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大馬外債佔GDP百分比

圖一:大馬外債佔GDP百分比

fish2

圖二:大馬中央政府國債佔GDP比例

大馬外債自無能的首相兼財長納吉上台以後一直急升,由2009年佔GDP的41.24%激增至2015年第二季的52.8%。主要原因是中央政府不斷舉債,一直無法回到2008年金融海嘯前的低水平,自2009年一直保持在佔GDP 50%以上。這會對大馬經濟有何打擊?本文將以簡單的後凱恩斯學派觀點解釋。

首先,我等將要搞清楚收入、支出與負債之關係。在長期,國民收入≡國民支出≡國民生產,但在短期,收入和支出之間會存在差距。如果我收入有HK$10,000,支出卻只有HK$9,000,那剩下的HK$1,000就是我的儲蓄。反之,如果我收入只有HK$10,000,支出卻有HK$11,000,那多出的HK$1,000就是我的負債(例如用信用卡購物等)。因此,我等可以得出一條公式:

收入 – 支出 = 淨儲蓄

調位以後就是:

支出 = 收入 – 淨儲蓄

若支出>收入,其差額就是儲蓄;若支出<收入,其差額就是負債。因此,上述公式可以改寫成:

支出 = 收入 + 淨負債

如果國民收入不變,而淨負債增加的話,國民支出就會上升,於是看起來GDP好像增加了。但淨負債並非國民真正的收入,欠債還錢是天公地道的。當債務到期,就得歸還本金和利息。為了有足夠的資金還款,如果收入仍是不變的話,支出就得減少,以增加儲蓄去償還債務。這時候國民支出就會下降,也就是說經濟體的總體需求減少,GDP下跌。大規模的債務到期導致人人由市場出抽出資金還錢的話,就會造成經濟衰退。美國2008年的次按危機所引發的金融海嘯,以及希臘債務問題,都是基於此簡單的原理。

令人擔憂的是,大馬目前的儲備根本不足以還債。2013年大馬國家儲備僅為國家外債的63.2%,但還款額卻急升,2014年單是私人無擔保債務還款已經突破一百億美元,2013年長期債務還款(包括IMF的貸款)亦高達六十七億美元。

圖三:大馬外債還款情況

圖三:大馬外債還款情況

 

圖四:大馬國家儲備與國債

圖四:大馬國家儲備與國債

這樣會有甚麼結果?下圖解釋了外債問題對大馬經濟的影響。假設大馬經濟原來的總體需求是AD1。納吉上台後大幅增加政府開支,將AD1增加至AD2,但因為貪污和管治失當, 大馬經濟沒有因而大幅增長,國民總收入只是由Y1輕微增加至Y2。然而由於大馬債台高築,需要預留還款的資金,因此國內投資減少,外資也撤出,令總體需求由AD2大幅下降至AD3,令國民總收入急跌至Y3。價格方面,理論上由於總體需求下降,所以亦會由P2跌至P3。

fishss1

然而,事實上,由於外資的撤離,馬幣同時被拋售,導致匯價急跌。2013年外資跌至十四億美元。

fish5

圖五:大馬外資

然而,事實上,由於外資撤出大馬,所以國際市場對馬幣(令吉)的需求下跌(如下圖所示,由Md1跌至Md2),導致馬幣貶值。馬幣已經由2013年5月6日1美元兌2.9591馬幣的高位急跌至2015年8月18日的1美元兌4.0565馬幣。

fishss2
馬幣急跌的原因是外資撤出,所以會令大馬的總體需求由AD1下降至AD2。但是由於外資撤出同時令馬幣急速貶值,帶動進口產品,特別是原料、日用品、生產機器等價值上升,結果令成本上升,總體供給由LRAS1減至LRAS2。本來總體需求下降會拖低物價,現在貶值帶來的成本上升則把物價由原來的P3推高至P4,但總收入卻由Y1減至Y2。簡而言之,價值水平上升,通脹升溫,但總收入或總生產卻不增反跌。這可是非常嚴重。結果就是經濟衰退,但物價還在上升,民不聊生。

嚴重負債導致貨幣貶值造成的經濟衰退是難以救治的。傳統的凱恩斯學派經濟學認為,在經濟衰退時,只要政府制定財赤預算,大幅增加政府開支(同時不加稅,言則政府收入沒有增加),從而增加總體需求,就可以帶動經濟復蘇。這稱之為「財政刺激」(fiscal stimulus)。問題在於增加政府開支意味政府負債增加,因為政府收入沒有增加,不足以應付新增的開支。問題是,大馬政府本身已經債台高築,如果大馬政府要再借貸的話,負債就是百上加斤,令人更憂慮大馬政府財政狀況。增加借貸,也代表將來支付的利息增加。除此而外,考慮到借貸予大馬政府的風險上升,國債的利率也上調,令大馬政府的借貸成本更大。成本上升,就會令總體成本進一步上升,完全抵消增加政府開支所帶來的經濟增長(即總體需求由AD3增至AD4)。

fishss3

由成本上升帶動的通脹稱之為「成本推動通脹」(cost push inflation),不會帶來經濟實際收入之增加,只會推高物價。令吉貶值,進口價格急升,當中尤其糧食價格對人民生活影響深遠。面對此困局,由於大馬政府已經債台高築,即使政府換成是比較清廉的民聯也未必能夠扭轉劣勢。大馬政府無法再增加政府開支之餘,更可能要削減開支以償還國債,進一步打擊經濟,情況猶如希臘,經濟不景還要繼續加稅以還債。由於大馬政府儲備不足,因此亦無法效法香港,以市場手段,大量拋售美元等外幣同時大量買入馬幣,從而穩定匯價。當然,大馬政府可以加息以刺激馬幣匯價上升,但加息同時也是在增加企業的經營成本,因為加息意味借貸成本上升,將來個人與企業還款要支付更多的利息,結果還是會打擊總體需求。

當然,令吉處於低匯價水平之際,其實對大馬的出口業最有利,但偏偏大馬出口主要為石油加工和棕櫚油製品,而石油及棕櫚油價格近日一直下跌。如何改善大馬出口產業結構,提昇競爭,轉危為機,將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