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不停轉發著幾段新聞,內容都是說大埔區內有小學分別以「我最尊敬的人梁振英」為作文題目,更用「好學生要說普通話」作校內的主導思想。可惜網路上吵得再沸沸揚揚,但放眼現實,有多少家長會放在心上?

「唓!大不了咪轉校!」「多餘啦!得嗰一間半間之嘛!」說得一點也不錯,“市場上”,這些學校為數少得可憐,但你能保證三年五年後的學校不會大量仿效嗎?假如這些“積極配合”的學校,來年可以得到更多巧立名目的資助,其他學校的校長會作何感受。你可以繼續你的清高,但代價就是漸漸失去資助,在需財下,「為了得到更多資源培育孩子,我們不得不接受…」這些看似大義凜然,但其實只是把自己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說詞就會紛紛出現。再加上副誠懇的面孔,這些「懇樣」以你的孩子利益作幌子換自己職場上的利益,在當今世道之下,實在不足為奇。那時候,全香港學校都吹著同一個調子,你還可以從容的說一句「多餘!」「轉校囉!」?

或許你認為這說話都是在危言聳聽,但你說得一點也不錯,因為香港人過去在港英的管治下,把一切好事都視為理所當然,自身利益交由政府或代議士去處理,自己就埋首「搵食」,但主權移交十八年,你身處的社會正暗地裡起化,就如飲用含鉛食水一樣,確實如官員所講「沒有即時危險」,但沒有即時危險的,就可以稱作安全,可以不必作出抗爭?

「我只係想安安定定咁搵食,政治呢啲嘢我唔想理!」對!沒有人想去面對骯髒的事,但如果人人都不去理會,整個社會就會烏煙瘴氣,你不屑去理會議事堂內的「小丑」,認為社區上的代議士都只是「搵著數的仆街」。假如這些都是你的個人感受,那我請問一句,你竟然任由這些「小丑」、「仆街」處理你所生活的社區上發生的大小事,任由他們在議事堂內決定影響你切身利益的法規和政策,而視若無睹?

抗爭,不一定要惡形惡相的對立,但最少要硬橋硬馬的監察。主權移交前的安逸已經一去不返,假如當下這一代人不願意付出自己的心力去保護還未消失的「香港」。當這個我們成長的香港被完全摧毀之後,留下來的,會是一個甚麼樣的城市?還是你覺得,活在一個沒有歷史的地方也未嘗不可?

學校的方針變了,你可以轉校。但你生活的地方變了,你又可以逃到哪裡?

問題的答案,就由你自己去衡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