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國際原油價格和棕櫚油價格下跌,嚴重打擊大馬出口表現,使大馬貨幣令吉暴跌,在2015年已經下跌了近10%,迫近1美元兌4令吉的一年低位(今年6月是1美元兌3.6令吉)。由於大馬經濟表現不濟,令吉已經長期處於低匯率水平,導致鄰國新加玻元的相對匯率上升,於是大馬勞工紛紛前往新加破工作,造成人才外流和邊境交通擠塞等問題。低匯率本非問題,因為低匯率可以令出口產品生產成本下降,刺激出口(日本近年就是以貶值貨幣去刺激出口,從而帶動經濟增長)。然而,偏偏大馬的垃圾國陣政府,不但沒有改善經濟環境,迎合市場機遇,反而不斷引爆政治醜聞,貪污惡化,政策失當,將政治問題不斷惡化成經濟問題。

當前大馬政治問題惡化成經濟問題,可以說是因為「一男子因素」,這一男子就是身兼財長的首相、官二代納吉(Najib)。納吉管治能力與公關技巧驚人的低下,其無恥程度與689不相伯仲,惟一厲害的只是政治鬥爭手段(這一點香港和台灣的689就比不上)。我不是說當前大馬經濟問題都是納吉一人的問題,而是說這「一男子」為首的內閣正是大馬經濟問題的禍根。我將撰寫兩篇文章,指出納吉在經濟政策上如何失敗。

納吉自2009年起出任首相,2013年險勝連任。這正是全球經濟由2008年金融海嘯中慢慢復蘇的時間。然而,大馬的經濟增長卻是出奇的「慢」,人均每年GDP增長率自2010年以後從來不超過5%。經濟增長放慢,正常的措施自然是增加政府開支以刺激經濟,不過5年來似乎成效一般,而且令政府財政急劇惡化。

圖一:大馬人均GDP

圖一:大馬人均GDP

大馬的政府開支在2010年後一直增長,2011年更激增了16%。2008金融海嘯時,政府開支只佔整體GDP 11.5%(一千九百億美元),到了2014已經增加至13.2%,高達二千三百億美元,是金融海嘯時的1.46倍。自納吉2009年上台以來,財赤一直超過四百億馬幣。 這不禁讓人問:為何政府不斷「泵水」,大馬經濟依然增長放緩?錢到那裡去了?

圖二:大馬政府開支

圖二:大馬政府開支

圖三:大馬政府債務

圖三:大馬政府債務

圖四:大馬政府財赤

圖四:大馬政府財赤

我等先將此問題放下。政府開支不斷增加,結果就是外債增加,儲備減少。大馬政府的債務問題非常令人擔憂。中央政府債務由2002年的一千六百億馬幣激增至2012的五千億馬幣,十年內增加了三倍,由2002年佔GDP 43%增加至2012年佔GDP 53%,在2009年經濟復蘇後一直保持緩慢增長。大馬公共財政資不抵債的風險大增。前首相阿布都拉執政期間(2003年至2009年),大部分時間國家儲備也高於國家債務(2007升至121.11%的高位)。納吉上台後中央政府債務一直增加,由2003年佔GDP 45.08%(一千八百八十億馬幣)增至2012年佔GDP 53.25%(五千零十億馬幣),按馬幣計算急升了三倍。然而,儲備佔國債比例一直下跌,由2009年的86%跌至2013年的63.27%,直逼1998年金融風暴時61.86%的低水平。這就是說,假設今日大馬就要馬上還清所有債務,其總儲備只夠大馬支付六成的國債。更嚴重的問題是,外債增加同時,儲備在納吉成功連任後卻顯著減少了一百八十億美元。

圖五:大馬儲備與國債比例

圖五:大馬儲備與國債比例

圖六:大馬外債利息支付

圖六:大馬外債利息支付

支付外債利息漸漸成為大馬的沉重問題。2013年大馬共支付了二十八億美元外債利息,比2007年金融海嘯前的二十六億美元還要高。這些外債當中短期外債(也就是說要早點償還的債務)的比例愈來愈高,2013年激增至佔總儲備76.99%,佔總外債48.72%,相當於總收入的37.89%,全部數據也是歷來最高。長期債務的還款額也一直激增。

圖七:大馬短期外債

圖七:大馬短期外債

圖八:大馬長期外債

圖八:大馬長期外債

政府持續財赤無法刺激經濟增長,反而只是帶來債務危機,希臘已經是前車可鑑。現在我等應當問:為何大馬經濟增長依然放緩,甚至還弄得政府債台高築呢?

