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經常流傳一些青少年不讓座的照片,從而指責時下年青人缺乏美德,不肯讓座給老人家或有小孩的家長,就連明報昨晚都以「調查指低頭送成拒讓座主因」為題,直擊一名青年不肯讓座的情況。本來讓座與否,是出於個人的道德意識及選擇,讓座給予「有需要」的人亦是應有之義,但是怎樣才算是「有需要」的人呢?是否只有老人家,小孩才算是「有需要」呢?如果單純以身份來界定,只要不讓坐給某幾類人就算不道德,就要登報,又是否太過武斷?

「道德」是指一個人的價值自覺心,簡單來說,就是探討「應不應該」的問題,例如人應不應該救助弱勢人士呢?本來讓座是一個「應然」的問題,到底應不應該讓出自己的座位,出於個人的選擇,但現時指責青年人不肯讓座的人,卻是以一個「必然」態度看待事件。青年人必須讓座給老人家,小孩,因為青年人比較年輕,有較多的體力,如果青年人不讓座就是沒有道德,用這種二分的方法來分析讓不讓座,其實忽視了很多問題。

青少年是否要讓座給老人家,這個問題的重點在於「誰人比較有需要」,指責青年人的人大多是以單一的角度看這個問題,老人家就是有需要的人,可是現實並不是如此簡單,不是最年輕的人就最沒有需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要。舉一個例子,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家與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一般來說,應該是老人家有需要坐,但是現實上,可能這個青年人有隱性腳患,他就比起這個老人家有需要坐。由此可見,單純將老人家與「有需要」畫上等號,忽視現實的情況,除了滿足某些道德判官的心理,就沒有更多的功能。

筆者並非認為青少年不應讓座,就如本文開頭所講,讓座給有需要的人是應有之義,只是不應該單純以年齡來界定誰比誰更有需要,因為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情況,不應該以一個集體的概念來解析單一的情況,讓不讓座,亦應該是出於個人的選擇,並非出於害怕被拍照放上網而讓座。再講,以筆者的經驗,大多數青年人看到老人家,孕婦進入地鐵,都會主動讓出自己的座位,有些老人家亦會指他們不需要坐,單靠一張相就指香港青年人不肯讓座,沒有道德,又是否太過膚淺呢?如果真的看不過眼青少年不肯讓座,為何不是即場指責該青少年,而是拍照放上網公審呢?這種做法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最後在此批評明報這次的報導手法問題,明報不是一向以「中立」,「公信」見稱嗎?但這次報導明顯是有立場,本文指出不少青少年不讓座的原因,可是明報卻單純以調查指「低頭族」為不讓座為主因,然後直擊青少年不讓座,再訪問一個老人家指責青少年不讓座,這種新聞報導「中立」嗎?這種「報導」只是片面解釋社會現象,並非全面探討讓座的問題,這樣也能算是一個新聞報導,難怪香港的新聞公信力不斷下降,所有事情都總有原因。

明報報導:http://news.mingpao.com/ins/%E8%AA%BF%E6%9F%A5%E6%8C%87%E3%80%8C%E4%BD%8E%E9%A0%AD%E6%97%8F%E3%80%8D%E6%88%90%E6%8B%92%E8%AE%93%E5%BA%A7%E4%B8%BB%E5%9B%A0%E3%80%80%E8%A8%98%E8%80%85%E7%9B%B4%E6%93%8A%E9%9D%92%E5%B9%B4%E7%8E%A9%E6%89%8B%E6%A9%9F%E6%9C%AA%E8%AE%93%E5%BA%A7%E4%BA%88%E6%8A%B1%E5%AD%A9%E5%A9%A6%E5%A5%B3/web_tc/article/20150820/s00001/144008115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