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的眾多武俠小說主人公,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叛道離經的韋小寶、周伯通等人,就多半是從前懵懂戇直的世俗人,遇到重大挫折,認識了一些社會真相,覺醒到所謂名門正派,也只是一群迂腐守舊的偽君子,最後忠於自我行俠仗義的令狐沖、虛竹等人。

任俠不是一種文化,而是一種自先秦墨者自發為小國守城對抗大國侵略直至全軍覆沒以後,民間流傳至今的精神。行俠是一個人從經不起邏輯思辯的世俗規範中覺醒,不再拘泥舊有的規條價值觀,順從自我本性的勇敢之為。

以金庸的故事為例,各大門派的江湖規矩或文化,其實就是影射一些固有的社會文化。如表面上凡事論資排輩,講客套話,但各派間卻暗地裡爭奪武功秘笈,神兵利器,武林地位。例如,岳不群號稱君子劍,但卻虎視林家辟邪劍譜,假好意收留林平之,但自已卻自宮偷練林家辟邪劍法(葵花寶典),追逐武林盟主之名利。又例如,倚天屠龍記中,各大門派爭奪倚天劍屠龍刀,一為神刀劍,二為當中的絕世神功,不惜逼死張無忌的雙親。又或是小龍女與楊過相愛,兩人是師徒關係,因世俗眼光而不能結合等等。還有更多的情節,在此就不再贅述了。無不在訴說,所謂的江湖規矩,什麼禮教,什麼輩份,都是放屁,這不是死守教條的蠢腦筋,就幾乎都是為了謀取個人私利,名譽及地位的托詞。

套在現今社會,岳不群可以是一個教會領袖,假借神的名義,宗教權威以及教條,要教徒用心奉獻順從當權者而非上帝,暗地裡自已卻中飽私囊,又或狎玩兒童,又或事俸當權者,戀棧權力,做盡可憎之事。

又或是,各大門派爭奪倚天劍屠龍刀可以是各大政黨爭奪議席,口說泛民飯盒會協調機制,卻爆出大黨民主黨派人落區搶細黨新民主同盟編配的選區。先說好,我不認同民主選舉是應該由圍爐決定分配的,但既然泛民這幫人要當名門正派,弄個協調飯盒會分配地盤,以應戰建制派,就不應有大黨因私利破壞盟約,欺侮細黨。說到底也是因為該黨過去背信選民,才落得如此下場,要用下三濫的手段,追逐越縮越少的賣港派泛民議席。名門正派也不過是一群謀求私利的偽君子。

至於小龍女與楊過因世俗的眼光,不能相愛結合,這老橋段在香港這個連性教育也不全的地方,類似的事難道會少?公屋仔想娶私樓女神?差十歲老牛吃嫩草?同志?嘿嘿

金庸的小說很寫實,劇情精彩,對比香港現況,其實一點也不老土。其小說大多在諷刺一些世俗文化,故事中的主人公往往在江湖歷盡辛酸,認識了真相,看破紅塵,揚棄了這些文化枷鎖後,從此不再受世俗價值束縛,消遙快活,率性而為。我相信金庸寫武俠小說,也是想讀者像當中的俠士一樣灑脫做人,別迷信文化表面漂亮的地方,要看穿文化底下的醜惡,率性而為。

所以任俠不是一種文化,而是一種來自反抗既有一套人云亦云,毫無道理的文化而生的精神覺悟。俠士們從來是特立獨行於社會,敢於以武犯禁。

在此,在下向早前遭黑警黑獄受難的鄭錦滿及一眾現代俠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