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首都曼谷前天(8月17日)在旅遊勝地四面佛神廟附近發生炸彈襲擊,造成22死120多人受傷,其中兩名死者為香港遊客。特區政府沒有接受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的建議,對曼谷發出最高級別的黑色旅遊警告,只是發了次一級的紅色旅遊警告。昨日下午,再有人向曼谷中央碼頭停車場投擲小型爆炸裝置,裝置反彈跌入河中爆炸,無人受傷。泰國軍方將曼谷10個地點包括多個旅遊旺點列為危險區域。

有線新聞到機場和曼谷市訪問香港人。一個在機場等候辦理手續準備出發的「港女」,面有難色的說,既然已經計劃好去旅行,唯有到達當地時「小心啲」。另一個身在曼谷市的「阿叔」,對記者問及是否擔心自己安全,還有點愕然的回答,警察封路在另一邊,自己「唔去嗰邊就無事」,信心十足,令人有點相信他的確知道炸彈襲擊將會在什麼地點發生一般。

「唔去嗰邊就無事」,是一種什麼的心態?縱觀香港社會近年發生的事,大多數人仍然抱着一種「唔去嗰邊就無事」的態度。公屋食水含鉛?我不住在那些公屋就無問題啦。黑警在旺角用警棍打途人?我不去旺角就可以了。裁判官判「以胸襲警」女示威者入獄三個半月?一來我不會上街搞事,二來我一定不會惹官非,「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裁判官如何判案與我何干?至於那些在爆炸發生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常飛往曼谷旅行的港客,可能 literally 真的「唔知個死字點寫」。他們是否不想浪費了一早騰出的時間和難得的假期?還是不甘政府只發了紅色旅遊警告,所以沒可能把已付的旅費全數取回,所以「無謂嘥咗啲錢」?就算不去那十個軍方指明的旅遊旺點危險地區,外出時「小心啲」,那麼是否無時無刻都要提心吊膽,留意四週有沒有形跡可疑的人出現?見到垃圾筒冒煙便馬上狂奔?否則如何「小心啲」,避免成為炸彈襲擊的無辜受害者?

個人的自由,除了在不影響其他人的自由的大前提下,閣下「做乜都無人理你」,但亦需要建基於每個人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好像有人趁颱風去海邊滑浪,這種行為,的確是他們的自由。只是,當他們發生意外的時候,救他們的人不會先考慮他們究竟為何發生意外,是不是「抵你死」,而是第一時間花人力花物力去拯救。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大眾在行使自己自由的權利時,都會「停一停、諗一諗」,不會因為某某行為不犯法,就定必理直氣壯地去做;也不會因為某些法例不合理地約束了個人自由,便抱殘守缺,劃地為牢。不過,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是「守法」。對於法律容許的事,態度是「我鍾意做咩你理得我咁多?」;到真的有事影響到自己時,便會把態度變為「做咩出咗咁大壇嘢都可以無人理?」大聲投訴,並埋怨沒有人理會他們。

通常一個地方受到針對性襲擊,政府都會呼籲國民不要恐慌,生活儘量如常,為的就是不要讓施襲者擾亂地方秩序,達到襲擊的目的。但是專程飛往曼谷的香港人,無非是旅遊娛樂,絕對對曼谷人是否「心跳呼吸正常」不會關心。剛剛發生死了20多人而且是針對遊客的襲擊,難得身在曼谷那二三千香港人,對死了兩個「自己人」也不覺得怎樣,還有心情繼續吃喝玩樂,心底裡大概覺得「日日都有人死啦,咁多人死唔見我死」,所以「當乜事都無發生過」,玩完再算。筆者在這裡除了祝願20多名死者,包括兩名香港人早日安息、傷者早日康復,也祝那些繼續留在曼谷的香港遊客,「玩得開心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