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是不是「泡沫經濟」?什麼是「泡沫經濟」?「泡沫經濟」是如何形成,又在什麼情況下會爆破?請看看經濟學上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會清楚知道答案。

二十五年前的日本。1989年12月29日。日經平均指數由1985年大約10000點水平,衝上38957點歷史高位。股民引頸以待指數在1990年年初衝破40000點的心理關口之時,come on james, you can’t argue with money,沒有太多人會有心情看什麼「實質數據」,例如日本上市公司的「市盈率」(P/E ratio)平均是同期美國上市公司的四倍。結果,1990年股市泡沫爆破,一年內日經平均指數下跌接近四成。股票市場是實體經濟走勢的指標,雖然日本的資產價格沒有比香港在1998年樓價狂瀉那麼嚴重,只是更長時間的「陰乾」,但是「日爆」的結果就是實體經濟在之後的二十年,「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日本人的實質收入節節下跌,股市更加是長跌長有,跌至2009年3月的7021點低位,是二十年前最高位時的18%。

日本人向來以冷靜、有紀律和保守穩健見稱,但仍然逃不過泡沫經濟的「誘惑」。經濟學家通常以1985年9月,英美法德日五國簽定的「廣場協議」為日本泡沫經濟的起始點。美國80年代初經濟不景,大企業為了拯救出口,最後說服五國政府同意出手干預外幣交易市場,令美元對日圓和西德馬克貶值。1980年代初,1美元的日圓兌換平均價,大約為250日圓左右,但是並不像今天的相對穩定,短時期內波幅10-20%是常態。協議後的兌換價,跌至大約1美元兌150日圓,低位更見125日圓水平。日本人的財富,好像短時間內「翻了一番」,所有用美元標價的東西,全部都變成「半價發售」。但是日本人花錢花得再多,仍然是一個習慣儲蓄的民族,會把辛苦賺來的錢存入銀行,令日本的銀行出現「水浸」的情況。學過宏觀經濟學101的都知道,減息就是中央銀行為了減低儲蓄率、刺激借貸投資的雙刃刀。日本中央銀行把利率從1985年的5%下調至1987年的2.5%,除了避免銀行「水浸眼眉」外,亦希望日圓升值對日本出口業的打擊,可以利用刺激本地投資來抵消。日圓對美元滙價在87年後仍然持續上升,日本中央銀行便增加貨幣供應量,令日圓停止升值。然而,得出的結果,卻因為銀行的存款太多,「有借無類」,借貸條件變得十分寛鬆,令中小企業甚至是個人單位,輕易而舉的便可以大手筆借錢買股票買房地產。這種「普通人辛苦賺錢儲銀行,最後借晒出去俾人炒股炒樓」的社會經濟型態,埋下了「日爆」的主要伏筆。

80年代日本的工業生產力其實也十分強盛,新力、日產、豐田,隨口也可以說出一些日本大企業的名字。但是,日本人那幾年實在「錢太多」了,貨幣供應量加上熱錢流入流出銀行的乘數效應,兩三年過去,實體經濟的生產力根本追不上,不能「消化」社會上好像用之不盡的熱錢。熱錢的流向,以人的本性,當然會是股票市場、物業市場等等這些「唔使做,坐喺度都有錢收」的地方。股市樓市齊齊向上急升,「吸收」了市場上「財源滾滾來」的熱錢。但是「升得快,跌得慘」這個道理,在升市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會聽得進耳。

1990年日本的泡沫經濟是如何爆破的?誠如筆者文章【「認識支爆」系列(之一):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中提到,當泡沫經濟社會的「錢」開始沒有以往流通得「暢順」,那個「市場交易令信心增強」的「無限 loop」拒絕再 loop,在銀根短缺的情況下令很多市場交易沒有辦法完成,市場的信心由「不要懷疑、只要相信」變為恐慌性抛售,所需要的時間往往只是一個月以內的事。日本中央銀行在89年中開始,半年內三次加息,由2.5%加至4.25%,到90年股市開始暴瀉,仍然加息了兩次。政府更在3月公佈土地融資改革政策,原意是遏止經濟進一步泡沫化,但是「要爆的始終要爆」,不以人為意志所轉移是也。

和日本政府不同,中國政府有前車可鑑,吸收了「日爆」的經驗,全力提防「支爆」。日本的經驗,是害怕自己「錢太多」,嘗試用財政政策把熱錢「回收」到銀行體系時「出事」。這年多以來,「黨中央」出盡「渾身解數」,可以出的招數都狂出,譬如滬港通吸收外資、半年來四次減息、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比率(RRR)令銀行可用於貸款的資金增加、炒熱股市叫農民大媽文盲齊齊把一生積蓄奉獻給股市等等,目的就是要「熱錢」多多流動,「唔好俾佢停」。上星期更不理會人民幣貶值可能加大「資金出逃」的風險,亦忘記了自己正在申請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的世界主要交易貨幣(SDR),「果斷」地把人民幣火速貶值3.5%。總之為了提防「支爆」,日本當年做過的「錯事」,就從相反方向去做好了。

原來,錢太多,如果不刮更多的錢,就是「死期」。然而,「日爆」後起碼沒有「亡黨亡國」,日本還好端端的一個國家,核電廠爆炸後仍然有很多遊客。所以,「黨中央」實在不用杞人憂天啦,「支爆」後的十三億中國人,仍然會全力支持共產黨的英明領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