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已經係第15年喺琴行或私人教授音樂。早排琴行曾經要求我申請「良民證」,先可以繼續教琴。良民證,即係要去某幾間政府合署宣誓證明自己一直以來並冇犯罪紀錄,雖然有人口口聲聲係保護學生,但係呢個情況絕對係歧視有犯罪紀錄之後又想改過自新嘅人。唔記得邊班明星,政府宣傳片口口聲聲話,「要給予犯人支持和改過自身既機會」,bullshit。犯過事其實就同處女膜一樣,錯(穿)咗就真係一世,點都補唔番,冇機會翻身,就算你真心改過,都唔會有人領情。

而我發覺開始越來越多多琴行表明自己有宗教背景,很可笑的一班偽善。如果宗教係為慈善,教琴就唔好收咁貴啦。好,我就死都唔申請,咁叻你就求警協。收你1堂100都唔夠仲咁多聲氣,你估我靠你班學生俾錢我開飯咩。

琴行話:基於太多變態佬攪細路,所以家長會好擔心子女俾人一樹梨花壓海棠–即係性侵犯,所以先會有此要求。我一句說話他們便無話可說了,內容係:睇番中外新聞,有神父都"好愛"小孩,你估下有冇人要求過神父要先申請「良民証」至開始傳道呢?就算我有「良民証」,直到呢一刻我係良民,下一刻我可能係狼人。基本上,現今嘅香港,有咩家長唔係怪獸家長呢?未發道出面姐。回想我仲係小混混嗰陣,變態佬會比而家少咩?家長係應該教導子女自己小心,而唔係要求呢個世界零壞人。況且,班細路好大部份只係為左滿足父母而學,興趣有限。再者,家長都係為一張見學校高分D,朋友之間可以用嚟精神自high嘅證明書姐。音樂,藝術同體育對班短視兼見錢開眼嘅怪獸家長嚟講,除咗炫耀同見學校,價值接近零。彈琴只係比打字快D嘅動作,樂理只係一盤數學工程。

我教咗15年音樂,自問我係一個嚴師,亦收過好多千奇百怪嘅投訴。上世紀80至90年代我地唔敢挑戰老師,唔會投訴老師,就算投訴,父母也會話老師是對的。女王的教室好in咩?咪同香港80年代差無幾,相反,今日絕大部份家長都只會話佢地嘅子女是對的,其他人都係錯的。點解?阿老師,you get well paid。孺子可教這句說話今日已經過時,孺子現在是不受教的。

而家嘅學生係不敢當住你面說你的不是,而係會先返屋企,自編自導之後再喺父母面前自演,又或者喺自己個blog,Facebook,Twitter等等思覺失調一下,"看著誰又會可憐",好有心計,溏心過溏心風暴,要演技有演技,荷李活級編導功架集於一身,藝術班都唔駛學就大師級。我只能夠講一句,今時今日放暗箭先係今日王道。就算俾人踢爆係老屈,個學生咪一樣"最後武士",屈機零成本,家長好多時都會死撐到底,反而個教師就水洗都唔清,咩公道自在人心?咪趁農曆七月呃我食豆腐啦。一句"You get well-paid"就送你一程。

好啦,講完「良民証」問題,而家到性別歧視問題。男教師一直都會被無形歧視,雖然我唔係學校教師,好歹我都係個音樂導師,我都叫做有張8大院校沙紙,都叫做有專業知識。我唔係100%好人,但一定唔係壞人。但係往往怪獸家長見到男導師就即刻帶起有色眼鏡,當男導師別有用心,潛在變態佬,會攪細路。你傻的嗎? 你當你個女係李嘉欣還是楊鎧凝?我都係賺個錢姐。今時今日教琴要申請「良民証」都算,仲要揀男定女老師。呢個一定係性別歧視,如果掉轉頭係女性被歧視,咁就必定成為今日頭條。我唔計較,亦唔需要有一個咩男權權益組織。金錢面前,窮人含忍,為兩餐,我明嘅。但係話因為男教師會攪細路成為性別歧視嘅主因,我唔接受亦很憤怒。女教師不會攪細路嗎?香港就有新聞報導過的,那個女教師還挺有美色。

男士做老師真係好偉大,我唔會講老師通常只有女性先會被家長接納,亦唔會話女性玩音樂不及男性,但係一班古典男士作出來的樂譜,一般細路應該唔好學住,就好似華爾茲一類,表面係一套舞曲,但你一睇歷史,當年咩時候用,用途係咩,咩人用這類曲?一班貴族嘅風月寶鑑。男教師平時亦要比女教師更加注意自己行為,更加要淨身同淨心。比如話有個教過名校嘅男教師朋友,只係因為俾人知道佢拍過6,7次拖,就話佢濫交。借問有幾多個家長敢話自己結婚前只係拍過1次拖?

而家世界實在變得無聊及荒謬,所以我不會再喺琴行教學生,除非自願同埋唔怕鹹苦嘅我先會教。錢,我唔計較。學生蠢,唔係死罪,將勤補拙就得,成功只係時間問題。最可怕嘅家長同學生係自以為是同無知。歧視唔會即刻殺死人,但係佢會將人折磨至死,就算唔死,你嘅人生都會被扭曲。

別以為自己的子女很聰明,聰明的小孩是不會任你擺佈。任你擺佈的都是笨小孩罷了。

變蠢的原因就是你們家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