答案很簡單,就是貪污。大馬的貪污素來嚴重。大馬在全球清廉指數排名愈來愈後。自納吉在2009年執政起,大馬在全球清廉指數排名一直維持在第50名之後,評分方面更曾在2011年跌至4.3(評分愈低代表貪污愈嚴重),是歷來最差。貪污嚴重,結果令公共財政開支無法正常流入市場刺激總體需求,但公共債務卻繼續隨公共財政開支增加而上升。失效的赤字預算案不但無法刺激總體需求上升,反而會因為政府債台高築,財政不穩,動搖消費者和投資者的信心,進一步減少總體需求。

圖九:大馬在全球清廉指數的表現很差

圖九:大馬在全球清廉指數的表現很差

身為首相的納吉本身就被捲入貪污案。最近一馬發展公司 1DMB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一馬公司是國營全資擁有的公司,負責推行政府多項基建計劃,主力發展地產、旅遊和能源。一馬公司是以「主權財富基金」方式營運,即公司是利用國家外匯儲備及財政盈餘來投資的,但公司卻是獨立管理的。然而,前首相馬哈迪於2014年公開批評一馬公司借貸投資,風險大增。後來反對黨揭發一馬公司至2014年底資產只有70億馬幣,年總收入只有340萬馬幣,卻由政府作出200億馬幣的貸款擔保。2014年12月13日,連最大執政黨巫統的峇都加灣區部副主席凱魯丁也走去報警,要求調查一馬公司債務,結果在2015年2月被開除出黨。但納吉卻一直沒有處理問題,只是不斷吹噓一馬公司的業續和資產。2015年,一馬公司被爆債務高達425億馬幣,7月美國《華爾街日報》更指一馬公司將7億美元(約26億馬幣)存入納吉的私人戶口。這顯然是貪污。結果納吉展示了二十一世紀最難看的回應貪污指控方式:控告《華爾街日報》誹謗,以及叫警察調查向《華爾街日報》告密的奸細。如此難看的醜態相信連中共也側目。

在龐大壓力下,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對一馬公司及納吉展開調查,卻遭到極大壓力,反貪委員會最後指「7億美元是政治捐獻,不涉及一馬公司」,卻反而引來反對黨質疑納吉以個人戶口收受政治獻金或有違《選舉法》對選舉費用上限的規定。調查結果公布以後,8月10日反貪會兩位負責調查納吉的高級官員忽然被調走(包括曾批評警方阻礎反貪會工作的主任巴里Bahri Mohamad Zin及曾經公開接待反對黨議員的策略通訊部主管羅海扎Rohaizad Yaakob),在反貪委員會強大反對下在兩日後復職。由於首相直接捲入貪污疑雲,以納吉編出來的理由反而引起新的指控,已經嚴重威脅其所屬的最大執政黨巫統的利益,因此執政陣營內產生嚴重分歧。前副首相慕尤丁因公開發言批評納吉不肯辭去1DMB公司顧問一職,而被納吉於7月28日除名,結果引來支持慕尤丁的柔州巫統強烈不滿。

當然,馬來西亞執政聯盟國民陣線一直也是貪污的,但是現在債台高築,而且連首相也捲入醜聞,加上納吉長期失政,得罪人多,又在黨內迫害異己,巫統部分領袖基於自身利益考慮,站出來反對是很合理的,無須將彼等英雄化。貪污也要談可持續發展的,大馬面對經濟增長放緩,而且單單一間一馬公司已經欠債了425億馬幣,嚇跑外資,經濟增長不了,自然大家無污可貪。

圖十:國外直接投資

圖十:國外直接投資

外資已經大幅撤出大馬,由2012年的七百億美元急跌至2013年的一百億美元。但身兼財長的納吉並沒有面對現實。8月17日他依然聲稱大馬競爭力依然排名很高,是「外資的優先選擇」。面對納吉的無能,市場信心更弱。貪污嚴重、政府財政根基不穩、政治動盪(納吉無能,國陣內鬥等),再加上油價下跌以及美元上升導致資金流入美國,為馬幣帶來強大的下行壓力。《彭博社》甚至認為大馬有機會重演98年金融風暴馬幣急挫的現象。大馬的例子說明了政治如何影響一個國家的經濟。本文已經交代了大馬經濟困局的因由,接下來的文章將會由經濟學分析馬幣貶值的影響。