香港莫非窮得只有一味向前加速發展,難道不懂得沉澱與思索如何持續長遠發展嗎?以往,人類不斷粗暴、盲目向前發展,追求更高效、更快捷的進步和成果,導致問題叢生,污染了大自然、更破壞了人類生態,部分人獲得無比成就、部分人淪為成就別人的奴隸。今天,人類重新檢視步伐,提出環保、人與自然共生等理念,期望收窄貧富差距,強調維護人類基本生活與尊嚴。小時候,社會教導我們不要隨波逐流,不停追趕急促步伐而迷失自我,應該學會放慢節奏,細心留意身邊人與事,保留我們的真我與空間。

可是,今天的香港,卻反其道而行,依舊只有金錢掛帥、崇尚效率,依舊一律強行廢除、拆毁、砍伐,又一味粗暴推行、通過的管理手法,做事毫無底線限度,要是懷舊、不及高速、價格低廉、受烏合之眾歡迎的電車,就會成為萬惡,完全輕視其歷史文化價值、環保功能,無視平民百姓的交通需要。原來,香港社會,道理上鼓勵我們環保、慢活,現實上卻只容讓有錢人自私自利、慢享生活,卻剝奪窮人僅餘空間,只准速效賣命,一切都只是騙人的謊話。

如果,道路上只剩下公共汽車、單車與行人路,香港也許比較寧靜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