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呢個詞喺各位眼中可能係貶義,但係喺我眼中其實係中性詞。好多人都忽略咗其實「適應」係「睇餸食飯」,而唔係「有嘢就食」。

唔知道幾時開始,香港一有啲咩事發生而普通香港人唔會留意或者唔理,就會有人話香港已經「適應」咗呢個情況覺得好憤慨點解可以冷感落去等等對白。

其實「適應」唔係咁樣架。

真正嘅「適應」係承認一件事已經變成常態,又或者係一個情況喺短期內都唔會改變,而之後發生嘅事只會順勢加劇本身件事所帶嚟嘅影響。

一件事發生咗之後,睇社會唔同人對呢件事嘅迴響係會知道呢個社會嘅人本身嘅性格同社會演變對佢哋心境嘅影響。一個人嘅價值觀係由佢自己嘅教育,圈子,社會演化構成。除非呢個人喺某個時間睇咗某啲作品而令佢睇世界嘅眼光起咗變化,否則群體性越高嘅社會,有比較多人會尋求自己嘅價值觀同社會標準同等其實係合理預期。而相對之下,因為唔同原因而相信一套同社會共識唔同嘅價值觀係比較難搵到共鳴,呢個都係必然結果。

「適應」一件事,係承認有呢個情況,而預計到呢個情況喺呢一刻發生喺一班特定嘅人身上,呢班人會有咩反應。

但係「適應」嘅方式唔係只有攤個手然後撤退呢個選擇。

對於睇咗新聞而又視而不見唔肯思考只會用同一個套路覺得一定係某班人出錯嘅人,佢哋做緊嘅嘢唔係「適應」,亦唔係「接受」。佢哋做嘅只係不切實際咁將自己嘅想像投射去呢個世界度。呢個行為有個宅學名,叫「腦補」。

由此,我哋就可以知道點解同樣係身處香港,但係對事物嘅理解就好似係喺兩個平行時空一樣。

而對於呢個腦補世界,其實唔係只係一個幻想咁簡單。集體幻想背後係一定有人經營。下次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