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座不讓座,根本就是很簡單的一件事,為什麼要讓座呢?如果說座位是給予有需要人士使用時,為什麼你就要認定坐著的人不需要座位呢?就是因為坐著的都是年輕人?

如果年輕人就必須讓座,這個已經不是讓座不讓座的議題,因為議題已經提升至香港年青和年長一代間的矛盾問題。

說實話,香港現今有什麼福利政策,不是圍繞著老年人為先?長者生活津貼、兩元乘車優惠、醫療卷、生果金、關愛座,就連進入海洋公園的免費優惠,區議員們所辦的活動,全都是針對老年人來進行,但是年輕人呢?年輕人唯一的參與,始乎就只有交稅,我明白這些政策的出台,都是敬重老人,感激上一輩人的努力為主,付鈔不打緊,但是付鈔後還要接受批評,就連一個座位都容不下時,就是萬萬不能。

在這裡,我肯定有衛道之士必會聲討本人:『你不會老嗎?』我只好會答,四、五十年後的社會政策,今天你跟我討論,想討論什麼?我只知道我要繼續交稅,付全費搭巴士,在下層多人時只能站不得座,還要在長途巴士上,忍受每個站不斷地有老年人,善用乘車優惠,將一部收十多元過海的長途巴士,當作區內線般使用不斷上落,當中差額,就是站著要交稅的人付鈔。

我絕對肯定,亦相信香港有今天美好的一面,都是全靠這班上一代的人打拼而來,即使我亦肯定他們的努力打拼,是出於養妻活兒,為子女供書教學,多於為建設未來香港這個偉大的議題之下。

但是今天香港走進了一個困難的局面,亦不得不提亦是因為上一代人的疏忽,只懂沉醉於吃喝玩樂,在繁華的股市樓市內遊走,對香港前途、政治改革等不聞不問,任由香港被一個來路不明的政黨奪去,這些不但要下一代人來承受,還要接受他們的謾罵和輕視,這些從個人以至社會上,都是顯而易見。

在職場上,『老屎忽』這個新名詞就已證明上一輩的人如何欺壓下一輩人,上一輩的人將高工作量的職位,以低微薪水招募年輕人,美其名學習和爭取經驗,但筆者絕對不明白,為什麼幫年輕人爭取工作經驗時,總要跟低薪掛勾呢?倒不如坦白承認,個人不才導致公司營運欠佳,要以低薪招募廉價勞工吧。

而人事顧問偶爾就會開開記者會,提出一兩個所謂的真實例子,去說明年輕一代如何不濟,讓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待年輕人,一手將努力工作的年輕人全部抹殺,這些有人代表過年輕人呼冤嗎?

在本人而言,讓座本身是一個自發的公民意識,本身只屬小事一樁,但如果讓座議題拉到『年輕』兩字身上,更要將小事放大,明顯這些只為衝著打壓年青人而來,不是從座位使用者上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