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發生至今已有一個星期。坊間不斷流傳是次爆炸和習、江兩派權鬥有關。觀乎習近平一反常態地未有公開慰問死傷者、李克強對爆炸起因的顧左右而言他、日本消防員「除非是大型彈藥庫,否則爆炸不應該如此巨大」的質疑、北京學者章立凡在《天津炸出體制弊端》一文中的論斷,上述傳聞未嘗沒有根據,具有一定程度的可信性。

權鬥在中國歷史上可謂司空見慣。由戰國末期秦始皇、呂不韋不和,歷經唐代武則天全面打倒長孫無忌及其所代表的關隴集團,至清初康熙智擒鰲拜……幾乎數之不盡。不過,因權鬥而造成大爆炸,繼而導致大量人命傷亡,這卻是史無前例,惟中共做得到,且做得出。

尤其令人扼腕的是,李克強回應記者的提問,只知關注已死的編制外的消防員能否得到撫恤和榮譽,卻隻字未有提及如何善後、令天津市民重過正常生活。孔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論語•先進篇》),中共現在卻重視已死者多於在生者,這根本是本末倒置,有違儒門庭訓。難為他們還有面目在世界各地興建「孔子學院」,推廣中華文化,實在可恥至極!

天津爆炸當日,東莞同時出現地陷,陝西則有嚴重泥石流,這與古代的亡國徵兆並無二致。漢代儒者董仲舒曾說:「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漢書•董仲舒傳》)。倘若中共繼續一意孤行,權鬥不斷,視人民的性命如草芥,並一昧禁止新聞記者進行採訪拍攝,封鎖消息,自欺欺人,敗亡之期只怕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