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本人並不支持儒家思想,本文只是純粹由儒家角度分析「讓座」之現象)
港鐵和巴士都設有關愛座,鼓勵大家讓位予有需要之人士,包括老人、孕婦、抱嬰者及傷殘人士等。當中以讓座予老人最多人討論,因為隨著醫學進步,今日之老人不一定是「老弱」,可以是健步如飛的。有時候坐下來的人真的很累,或者根本留意不到對方是一個「有需要讓座」的老人,卻因為不讓座而受旁人批鬥。又有時候老人其實根本不想坐,不想認老,但整排座位的人逐一站起來,一句又一句「你坐吧」排山倒海的湧入耳朵裡,結果老人還是不好意思不坐下來。然而每當有年青人不讓座之時,就會在網上引起起應否讓座之爭議,有人會說那人不敬老,是「死廢青」,又有人會質疑為何要奉旨讓座給他人。

站在先秦儒家之角度,我等可以由孟子與荀子兩派的學說,去理解讓座背後的目的,從而分析此現象之意義。對於孟子來說,由於仁義內在,所以對老人等有需要人士擁有辭讓和恭敬之心,是自發的,是由內心而發的,是依循本性的。既然是由內在的本性自發,就不是受制於法律或外在的道德規範而實行的。反之,對於荀子來說,由於禮義乃先王所制,為要明分使群,令社會「安定」,杜絕「禍亂」,所以要由禮教人民,令人民遵受一堆道德規條,包括敬老、關愛他人等,而讓座也是基於遵守禮義,結果是為了社會整體之穩定。

先說孟子。孟子的學生公都子與季子爭論「敬」是內在還是外在之問題。於是,公都子請教孟子如何反駁季子:

「孟子曰:「敬叔父乎?敬弟乎?彼將曰『敬叔父』。曰:『弟為尸,則誰敬?』彼將曰『敬弟。』子曰:『惡在其敬叔父也?』彼將曰『在位故也。』子亦曰:『在位故也。庸敬在兄,斯須之敬在鄉人。』」
季子聞之曰:「敬叔父則敬,敬弟則敬,果在外,非由內也。」
公都子曰:「冬日則飲湯,夏日則飲水,然則飲食亦在外也?」」

孟子舉出敬叔父與敬弟之例子。一般情況下,叔父是長輩,所以當然要敬叔父。但如果弟弟在祭禮中充當尸位(按:周禮祭祀中扮演祖先或神明的人),就應當敬弟,這是因為弟弟的「在位」在此情況下高於叔父。「敬」之標準不可能在叔父和弟弟身上,否則就不可能一時敬弟一時敬叔父,「敬」的標準必「在兄」,由兄長這人透過反省而決定。季子卻反駁,「敬叔父」和「敬弟」其實在是「在外」而非「由內」,敬弟正正是因為弟弟身份之改變,身份之改變乃屬於外在之環境。外在環境決定了是否應當敬某人。公都子以「冬日飲湯、夏日飲水」此一比喻反駁,指出飲食雖然會受環境因素而改變,但飲食本身始終取決於人自己,而非外在的環境。

公都子提出的比喻論證可以說是非常垃圾,但這種低水平辯論在邏輯思維嚴重缺乏的《孟子》裡可以說是婁見不鮮。飲食是取決於自己而非環境,與尊敬是否取於自己,兩者根本無邏輯關係。比喻只能說明,不能有效論證。然而,本文並非旨在批評《孟子》之邏輯水平低下,而是要指出,孟子一派相信「敬」是「由內」而非「在外」的。是否尊敬一個人並且作出相應之行為,完全是取決於自己,因為人本身有「恭敬之心」,標準和判斷的能力皆內在於人自己,是人天生就有的,無須學習,即可順其本性發揮出來。孟子曰:

「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或相倍蓰而無算者,不能盡其才者也。《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夷也,故好是懿德。』」
《孟子・告子上》

因此,對孟子來說,是否讓座予老人,取決於自己的決定,如果你認為對方值得敬,而且你又順從自己的本性,發揮自己的恭敬之心和辭讓之心,你就會讓座給他。孟子理論的好處在於為道德實踐留下很大的彈性,因為結果可以根據處境不同,而按個人判斷作出不同的處理方法。如果我坐著,眼前是一個能夠一手推動一個裝滿紙皮箱的手推車,並且可以健步如飛的把幾箱水貨推進地鐵的老婦,然後在我面前扮可憐,假裝站立不穩的話,我當然不會讓座給她。這不是因為她說蝗語,說話粗暴沒禮貌,而是因為她根本在假裝老弱,根本不值得去敬。

但是,荀子視此立場為荒謬。因為荀子不認為內在的道德情感可以作為「敬」之標準的依據。敬是一種「禮」,而禮是外在的,是先王創制的,目的是要「天下治」,防止天下大亂:

「夫行也者,行禮之謂也。禮也者,貴者敬焉,老者孝焉,長者弟焉,幼者慈焉,賤者惠焉。」
「親親、故故、庸庸、勞勞,仁之殺也;貴貴、尊尊、賢賢、老老、長長、義之倫也。行之得其節,禮之序也。仁、愛也,故親;義、理也,故行;禮、節也,故成。仁有里,義有門;仁、非其里而處之,非仁也;義,非其門而由之,非義也。推恩而不理,不成仁;遂理而不敢,不成義;審節而不和,不成禮;和而不發,不成樂。故曰:仁義禮樂,其致一也。君子處仁以義,然後仁也;行義以禮,然後義也;制禮反本成末,然後禮也。三者皆通,然後道也。」
《荀子・大略》

由於荀子認為禮的目的是為了社會穩定,所以踐禮非常重要。實行禮是為了防止天下大亂,讓各人安於本分,各人的需求得到基本的滿足,防止相爭:

「求而無度量分界,則不能不爭;爭則亂,亂則窮。先王惡其亂也,故制禮義以分之,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
「孰知夫出死要節之所以養生也!孰知夫出費用之所以養財也!孰知夫恭敬辭讓之所以養安也!孰知夫禮義文理之所以養情也!」《荀子・禮論》

所以,「敬」只是工具,敬的最終目的是要「養安」。在讓座的問題上,荀子根本不關心你願不願意,或者如何判斷一個處境。他的理論沒有那麼多的彈性。他只會考慮讓座給老人等有需要人士能否在社會整體之層面「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所以見到老人,因為彼等行動較慢,搶不到座位,為適當滿足其欲,所以就要讓座。這完全是為了遵守外在的規則,毫無彈性。

如果你相信孟子的一套,你可以按自己在那處境之判斷去決定是否發揮自己的「恭敬之心」去讓座。不過如果你是跟荀子那一套的話,你就沒有那麼多空間去想,讓就要讓座,總之見到一個「有需要人士」之存在就要讓。不過無論是孟子還是荀子,都不會教導你:「為免被人網上批鬥,你還是乖乖的讓座了吧。」這可能是因為彼等都不是香港人的緣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